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起點-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世上何來苦心人讀書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魏国公府正中心,巨大宏伟的正堂,连接自正门贯穿而来的整一条主路,正堂牌匾之上,那光明正大四个大字熠熠生辉。
同时于正堂两侧各向外开出一条大路,蔓延向外,与前后一起,组成了四方通透之意境。
虽然魏国公徐老爷子这辈子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领兵,但是正堂作为国公府会客的门面,自然是恢弘大气。
一副绣着大夏山河的锦绣画卷,悬挂于堂内正中,画卷之下则是两排向外延伸的座位,同时正堂一角,玄天木炭燃烧散发的热意,将周围的完全寒意驱散,使得气温适宜,不冷也不热,恰当好处。
“两位稍等,因为晚上白帝宫有皇家私宴,因此老爷要沐浴更衣,需要一些时间,还望见谅。”
正堂内,老管家的话音落下之后,往旁边的杯子里续上了茶水,苍老但是中气十足的声音继续传出:
“一别接近一年,殷文公子气势本就内敛,如今更是温润如玉,令人折服。”
“顾老真是折煞在下,我观顾老才是老当益壮,越活越年轻,而且我还要多谢之前您赠予的那些书籍,当真令我着迷。”
三皇子殷文温和的声音落下之后,顾管家张嘴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开口回应道:
“我也是受了国公爷的指示,三皇子您要是感谢,待会就感谢国公爷。”
语毕之后,顾管家直立起身子,对着一旁二皇子殷烈点头示意之后,缓步退出正堂。
茶烟袅袅,茶香弥漫,安静的正堂之内,坐着两位神色各异的异乡客。
三皇子殷文的脸上依旧是平淡之色,随后其抬手拿起手边案桌的茶杯,抿了一口,感叹声传出:
“来这大夏这么多时日,有几样东西让我深深着迷和难以割舍,这其中有一样,便是这茶。
“入口是苦,紧接着就是百般滋味流转在心头,最后再化作醇香,如同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一口茶,就像是喝出了整个人生。”
此时的中央上国三皇子,刮掉了原本有些拉碴的胡子,穿上了代表着中央上国帝子身份的金色羽衣,整个人气势大变。
不再是白虎市墟里被众多听书人围绕的风趣先生,而是变回中央上国如今最有可能继承大位的嫡系皇子。
正如方才倒茶时顾老管家所言,气质内敛又蕴含着华贵,可谓是太玄之地皇家贵胄的完美代表。
而与其相比,一旁坐着的魁梧二皇子,极为相似的眉眼之间,便多了不少戾气,他也没有太多喝茶的雅兴,将茶作酒,仰头一口灌下,随后眉头皱了皱,声音传出:
“碍于大夏的规矩,不能出手,因此并没有领略这北方国度高阶修士的厉害,倒是极为可惜。
“尤其是那位将南天王西流都轰下凡尘的梁大人,被公认称为同阶无敌,真想看看他究竟有多强!”
二皇子殷烈这道声音传出之后,三皇子殷文摇了摇头,回应声响起:
“就连南天王都被生擒,二皇兄必然是不敌的,不过一旦咱们离开北境,那么二皇兄出手的机会肯定不少。
“如今咱们中央上国的地位出现了急转直下的变化,曾经那些因为忌惮和恐惧的势力,将会一个个收起曾经心中的恐惧。”
说到此处,三皇子缓缓起身,迈步走向窗边,注视着面前被雪披上了一层银装的亭台楼榭,声音继续传出:
“树欲静,而风不止,这天下何时能够归一?”
三皇子殷文的声音刚落,后方一道浑厚的询问声便紧接着响起:
霸绝天地 明月书生
“三皇子,这太玄之地之天下历经数万年的分崩离析,却依旧难以完成大一统,以你之见,你觉得真正归一的可能性有过大?”
此言落下,魏国公徐胜那比二皇子殷烈还要魁梧几分的身躯自外走入正堂之内,同一时间,一股厚重霸道的气息,骤然间自虚空之内开始浮现。
甚至连那无处不再的空气,都因为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而带上了被无数箭矢锁定之后的尖锐锋芒。
迈步踏入正堂之后的徐胜,并未直接于主座之上坐下,而是来到二皇子身旁,同样注视着前方的漫天风雪。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这是天道之诉求,因此无论再混乱多少年也好,这天下总有一日也会和仙宫时代那般,完成一统。”
殷文口中传出的回应声,不卑不亢,随后其转过身子,对着面前的徐胜行一礼,带着感激的声音传出道:
“在下再一次感谢徐老爷子的帮助,若是没有徐老爷子替在下背书,这神京城的神奇和繁华,在下或许一辈子都无缘得见。
“在神京城的日子虽然短暂,但却让殷文的铭记终生,吾在汤都活了这么多年,却第一次亲眼见证,无论是国度,生灵,还是种族,发展到巅峰后,会是何等模样。”
语毕之后,中央上国三皇子殷文起身,拥有金色瞳孔的眼眸,注视着面前不怒自威的徐胜,声音继续传出:
“正所谓想要抵达那座山,就先要看到那山,此大夏之行,让殷文看到了那座山,不胜感激。”
话音落下,三皇子对着徐胜再一次一拜,愈发感激的声音响起于正堂之内:
“若是以后侥幸活命,定然记得老国公的恩情。”
三皇子殷文这一番感激话语缭绕正堂之内后,徐胜的表情不变,张嘴开口,苍老的声音传出:
“看来你已经知晓了天下道会的消息。”
“刚刚知晓,因此也明白,在下在大夏的旅程,要结束了。”
“人因为身份地位不同,在这世道上要做的事也不同,因此老夫不会阻你。”
话音落下之后,徐胜伸手拍了拍一旁三皇子殷文的肩膀,声音继续传出:
“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你和大夏,总归是有些情分在的,不过老夫很好奇,咱们大夏除了茶之外,第二令你不舍的东西是什么。”
此问一出,殷文脸上微微一滞,随后抬起手指向前方,温和的回应声传出道:
“老爷子,这第二令在下感到不舍的,是雪。”
“何解?”
徐胜的声音落下之后,殷文露出一个笑容,开口解释道:
“白头若是雪可替,世上何来苦心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哈哈哈,有意思。”
徐胜仰天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随后其转身,注视着面前的三皇子殷文,一字一句的声音紧接着传出:
“陛下有令,中央上国三皇子殷文若是离境,可带太行宫内关押的老尊上一同离去。
“记住你的承诺,也希望以后,你我不会在沙场上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