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d8n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起點-第三百五十九章 天地盡動,舉世皆敵閲讀-kligr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这位云道友到底是怎么回事?”听着云中君的这一个提议,那些先天神圣们虽然面色如常,但一个个的却都已经是悄然之间传音讨论了起来。
星空权柄归于太一道人,然后星辰权柄亦是归于太一道人,这对于众位先天神圣们而言,这意味着从此以后,每一位星君的诞生,都需要经过太一道人的准许。
而这直接影响到的,便是那些先天神圣们的权柄——在之前的时候,因为担心他们引动帝星之权柄登临帝君之位引得星空动荡,从而是暴露了这无限星空的存在,故此那些先天神圣们,都是按捺着自己对帝君权柄的觊觎。
而现在,这星空之界已经是暴露于人前,这些先天神圣们登临帝君之位的时机也已经到来,但偏偏是这个时候,云中君却是又提议太一道人将所有的星君权柄都管束起来。
如此一来,这些先天神圣们想要与帝星共鸣而登临帝君之位的打算,便是全盘落空——就算是太一道人准许他们登临帝君之位,但他们麾下所有的星君,都是由太一道人敕封的话,他们这帝君之位,也只是一个有名无数的空壳而已。
“这云中君,到底是有什么毛病?”
“自我等踏入星空一来,他接连开口两次,每一次都是极力压制我等之权柄。”
“就算是他想要对太一陛下表忠诚,也不是这般的玩法吧?”
“许是为了大局呢?”有另外的先天神圣们暗自冷笑者。
“大局?嘿,真是好一个大局!难道就只有他云中君的高瞻远瞩,能看得清大局的存在?”
这刹那之间,那些先天神圣们看着云中君的目光当中,那不满之意,越发的凝重起来。
“是不是只有他才能看清大局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若是再任由他说下去,对我们而言,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有先天神圣阴恻恻传音到,在将云中君从战场上排斥离开之后,这些先天神圣们已然是有了进一步压制云中君的想法。
“云道友此言差矣。”太一道人尚未对云中君的提议有所回应,这宫殿当中,便已经是有先天神圣的声音响起——这位先天神圣,其名为明舒道人,所修行的乃是太阴之道,在刚进入星空的时候,正是以此人为首的几位先天神圣想要直奔太阴星而去,然后被云中君出声劝阻。
“云道友统帅大军纵横无敌,故而许是连自己的思绪都被统帅大军征伐的思路所影响。”
“大军当中,当然是以稳定为第一紧要之事,若只是论及稳定,那云道友的提议,自然是完美无比,但实际上,对于我等而言,这所谓的稳定,却并非是第一紧要之事。”
谢邀!人在摆摊,已成神豪
“太一陛下为太阳帝君,为我等之首领,合星空之权柄,执掌星空乃是理所应当。”
“然这星空之间,星辰之数量几何耶?若是按照云道友的提议,要太一陛下将这无数星辰的权柄都管束起来的话,那从此之后,太一陛下的耳边,便是休想再有什么清净了。”
“而这,便会带来一个很是有意思的结果——那便是太一陛下的精力,便只能是被这些星君的位置所牵绊,对于其他的任何事,都难以分心。”
“星空之稳定虽重,但我以为,这还不至于是重到这样的地步,云道友以为然否?”明舒道人的言语不疾不徐,看似就事论事,但实际上,却是直指云中君,嫌弃他看待问题太过于片面,就差只说一句,“道有先后,术有专攻,云中君既然不同这些内政俗务,那就干脆只用心专注于征伐之事上,不要在其他的事端上发表意见。”
“明舒道友说的是,星君权柄之事,是我考量欠妥了。”云中君端坐于宫殿当中良久,神色不停地变幻,良久之后,他才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一般,朝着出声驳斥的明舒道人一礼。
“奇怪。”明舒道人都已经做好了因为这星君权柄之事,和云中君论上几个时辰的打算,却不想云中君却是浑然没有要和他论上一论的想法,而是干脆利落的就认了错。“难道云中君当真就只是就事论事,没有其他的任何想法不成?”
明舒道人暗自揣度着云中君的想法,虽然暂时摸不清云中君的脉搏,但这并不影响明舒道人乘胜追击,将云中君的话语权给彻底的压制下去。
“既然云道友自认考量欠妥的话,不妨在听听我的意见如何?”明舒道人一副风流从容的模样。
“明舒道友请讲。”云中君似乎是认输一般,朝着明舒道人稍稍的欠身。
“这星空当中,论及权柄的话,除了太阳帝君之外,也并非是没有其他的帝君存在。”
“以我之见,太一陛下不妨便趁着此次机会,于周天星君当中甄选出几位帝君来,以协助陛下操持遴选星君之事。”
“如此一来,有诸位帝君把控星君之俗务,太一陛下只需得与几位帝君协调,便能够将星空之事尽皆把握,同时又能有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关注这天地之间的大局,亦有足够的时间闭关修行,此方是三全其美之策。”
“云道友以为如何?”明舒道人垂下目光,对于他自己的目的,并没有丝毫的掩饰。
当然,这宫殿当中,也不会有人质疑明舒道人的目的——再怎么说,命数道人也是一位太乙道君,而一位太乙道君想登临帝君之位,又有谁能说什么不是?
“诸位星君对明舒星君之言,可有什么异议?”东皇太一的目光现在宫殿当中的诸位星君们脸上一扫而过,这些星君们,都是点着头,表示对明舒道人这提议的支持,就算是云中君身后的那一千多位星辰神圣们,也都是如此。
然后东皇太一又悄然将目光落到云中君的身上,见云中君当真是不曾表现出什么沮丧的神色和反对的态度,这才是点了点头。
“既如此,那此事便以明舒道友之言而定。”
就当前的情况而言,明舒道人在云中君所提建议的基础上重新提出来的建议,才是最为恰当的建议。
“待得此事之后,诸位道友们便以此前之功勋定一个先后,依次在这星空当中与帝星共鸣,待得帝星有主,诸位帝君权柄稳固,我再协助诸位将权柄蔓延至星辰之间,自此之后,星空当中各大星君之属,便请诸位道友们多上些心了。”太一道人拍板道。
对于明舒道人他们所要求的帝君之权柄,太一道人并不将之放在心上,也并不将其视之为对自己的威胁——毕竟,这星空当中最重的权柄,乃是整个星空的权柄,而在斗姆元君陨落之后,这权柄已经是全数的加诸于太一道人的身上。
就算是有人登临帝君之位,也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够撼动这星空的权柄,将这权柄从太一道人的手中撕裂。
……
这一次因为斗姆元君的陨落而开始的朝会结束之后,星空当中,一片哗然。
无论是朝会上云中君所要求的调动守卫在东海边缘的定止军入主星空,还是朝会上明舒道人对云中君的驳斥,以及最后云中君出人意表的退让,都是令星空上的那些星君们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震撼,令他们感觉到了风雨将至的感觉。
而在洪荒天地之间,此时更是陷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混乱局面当中。
星空之权柄交替的时候所引起的动静,令洪荒天地上所有的修行者都注意到了星辰之间的异变,而那些参悟时空之变的太乙道君们,更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那藏在九重罡风之上的一个全新的天地的存在。
一瞬之间,所有的先天神圣们都是放出了自己的神识朝着穹天之上蔓延而去,破开萦绕于穹天之上的罡风,四处寻觅着那‘天上天’的存在。
在这些太乙道君的神识肆无忌惮的与天地之间蔓延的时候,东海的异常,也终于是被这些太乙道君们所察觉到——当这些太乙道君们的神识肆无忌惮的席卷进东海海域当中的时候,东海当中,竟然没有任何一位太乙道君出现阻拦他们神识的窥视。
于是这一瞬之间,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意识到了东海和那‘天上天’之间的勾连。
一位又一位的太乙道君皆是撕裂了空间朝着东海而去,在这一位又一位太乙道君神识的横扫之下,东海当中所有的生灵,皆是瑟瑟发抖。
“想不到诸位道友们竟是敢孤身入我东海而演太乙之威,真是好高的雅致啊。”
“难道诸位就不担心被我麾下之大军镇压于东海当中无处脱身吗?”在东海所有的生灵瑟瑟发抖之间,一轮浩浩大日从汤谷当中而起,与穹天之上的那一轮昊阳交相辉映。
星壶
东皇太一。
“东皇陛下寻得另一方浩荡天地,我等好心来贺,却不想东皇陛下如此冷遇,着实是令我辈心寒。”太一道人话音方落,便立刻是有另一位太乙道君高声的道。
“好心来贺?”
“尔等神识席卷,对我东海众生可有半点的尊重?如此恶客,休说是冷遇,便是将尔等赶出东海,尔等又待如何?”
明舒道人强硬无比的声音响起。
而在明舒道人的声音之后,一束又一束的星光从穹天之上落下,星光当中,一位又一位的太乙道君在太一道人的背后出现,气机合于一处,与从洪荒天地的每一个角落逼来的太乙道君们对峙起来。
“天地至宝,有缘者得之。”
“东海的诸位道友早早的就在那新的天地当中有所经营,可见这新开之天地,正好是与东海的道友们有缘。”
“既然如此,诸位如我一般远道而来者,又何必强求?”对峙之间,一个清朗无比的声音响起,却是几乎从未踏出过西昆仑的太真道人,亦是撕裂空间出现在了这东海之上。
“有多少道友皆是被巫族所迫,不得不离开洪荒大地,真论起来,我等之第一大敌,乃是巫族才对。”
“巫族有九幽之界作为依仗,故此难以匹敌,如今天地之间有新的天地被发现,正好可以据之以抗巫族之威。”
“此时合该是诸位勠力同心,将巫族赶回九幽之界,重返道场之时,缘何诸位不想着如何联手以抵抗巫族,却是在这东海对峙,行此亲者痛,仇者快之举?这却是何苦来哉?”一抹青光出现在对峙的双方之间,艰难无比的将彼此的气机分开。
“共抗巫族?”
“太真道友说得倒是轻巧。”太真道人艰难无比的将众位太乙道君们的气机分开之后,那些赶到东海来的太乙道君们亦是放下了从东海的一种太乙道君的手上强夺那‘天上天’的想法,他们原本咄咄逼人的言语,当然也是随之一松。
“那‘天上天’的门户,正在东海当中,之前我等不曾发现也就罢了,如今既然我等也察觉到了天上天的存在,奈何东皇陛下等人却是恃之以勇力,想要将我等阻拦于那天上天之外,此举,东皇陛下真的不觉得太过霸道了吗?”
“既然太真道友你前来说和,那就请太真道友你评评这个理,东皇陛下这是想要与我们被一起共抗巫族的模样吗?”
“巫族将至,此间非是商谈之所。”
“诸位若是不怕的话,自可与我共往东海之边境御敌。”东皇太一的目光这些远道而来的太乙道君们的脸上一扫而过,然后越过他们,朝着他们背后的洪荒大地望过去。
在那洪荒大地上,十二道通天彻地的血色天柱,正朝着东海的方向而来,速度虽然不及直接的撕裂空间来的更快,但却是更加的不可阻挡——那是十二祖巫亲自引着大军而来的迹象。
“东皇陛下盛情相约,我等岂敢不从?”那些远道而来的太乙道君们,亦是察觉到了巫族的动向,一个个的皆是暗自惊心——他们察觉到这通往天上天的门户在东海,只是孤身来此,而十二祖巫,却是直接尽起巫族大军而来。
在这应对之上,他们比起巫族而言,又何止是慢了一步?
于此之时,他们若是一个应对不当,那休说是这天上天的门户要被巫族所夺取,便是他们这些太乙道君,也都要被巫族给顺势剿灭于这东海当中,是以,太一道人才一出言相邀,那些太乙道君们,便立刻是应下了太一道人的邀请——仓促之间,想要抵挡此刻尽起大军而来的巫族,他们只能是仰仗东海的力量,仰仗东海边缘那一支定止军的力量。
“无双神君可在?”一位太乙道君目光在东皇太一背后的众位太乙道君们脸上扫了一眼,然后才是一脸急切的出声。
“若是没有无双神君号令那定止军,那光凭我等的力量,只怕是难以挡得住巫族的大军。”这位太乙道君面无表情的道。
“诸位放心便是,云道友已然是先一步去往东海之滨了。”东皇太一朝着众位太乙道君们点了点头——虽然原本预定的目标是将定止军调到天河当中,以防备有先天神圣强行撕开天地界膜而悄然出现在星空之界,但道随时移,所有的计划自然也是要根据天地之间的时势而随之发生改变。
太一道人和云中君都不曾想到,这洪荒天地当中的太乙道君们在察觉到了星空之界的存在以后,会表现得这般的激烈,会以这种方式在硬生生的找出通往星空之界的门扉之所在——如此一来,将定止军调往星空的打算,也只得是暂且押后,云中君此刻,只能是先率领定止军配合着诸位太乙道君们渡过这星空之界暴露以后的第一次危机,再做其他的打算。
是以,在众位太乙道君们从星空之界当中跨入洪荒大地的时候,云中君便已经是被东皇太一挪转空间,送到了东海之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