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宋煦-第四百一十四章 凝結如冰熱推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孟皇后举荐他拜相,还十有八九可成功?
王存双眼里都是震惊之色,一时间脑袋卡壳,无法思考。
孟皇后这句话,给他的冲击太大了!
但有一个念头,在他心底无法遏制的反复翻涌:皇后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吗?我真的能拜相吗?
参知政事即可称为相公,拜参知政事就等同于拜相!
看着王存的惊愕之色,孟皇后道:“王尚书如果不信,等官家回京之后,自然见分晓。”
王存强行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艰难的分析着孟皇后的话。
他从政事堂就一直惊愕到现在,脑子转的很慢,但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孟皇后说的很对,他能不能拜相,官家回来自见分晓!
但王存不敢大意,孟皇后突然将他从政事堂召过来,虽然暂时保了他,但长远来说,大不利!
‘孟皇后想干什么?’
王存心里疑窦丛生。
孟皇后的处境,全大宋都清楚,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被废,也就是因为怀有子嗣,暂且稳住。
但谁都清楚,‘新党’那些人不会一直容忍!
那么,孟皇后突然大张旗鼓的召见外臣,等同于公开向‘新党’开战,在这种情势下,简直是愚蠢至极!
显然,没人会这么干,除非有更大的利益诱惑她!
王存第一眼就看到了孟皇后隆起的肚子。
‘是这个……’
王存眼神微微闪烁,躬着身,飞速分析着。
孟皇后见王存不说话,突然说道:“来人,传本宫懿旨,关于贺轶一事,政事堂无旨不得擅动,孟唐调任附郭县知县。”
“是。”外面的宫女连忙进来,听完后,又恭谨行礼,快速离去。
王存还是疑惑满腹,不敢乱来,勉力沉思一阵,道:“娘娘,官家有言,后宫不得干政,娘娘此举,必会招来朝野反弹。”
孟皇后双手抱着小腹,缓慢站起来,微笑着道:“本宫还可以告诉王尚书一件事,章惇暂时不会是拜相,至少今年不会。”
这才九月!
王存深深的看了眼孟皇后,对孟皇后的能力与影响力心里进行了重新评估,默默一阵,道:“娘娘,需要臣做什么?”
孟皇后笑容更多,走近两步,低声道:“本宫想过太平日子,王尚书能明白本宫的意思吗?”
王存拧眉,他其实不太了解这句话。
同时,他也隐约察觉到了这孟皇后有些‘危险’,不想被她绑到一起,又沉默片刻,道:“娘娘,若无其他事,臣就告退了。”
孟皇后有些意外,王存透过孟皇后就是想要借助她,现在她亲自出面,这王存居然‘想跑’?
这超出了孟皇后的预想,情知过犹不及的道理,便淡淡嗯了一声。
“臣告退。”
王存行礼,转身离开。
“王尚书,你是支持官家的‘新政’吧?”王存刚转身,孟皇后突然又说道。
王存一怔,本能的觉得这句话有问题,还是下意识的回身道:“当然是。”
孟皇后一笑,道:“本宫想来也是。”
王存看着孟皇后的笑容,心头莫名一突,来不及多想,抬手道:“臣告退。”
这一次,孟皇后没有拦他,任由他出了仁明殿。
孟皇后等他走了,这才轻吐一口气,哎呀一声,连连小心后退,坐到椅子上。
贴身婢女吓了一跳,连忙上来扶住,轻声道:“娘娘,您可要保重身体,不可强来……”
孟皇后坐下后,感觉了一下,见没什么,这才轻松一笑,道:“我也就是打了王尚书一个措手不及,不然的话,我肯定对付不了她。”
婢女神情有些忧虑,道:“娘娘,您说,官家这是为什么啊?王尚书是苏相公留下的人,是朝野那些人的眼中钉,官家偏要娘娘去救他……”
孟皇后对现在纷乱的朝局有些了解,但赵煦突然传话回来,让她保住王存,还是吓了她一跳。
但孟皇后从里面体悟到了很多讯息:比如,赵煦在保护她以及她弟弟孟唐、官家让她以她皇后的名义传话给政事堂,清晰的告诉政事堂那些人相公、尚书:朕保皇后。
单单这是两条,就足以让孟皇后开心了。
孟皇后摸了摸小腹,道:“莫要胡说。天气就要转凉了,你把我做的那件衣服,给官家送过去。”
婢女不敢多嘴,应着快速去取。
这时,王存出了仁明殿,在回政事堂的路上,心头还是笼罩着这件事。
孟皇后的举动,太过突兀了,令他一时间难以想清楚,整个人还处于紧张的慌乱中。
但他还没走到政事堂,猛的脚步一停,双眼大睁,转头看向仁明殿。
“是……”
王存嘴唇哆嗦,忽然想到了关键。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孟皇后最后的一句问他是:‘王尚书,你是支持官家的‘新政’吧?’!
这句话,王存想明白了!
孟皇后绝不会冒着得罪章惇、蔡卞以及‘新党’的危险来救他,更不会不考虑会触怒官家!
所以,只有一个原因:她这么做,是官家的意思!
“官家,要保我?”
王存脑壳发蒙,有些想不明白。
外人都将章惇、蔡卞当做是‘新党’头头,但实际上,这种情况与神宗朝一样,那就是,表面上是‘王安石变法’,实际上是‘神宗变法’!
区别在于,当今皇帝没有神宗那么冲锋陷阵,事事掺和,因此朝野大部分都认为,‘新法’还是神宗朝那个‘新法’!
实则,大不一样!
王存,就是知道这个内情的人。
王存心头有些发冷,他想起了苏颂离京前与他说过的话:‘你可以把章惇往死里得罪,章惇未必会杀你,但有一点要清楚:不得涉及圣德!’
王存原本认为苏颂是敬畏,现在看来,远远不是!
王存脑海里一时间转换了千万个念头,却始终想不明白:作为变法派真正领袖的官家,为什么要保下他这个‘反对派’的头头!
王存在脑海里找了很多理由,却不那么确切,没有什么把握。
他站了良久,心思翻转,直到一张少年的脸突然出现在他不远处,这才一惊的清醒过来。
“孟唐?”王存看着颇为俊逸的年轻人,意外的道。
孟唐少了些去年的年少轻狂,多了些沉稳,面色如常的抬手道:“学生见过王尚书。”
王存看着这位‘国舅’,心里稍动,道:“慕古,你要去洪州?”
孟唐还没有科举,正常要等明年及第后才能安排。
秘 愛 成婚
孟唐是被他姐姐轰出来的,此刻心头还疑惑,道:“学生还是想以学业为主,皇后娘娘都很好意,学生已经拒绝了。”
“哦?”
王存有些意外,继而就道:“娘娘还有其他示下吗?”
孟唐想了想,道:“娘娘没说其他的了。”
王存点点头,暗自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向政事堂。
孟皇后的突然插手虽然令人震惊与意外,但最终的‘决战’还是在政事堂。
舒 格 小說
‘也不知道章惇等人面对孟皇后的出手,会怎样反应……’
王存这样想着,忽然有些开心。
因为孟皇后是秉持赵煦的意思,要是章惇等人对孟皇后乱来,可就会触怒赵煦!
孟唐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实则内心也在忐忑。
章惇、蔡卞等人的态度他都看在眼里,加上他姐姐的突然出手,也不知道今天的会议会怎样收场!
一个弄不好,不知道要为日后埋下多少祸患!
在王存与孟唐回政事堂的时候,政事堂里的气氛凝结如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