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uek精华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488章 雙孕分享-n7v0p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木底城的包围还在继续。
一骑冲进了中军。
“如何?”
程名振神色平静。
“都督,敌军在围杀车队。”
程名振点头,“撤军!”
大军旋即转向。
城头的守将发狂般的捶打着城头,“看看,我说了什么?我说了唐军无法攻打坚城,看看,他们撤了,他们撤了!”
整个木底城都在欢呼。
“快一些!”
程名振在催促,“李窟哥!”
“在!”
“你率部赶往增援。”
“哪里?”
“有人带路!”
李窟哥带着两千骑出发了。
他们一路疾驰,当看到了那个伏击战场时,不禁惊呆了。
“你看!”
阿卜固指着左前方,面色微变。
那些俘虏在搬运着尸骸,一具具的堆叠,覆盖泥土。
“这是什么?”
京观在不断扩大变高。
“京观!”
所有人都默然。
一个将领近前说道:“此战我军大胜,已经追下去了。”
“追击!”
李窟哥心情沉重的带着麾下狂追。
……
“杀!”
苏定方一头就冲进了敌骑中间。
贾平安只觉得头皮发麻,“跟着我来!”
此刻他没有丝毫犹豫,带着十余骑就冲了进去。
前方的苏定方被淹没了。
贾平安奋力砍杀,李敬业更是越过了他,二人一前一后,把刚被苏定方杀开后堵上的口子又撕开了。
周围全是人!
你没有思考的余地,唯一能做的就是快速挥刀,快速格挡。
什么精妙的招数在此刻都是狗屎玩意儿,只有平时你演练了无数遍、最简单的招数才能帮助你。
格挡,挥刀。
他浑身浴血,死死地盯住了前方那个老汉!
后续的唐军赶来了。
一千骑兵的加入,就像是一把长刀,轻松割开了敌军。
苏定方杀到了敌将的身前。
他抬头,须发早已被染红,可眼睛却依旧红彤彤的。
“杀!”
敌将觉得自己有机会斩杀这个疲惫的老将。
只是一刀,他就看到了自己的身后。
梁水悠悠,几只水鸟站在边上看着他,突然振翅高飞。
呯!
苏定方回身。
贾平安带着人杀了出来。
“中郎将!”
贾平安目光扫过他的身上,确定没有要命的伤口,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少年时,天下大乱。阿耶有勇力,被委以扫清贼寇之重任,我跟着阿耶上阵厮杀……”苏定方的眼中多了些平和,“那时我每战必当率先冲阵,令贼寇丧胆。”
盛世时,无数人各安其职,或是农夫,或是商人。
当乱世来临后,大家都拿起了刀枪,农夫变成了将军,商人变成了重臣……
这便是造化弄人,乱世出英雄。
没有乱世,那些人依旧在按部就班的过着自己的一生。
“后来阿耶去了,我继续带着乡兵们保境安民,绞杀贼寇……可后来,这个天下就彻底乱了,我就去投奔了窦建德……”
天下大乱,身不由己,这便是当时的写照。
“我跟着义父转战,后来投奔了刘黑闼。义父战殁,刘黑闼败亡,这个天下看着就要安定了。于是我回归家乡。”
若是没有后续的征召,苏定方大概就会在家乡做个富家翁。
“后来我被征召为校尉,李卫公领军灭突厥一战,我便是前锋,率两百骑突袭牙帐成功……”
苏定方神色平静,“此战我为首功。”
那一战直接打垮了中原的大敌突厥,也开始了大唐波澜壮阔的征战史册。
“回来后,论功我为中郎将,可有人说我纵兵劫掠。”
“此后大唐征战,再无我的机会。”
前方,一千骑兵轻松的击溃了敌军,正在四处追杀。
苏定方策马出去。
“当今陛下一直在看着老夫,老夫知晓。”苏定方回首微微一笑,“老夫蛰伏二十余年,此刻高飞,不晚!”
他策马往前。
那些零散的敌骑见到他后纷纷下马跪地。
一战之威,竟然如斯!
先帝为何压制住了这等大将?
贾平安觉得不只是纵兵劫掠的事儿。
从前隋到大唐开国,期间发生了许多事,苏定方跟随窦建德和刘黑闼与大唐为敌,发生过什么,哪些令先帝忌惮或是厌恶……
贾平安不知道。
但他知晓苏定方的心结大概在今日解开了。
“李窟哥来了。”
这边都厮杀结束了,李窟哥等人才姗姗来迟。
满地都是人马的尸骸。
那些俘虏聚在一起,边上不过几个唐军骑兵在看守,却动都不敢动。
“见过中郎将。”
李窟哥见他浑身浴血,不禁叹息一声。
大唐又出了一个名将。
蛰伏二十余年的苏定方几乎就像是一个新人般的出现在了这里,随后一战杀的高丽人丧胆。
他看了阿卜固一眼,淡淡的道:“老夫在你的眼中看到了不甘。”
“不敢!我等万万不敢。”李窟哥赶紧带着阿卜固解释。
阿卜固低下头,双眸中全是狂怒。
“不甘便不甘吧。”苏定方神态轻松的道:“若是敢谋反,便是老夫的战功。”
“收集尸骸!”
军令下达,敌军尸骸被迅速收集起来。
“对岸来人了。”
数十骑兵隔着梁水看到了那个渐渐堆积的京观,有人下马跪地嚎哭,有人大声喝骂着。
当年前隋的将士就是这般被堆砌了起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
贾平安眸色冰冷,“这只是开始!”
一千余俘虏被押解过来。
“小贾。”苏定方问道:“这京观可够高?”
“差点意思。”贾平安一直希望能弄一个超大型京观,而对手最好是超级凶悍的那种。
“好说。”
苏定方挥手,“全数杀了!”
啥?
贾平安一怔。
那些军士拔刀。
数百把横刀闪耀。
跪地的俘虏还没反应过来,人头就已落地。
鲜血喷洒在河边,有人想逃,但大部分人却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屎尿横流。
“杀!”
苏定方神色平静的就像是杀鸡一般。
“这个世间永远都是这样,你杀我,我杀你。别人杀你你要记得,寻机杀回去,否则……作恶不被惩罚,以后人人都会冲着你撒野,反正你也不会报复。”
所有的话浓缩起来就是一句。
“十世之仇,尤可报也!”
苏定方回身,拍拍贾平安的肩膀,“对。”
巨大的京观渐渐成型,老规矩,最上面依旧是将领的头颅。
“他们为何筑京观?”
有人低声问了李窟哥。
李窟哥说道:“说是贾平安发誓,每战必筑京观。”
他看到了那些麾下的面色迅速变白,不禁有些后悔说了这话。
“他看着温文尔雅的,竟然这般凶狠!”
“是啊!昨日我还听人说他才华无双。”
李窟哥低声对阿卜固说道:“你看到了吗?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竟然能如此,这就是大唐,你要老实些,千万别昏了头,我不想十年后看到你来地底下寻我,明白了吗?”
阿卜固不动。
啪!
李窟哥抽了他一巴掌,“明白了吗?”
阿卜固低下头,“明白了。”
“风飞兮旌旗扬……”
京观完成,有人高声而歌。
“风飞兮旌旗扬,大角吹兮砺刀枪。天苍苍,野茫茫,蓝天穹庐兑猎场,锋镝呼啸虎鹰扬。”
……
“大莫离支出宫!”
宫外一队骑兵在戒备,一个权贵走了出来,跪在战马的身侧。
泉盖苏文带着人大步出宫,扫了外面一眼后说道:“新罗那边的战报要及时送来。”
“是!”
泉盖苏文踩在权贵的背上上马,随即远去。
宫中寂静,高藏坐在那里发呆。
这样的日子他不知何时能到头,唯一知道的是自己不能流露出半点不满,否则杀了他父亲的泉盖苏文不会吝啬再宰杀一个高丽王。
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
高藏就是这样在给自己打气。
“新罗那边又打下了许多城池。”
外面有人欢喜的在说话。
那个逆贼,如今越发的得意了。
高藏起身往外走,看着两个在奔跑的文官冷笑。
“快去请大莫离支回来,新罗那边大捷。”
这些消息从来都不会告知他,仿佛他就是一尊木像。
没多久,他就看到了泉盖苏文。
“大莫离支,新罗那边报捷,我军连战连捷,克了新罗三十三座城池。”
“好!”
泉盖苏文心情大好,说道:“令人设宴,请文武官员来贺。”
“是!”
有人急匆匆的去准备。
“让他们抓紧些,要赶在冬季之前尽量多的攻克城池,随后歇息,等候明年一鼓作气灭了新罗。”
“是,大莫离支英明!”
众人一阵马屁。
泉盖苏文偏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高藏。
他冷冷的看了高藏一眼。
那些官员却很尴尬。
要不要行礼?
行礼担心大莫离支会恼火,不行礼有些不合适。
小说
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的荣华富贵和性命更重要。
于是人人漠视了高藏。
都是一群乱臣贼子!
当年泉盖苏文谋反,斩杀了他的父亲和百官。至此朝中都是泉盖苏文的心腹。
该杀!
高藏微微低头。
有人进宫了。
“大莫离支!”
喊声尖利。
高藏不禁心中一紧,抬头就见一个军士在狂奔。
泉盖苏文回身,“何事?”
军士近前,大声道:“大莫离支,唐军围困木底城,我军援兵全军覆没……”
泉盖苏文有一瞬失神。
这个奸贼!
高藏恨不能他马上昏倒。
泉盖苏文的嘴角微不可查的颤动了一下,平静的道:“说。”
他越平静,众人越惶然,军士颤栗道:“援军本是去牵制,可路上发现了敌军的运粮车队,就去突袭,敌军死守,随后……伏兵……伏兵……”
泉盖苏文转身,神色瞬间凌厉,但却带着一丝不安。
这一切都被高藏看到了。
泉盖苏文大步进去,路过高藏身边时,他轻蔑的道:“你就像是一条狗!”
高藏无声低头。
泉盖苏文进了宫殿,晚些命令下达。
“令攻打新罗的大军回来。”
“派兵驻守苍岩,务必把唐军阻截在辽水对岸。”
“援军领军将领全家拿下。”
“……”
整个王宫都忙碌了起来。
泉盖苏文这才出来,身后,一个女人浑身赤果的躺在本来该高丽王躺着的床榻上喘息。
他站在寝宫外,从容整理着头发。
“先前有人和高藏私下勾结,全数拉到宫外,拖死!他们的家眷,男的斩首,悬首宫外;女子发往军中为营妓。”
“是!”
……
秋叶在长安城中缓缓落下,但并不妨碍这座庞大的城市继续繁华。
杜贺站在门外,看着阿福在收获后的田地里好奇的乱窜,不禁惬意的道:“等郎君回来,那是何等的欢喜。”
“欢喜什么?”王老二蹲在边上说,“说是宫中的昭仪越发的得势了,皇后和萧淑妃在拼命的诋毁,郎君回来怕是会陷进去。”
“不会。”杜贺摇头,“你不懂,这等事郎君只能在边上看着,没法出手。”
“有人来了。”
数骑进了道德坊,杜贺抬头,“是宫中人,邵鹏也在。”
王老二回头冲着里面说道:“宫中来人了。”
消息随即传到了内院的鸿雁那里,她急匆匆的去寻了卫无双。
“大夫人。”
卫无双在和苏荷说话,“进来。”
苏荷摸摸自己的肚子,愁眉苦脸的道:“你说我有没有身孕?”
鸿雁说道:“二位夫人,宫中来人了。”
卫无双点头,“去前院看看。”
苏荷拉着她,哀求道:“无双,你说我有没有孕?”
卫无双穿着半臂,被她这么一拉,胸口就敞开了些,不禁恼火的道:“我说了有,你偏生说无,你还要怎样?”
苏荷穿的是石榴裙,上身穿的是襦,起身后,石榴裙微微摆动。
二人到了前院,沙鹏正在和杜贺说话,见她们出来就笑道:“昭仪说大夫人有了身孕,让咱带着医官来看看。”
随后医官进来给卫无双诊看。
他抚须微笑道:“大夫人身体强健,这一胎却是极好的。”
随后他又交代了些饮食等方面的注意事项。
“多谢了。”
卫无双起身,皱眉看着苏荷,“过来。”
“我没有!”
苏荷脸都红了。
卫无双满头黑线,“让你来就来。”
邵鹏不解,“这是……”
苏荷磨磨蹭蹭的,“我说了没有,你偏说有。”
这女子真的讨打!
卫无双一把拽住她,“坐好。”
然后她对医官说道:“她和我月事断的一样。”
呃!
那不就是怀孕了吗?
这年头判断怀孕最准确的就是月事中断,老百姓没钱请郎中,就根据这个来断定自家娘子怀孕。
苏荷满面通红,“只是……我只是……”
“看看吧。”
医官的耐心极好,诊脉之后,再问了些情况,就起身拱手,“恭喜二夫人。”
苏荷一脸欢喜,却有些紧张的模样,“我以为是修炼多了。”
这人都丢到外面去了!
卫无双恨不能狠抽她一顿,却只能笑道:“多谢医官,管家。”
“大夫人。”
杜贺出现了,随后送上了一个锦囊,“这是喜钱,还请收下。”
“这个……”
医官看着邵鹏。
邵鹏点头,“只管收了,无碍!”
于是皆大欢喜。
等出去打开一看,医官不禁惊讶的道:“竟然是银子?”
邵鹏笑道:“难道能送铜钱?”
随后进宫,邵鹏去了武媚那里复命。
武媚正在看文书。
“昭仪!”
她抬头,把文书放下,“卫无双那边如何?”
“说是极好。”邵鹏笑道:“还有个好消息,那二夫人也有孕了。”
“这时日不对吧?”
武媚的眼中多了厉色,“难道……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昭仪越发的威严了,咱看着都怕……邵鹏说道:“说来奴婢也不信,那二夫人和大夫人都是一起发现的事,可二夫人一口咬定是自家修炼多了……”
武媚眼中厉色消散,捂额道:“苏荷竟然这般无知吗?”
“昭仪却不知,那二夫人最是娇憨,原先在感业寺时放纵那些人打麻将,遇到事情武阳伯出手去解决,麻烦事都不告诉她。”
这样啊!
周山象不禁有些羡慕,武媚笑道,“平安竟然对她如此,可见是真的喜欢。”
但凡是女人,谁不想自己的男人如此对自己?把外界的腌臜事都拦截在家之外,家中就是世外桃源。
但现实……
武媚拿起文书,她目前的现实就是协助皇帝处置政务,另外盯着皇后之位。
王忠良来了。
“昭仪,皇后那边咬牙切齿,说是宫中有祸害,宫外有奸佞,都该杀了。”
武媚抬头,淡淡的道:“她只会叫嚣。能做的也就是外面那些人。”
这些人指的是长孙无忌等人。
“昭仪。”
王忠良低声道:“柳奭和那些瓦岗老人交情不错。”
“可我不出宫,他能奈我何?”
武媚突然挑眉,“平安!平安坏了他们不少好事,若是恼羞成怒报复……此刻他家中只有两个弱女子,邵鹏。”
邵鹏一个激灵,“昭仪放心,奴婢这就去贾家提醒。”
武媚对王忠良笑道:“还请你回去给陛下请示,百骑能否调动些人去看着,至少在平安归来之前要确保安全。”
她说的很客气,但王忠良却微微弯腰,“昭仪客气了,奴婢这便去。”
晚些,邵鹏再度去了贾家。
“好,知道了。”
等邵鹏一走,杜贺寻了王老二。
“动手?”
王老二舔了一下嘴唇,“我本想跟着郎君出征,可少了一只手,怕是会成为累赘,不过对付那些贼人却不是问题。”
徐小鱼显得有些激动,“要杀人了?”
呯!
王老二一巴掌拍去,“杀个屁!二位夫人有孕在身,惊动了未来的小郎君怎么办?”
徐小鱼傻了,“你咋知道是小郎君?若是小娘子呢?”
“小娘子啊!”
王老二叹道:“也好。”
夜深人静。
道德坊的坊卒隔一阵子会巡查一番,打着灯笼四处瞅。
贾家就是重点巡查的地方,按照坊正姜融的说法:贾家出事,大伙儿都没好!
坊卒仔细看着,却没看到扒拉在墙头上的两个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