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七十四章 我建議,當場擊斃!推薦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乌姆里奇虽然没有结婚,但也不是新司机了,很快就回味出威廉话里的内涵。
她涨红了脸,怒道:“你……!”
威廉却看都不看她,高声道:
“那您呢,格兰杰小姐,您当时在魔法部干吗?”
“我与弥桑黛·哈布斯堡找到了格里戈维奇,正准备将他带出去。”
威廉抬手道:“这件事我可以作证,我当时在对抗北海巨妖,需要格里戈维奇。
就派遣格兰杰和另外一个奥地利女巫,去魔法部找格里戈维奇。”
“你的话不能算作证据,因为你是辩护人。”福吉大声反驳。
“当然,但我有其他证人,比如格兰杰在提取格里戈维奇时,魔法部的那几个傲罗。
再比如那个奥地利女巫……”
“你们找格里戈维奇干吗?”斯克林杰询问。
威廉摇摇头道:“抱歉,请恕我们不能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还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你在瞎扯!”福吉厉声道。
威廉无奈地摊了摊手:
“部长先生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这件事,被国际巫师联合会会长邓布利多列为绝密……您无权知悉。
级别不够!
就是我敢说,你敢听吗?不怕被巫师联合会进行调查?
是不是,英国代表乌姆里奇女士?”
福吉看向乌姆里奇,乌姆里奇一脸迷茫地摇摇头。
威廉又哦了一声,似乎才想起来,他拉长声音道::“我忘了……那几天,您在住院,没能参加大会,所以不知道这件事。”
他学着斯内普教授,阴阳怪气道:
“不过,不会吧?
事后也没有其他代表,告诉您?”
“那可真是遗憾呢,您的人缘看起来不是太好哦。”
乌姆里奇地攥紧了拳头,脸上青筋暴露。
她缺了几天会议,之后询问会议内容,其他人都搪塞了几句,而会议文件纪录,又被封存。
想要了解会议内容,就必须找会长邓布利多……但怕被羞辱,她就没有去。
没想到错过了这种重要的事情。
威廉总结道:“总之,格里戈维奇在那场北海巨妖袭击中,无比的重要。
而格兰杰当时的任务,是将格里戈维奇带出来。
这也是她能获得双头鹰勋章的原因……着实是立了大功。”
威廉从赫敏胸口的衣服上,取下一块勋章,展现给众人看。
“但问题又来了,这么紧急的情况下,她根本没可能去主动袭击英国代表。
所以,究竟是谁先动的手?
格兰杰小姐请您回答。”
“是乌姆里奇先动得手。”赫敏说道:“她带着三个傲罗,想要抓住我。
弥桑黛可以给我作证!”
乌姆里奇怒吼道:“你胡说……”
威廉打断她的话,环顾一圈道:
“格兰杰当时在执行一个很重要的任务,甚至关系到维也纳的安危。”
“我们是不是可以认定,乌姆里奇代表有意阻止这次行动?
她和释放北海巨妖的伏地魔,究竟有什么耐人寻味的关系?!
为此,我会专门向国际巫师联合会提出申诉,对她进行全面调查!”
听到伏地魔的名字,陪审团传来一片惊恐地呼吸声。
乌姆里奇简直气得想吐血,威廉这样胡搅蛮缠,甚至乱扣一波帽子,摆明是想将事情往大里闹。
简单动机外传——不见光明 AW君
“我没有故意阻止。格林德沃失踪后,格兰杰和你逃跑了,你们是嫌疑人!
我只是想将她捉拿归案……”
“这么说,你承认是你们先动地手了?!”威廉大声说。
乌姆里奇咬紧嘴唇,她愤慨道:“我说了,她当时是犯罪嫌疑人!我只是想抓住她,送回英国进行审问。”
“您看……”威廉看向斯克林杰道:“我刚刚已经证明,是乌姆里奇先动地手。
我现在要呈上物证和人证,证明格兰杰是在生命受到威胁,才被迫反击。”
斯克林杰点点头,道:“当然,根据《威森加摩权利宪章》,被告有权请证人出庭为其作证。”
“很好。”威廉看了眼时间,道:“他们现在应该已经使用门钥匙抵达了,不知道……”
“韦斯莱,你去。”福吉粗暴地对珀西说。
珀西立刻站了起来,顺着石头台阶从法官席上跑了下来。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珀西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男巫和几名傲罗,最后面跟着一个没有多少表情的女巫。
不少都陪审员都站起身,望着那个男人。福吉也是长大了嘴巴。
他真的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千里迢迢赶来英国,给格兰杰作证。
这离谱了!
威廉走向奥地利魔法部部长索罗斯,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很感谢您能来这里作证。”
索罗斯部长也是叹了口气道:“快点吧,维也纳那边很忙,我可是专门给你抽出半个小时时间。”
威廉又冲着弥桑黛眨眨眼,笑道:“好久不见。”
弥桑黛点点头,轻轻吹了声口哨,威廉感觉藏在他身上的金飞侠,立马跑到弥桑黛衣服里了。
这群叛徒!
斯克林杰问道:“请问证人的身份……”
“我叫弥桑黛·哈布斯堡,是奥地利的巫师。
那天我与格兰杰一块带走了格里戈维奇,却在半路上,遭受了乌姆里奇等人的突然袭击。
赫敏让我先离开,她拦住了这些人。”
“你撒谎……”乌姆里奇气急败坏地说。“我们当时根本没有动手,你就离开了。”
威廉走到乌姆里奇面前,道:“请问,部长秘书女士,您的魔杖在哪里?”
“什么?”
“我想……您听得很清楚,我在询问您的魔杖在哪里。”
乌姆里奇敏锐地感觉哪里不对,她看向福吉道:“部长先生,这扯远了。”
“我允许他说下去。”斯克林杰却开口道。
細胞 遊戲
“谢谢您,主任先生。”威廉掏出一封信。
“这里是一封奥利凡德先生的信,他告诉我,乌姆里奇女士前段时间,去他那里配了第二把魔杖。”
“请问,您的第一把魔杖呢?”
“去维也纳的路上,丢失了!”
“是不是这把?”威廉举起一根魔杖道:“这是乌姆里奇的魔杖。
除了她施法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在进行施法。
我们可以使用闪回咒,检查乌姆里奇,究竟对格兰杰小姐,使用过哪些魔咒。”
乌姆里奇惊恐地站起身,使用过哪些魔咒,她自己还不清楚吗?
最后一个就是不可饶恕咒!
“魔杖早就丢失了,被你偷走了!”乌姆里奇辩解道。
“无论里面出现什么魔法,都可能是你嫁祸给我,不能证明就是我使用的。”
威廉胸有成竹道:“早知道你会这么说。”
索罗斯从椅子上起身,解释道:“这把魔杖,被我们在战斗现场寻找到了,就一直封存在奥地利魔法部。
在此之前,威廉从来没有接触过,我以部长的身份担保,也没有其他人使用过!”
索罗斯部长的话,当然可以作为证据,这也是威廉请他来得原因。
“那么,那个谁,请对这个魔杖,使用闪回咒。”威廉指了指珀西,将魔杖丢给了他。
珀西犹豫了很久,他看了看福吉,又看向威廉,最后才举起魔杖道:“闪回闪咒!”
魔杖顶端喷出钻心咒,那独特的光芒。
陪审团的官员一片哗然。
钻心咒既然被称作不可饶恕,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使用。
而乌姆里奇这个魔法部高官,却明知故犯。
威廉微笑道:
“《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第七条写着,在特殊情况下可以使用魔法。
那些特殊情况,就包括当巫师本人或同时在场的其他巫师或麻瓜的生命受到威胁……”
他走到主席台前,冲着那些巫师说道:
“赫敏·格兰杰无疑是受到了不可饶恕咒的威胁,所以才做出不得已的反抗。
想想吧,如果她不做出抵抗,躺在地上的,可能就是她了。
那么,维也纳的救援也被耽搁了。”
威廉举起手,高声道:
“我在这里,以原告巫师赫敏·格兰杰代理人的身份,正式向乌姆里奇提出控诉:
第一,她刻意阻碍格兰杰的维也纳救援,差点造成不可估量的损伤。
我怀疑她是食死徒的卧底!
第二,使用不可饶恕咒,目标还是一位未成年巫师,获得过大量荣誉的著名女巫。
我建议,对乌姆里奇……当场击毙!”
乌姆里奇气喘吁吁,一口气没喘过来,直接昏倒在座位上。
……
……
(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
昨天熬到半夜,更新晚了实在抱歉,自知断章会被骂,还是两章一块放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