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愛下-376 不要捉活的相伴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米花,西拉木伦河谷,哪个地方最狭窄,最险要?”宗舒忽然问道。
牛皋的心思都在临潢府城,宗舒的心思却跑到西拉木伦河谷了。
西拉木伦河谷,是穿越蒙古高原与通辽平原的通道,也是兴安岭与燕山山脉的分界。
此河谷,经常有金人的部队从此经过。
可以说,这是金人最重要的一条军事通道,堪称咽喉之地。
难不成,宗舒要在这里搞一场伏击战?
但这条通道搞伏击战难度有些大,因为这里经常过部队。
如果不在短时间内消灭被围之敌,对方的援军就会马上赶来,到时能否脱身还是未知。
按照返回汴梁的路线,大家需要从汗乌拉山的西面进入浑善达克沙地。
从浑善达克沙地一直向西,与金人的行军路线,等于是两条平行线,相距二百里左右。
在这个通讯靠吼的时代,相距二百里,相当遥远了。
西拉木伦河谷并不在返回汴梁的路线上。
米花问了问父亲米咕噜,有一个地方,是南北方向的河流叫乌尔河,汇入西拉木伦河。
在汇入的这个地方,是一条十字峡。这个地方最为险要。
过去,此地也是奚族人打猎的好去处,有虎、熊等从这里经过,只要稍加布置,就可以轻易抓住。
“宗师,您是要打虎吗?”米花指了指米咕噜身上的老虎皮:“我们这里的虎皮,多的是,给您装一车带上。”
“哈哈,那就却之不恭了。如果我不要的话,就是看不起奚族,这就不利于民族团结,不利于团结抗战。”
宗舒果然要了,别人免费送的东西,岂能不要?
宗舒的这种怀疑,李少言早就了解了。
不过,对别人送的东西,毫不推辞、理所当然地收下,说的原因还这么高大上、伟光正,也是没谁了。
宗舒要带着大家伙离开了,只留下李少言在这里,带着奚族人一起,坚守在汗乌拉山。
米咕噜挑出了两千名的精壮奚人,跟着宗舒西征。
几个月来,牛皋将这两千奚人训练出来了。加上奚人大部分时间都在马背上,射术极准。
所以,这两千奚人骑兵的战斗力最少要比大宋强。
两千奚人与宗舒西去,主要是寻找在辽人中的奚人,与他们一起,在大青山一带打击金人。
两千奚人放在这山林之中,发挥的作用并不大。
让两千人跳出汗乌拉山,直接与金人的精锐作战,既锻炼了他们,又牵制了金人,也相应减轻汗乌拉山的压力。
正如宗师所讲“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子里”,人员也不有扎到一堆。
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是,奚人从此与契丹建立起了更加紧密的关系。
在历史上,奚人与契丹的祖地相近,同在西拉木伦河与潢水流域。
中间尽管也有冲突,但民族毕竟相邻、地脉毕竟相邻。
现在不同了,奚人和契丹人都面临被金人灭族的危险。
有了大宋的居中协调,奚人和契丹人在合作上就会上一个新的层次。
除了两千名骑兵,米花还送给宗舒五只海冬青。
曹宗申从米花那里学到了抓捕和驯化海冬青的本事。
曹宗申从小就与鸽子打交道,学起这个来比别人快多了。
这五只海冬青由曹宗申负责管理和调度,这样一来,自己的行走,也有了空中的侦察和预警了。
临潢府的马车已经停了三天,一直没有动静。
这天晚上,有动静了。
北城的皇城内,一百多名骑兵整齐肃立,一个人坐上了最大的马车。
城门打开,车队向西而去。
李少言这下子真服了,宗舒说这几辆马车里有大鱼,果真有了。
已是深夜时分,他们此时悄无声息地出发,没有告别,是不想让人知道。
那么,可以断定,这个被一百多名骑兵护送出城的人,身份绝不会低了。
按宗舒的判断,这个人,就是辽国的天祚帝耶律延禧。
宗舒早就想进去抓住他了,只是北城防卫森严,不好混入,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耶律延禧出城了,这就是宗舒要等的机会。
一只海冬青从汗乌拉山飞上天空,向西拉木伦河而去。
海冬青飞走了,李少言仍然怀疑,金人真的要把天祚帝押回到辽、金的战场上?
此时,宗舒正埋伏在西拉木伦河的十字峡中。
前两天,宗舒带着两千名奚人骑兵、牛皋等人,押着完颜翰西出汗乌拉山,进入浑善达克沙地的边缘。
除了完颜翰,其余的金人俘虏都留在了汗乌拉山,这些人都是奚族人的奴隶,负责开矿等危险工作。
曹一手也跟着宗舒离开了,曹一手也为奚人培养了合格的打铁人员。
宗舒让队伍停下,在这里扎帐歇息,暂等消息,曹宗申、吴直留在这里。
武逆苍穹
宗舒带着一个奚人骑兵和牛皋、吴非等二十八人折而向南,摸到了十字峡。
这果然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
金人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等着他。
“宗师,耶律延禧会不会来?”牛皋有些担心。
凤图天下:神医弃后
宗舒猜测,在皇城里停着的马车,装了那么多东西,一定有大鱼出现。
但那也只是猜测,在这里埋伏,万一等不来,就一直等下去。
仿佛看穿了牛皋的心思,宗舒道:“我们就在这里等,我感觉,一定会有大鱼出现。就算没有大鱼,也得捞点小鱼小虾,不能入宝山而空手归。”
牛皋总算是明白了,这条路上,就算没有大鱼,中鱼小鱼总是有的。
毕竟,这是一条必经的军事通道和物资转送线。
留在浑善达克边缘的曹宗申看到了一只海冬青飞下来,果然,少爷口中的大鱼要出现了!
而且极有可能从西拉木伦河谷穿过。
海冬青很容易找到了宗舒等人的藏身地,这让大家不由得兴奋起来,又有仗打了!
在围捕完颜翰等金人的过程中,都是李少言和奚族人动手,大家都没有参与,手有些痒痒了。
这次,金人的骑兵过来了,押着辽国的天祚帝。
宗师在这里设伏,如果抓住天祚帝,该是多么荣光!
牛皋想的是,宗师是越来越高明了,他怎么能判断出辽国天祚帝必然出城?
宗师为什么知道金人要把辽国原国主押往西边?
不是说好的要带着辽国国主去金人的老家会宁府告慰先祖吗?
这判断,神了!
牛皋连忙布置了一下伏击阵型,告诉大家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因为这一仗,要活捉马车里的重要人物,有可能是辽国被俘的皇帝。
要将对方活捉,还要应对一百多名金人骑兵,这个的确有一定难度。
“伯远,捉活的,恐怕兄弟们会有死伤。兄弟们的命,比辽国皇帝的命更值钱!”
宗舒说道:“这次我们搞伏击,主要目的,不是捉活的,而是要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