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32l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368 抓捕海冬青熱推-774hg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宗舒也不禁吓了一跳,完颜萍怎么找到这里了?
扭头一看,周围除了一起跟着搭建“山林立体作战网络”的奚族人,没有其他人。
火影–六代目 党的好同志田小平
李少言刚才也被吓得脸色苍白。
完颜萍几次差一点抓住这帮人,给大家造成的心理阴影有点大。
“宗申,不要这么吓人!”李少言也学着宗舒给曹宗申头上来了一记爆栗。
“少爷,快看,天上!”
天上有什么?
抬头一望,通过落了叶子的白桦林,可以看到几只海冬青正在头顶盘旋。
我考!又是海冬青!
天鹅是海冬青的主食,海冬青想捕杀也不会到森林里来。
天鹅都是生活在湿地湖泊的。
就算没有天鹅,海冬青捕食也会到草原、草甸等开阔地带。
到森林的上空盘旋,海冬青的目的,难道是旅游观光?
“舍予,这海冬青不会是来找咱们的吧?”李少言紧张了:“完颜萍知道我们会在这里?海冬青是她的?”
“不会,兴安岭这么大,他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宗舒说道:“不用管他,继续干活。”
不一会儿,海冬青又飞过了这里,这次共有五只海冬青。
宗舒这次算是明白了,这五只海冬青绝对是完颜萍放出来的。
海冬青,与金雕一样,是草原上空的霸主,自有其霸主的高傲,都是独自往来,不屑于与他鸟联手。
海冬青的食量也比较大,在一起飞,影响食物的捕捉。
这几只海冬青在一起飞,在这里来回盘旋,说明是经过驯养的。
完颜萍真是太聪明了,躲在这里,她也能猜得到。
这么一想,临潢府城内多出两家青楼,也许就如米花所判断的那样,也是完颜萍特意为他准备的。
“走,找米花去。”
宗舒心想,米花帮着完颜萍驯养过海冬青,他应该比自己更了解海冬青的习性。
说不定,会把这五只少冬青给抓到,驯化成自己的。
找到米花时,她也正在山坡一片空地边坐着发呆。
看到宗舒、李少言等人到来,米花站起身来:“宗师,这海冬青,就是完颜萍的。”
果然,完颜萍的注意力移到了这一带。
“但我们也不必害怕,”米花看到李少言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海冬青发现不了你们。假若三十多人同时行动,海冬青就会发出叫声给完颜萍报信。只要我们分开,就没问题。”
原来如此,海冬青毕竟还是动物,脑子哪儿有那么好使?
“就算是发现了我们,完颜萍也不一定马上派人攻打。因为我们奚族从平原逃到这里,金人是知道的。”
米花忽然展颜一笑:“完颜萍忘了,我会驯化海冬青。这五只海冬青,等于是完颜萍送给我们的。”
米花从家里拿出了鹰网和诱捕鸽,大家躲在窝棚后面,布置好了拐子和丝线。
刚布置完毕,米花发现鹰网长时间没用,已经糟了。寻常的网根本罩不住。
如果今天不能诱捕下来海冬青,明天就不一定会来。
今天实在是一个好时机,错过,也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米花,不用鹰网也可以,你只要把它引诱下来即可。”宗舒说道。
米花急忙摆摆手说:“宗师,不能射箭,不能让海冬青留下伤口。”
第一次抓捕海冬青可以用箭。已经驯成的海冬青,再抓捕他们,绝不能伤害。
如果伤害了,海冬青宁死也不会跟从新的主人。
“米花,我们不会让海冬青受伤。”宗舒转向李少言:“记不记得,欧阳锋怎么被鲁有脚给抓住的吗?”
李少言回想了一下《射雕英雄传》,有好几次抓到欧阳锋,最开始是挖陷阱,等欧阳锋掉下之后,用马踩。
最后一次,欧阳锋被冻成了一个大冰陀。
“就是黄蓉在帐后低喝了一句:倒水!”宗舒提醒道。
天价萌宝,爹地是谁 听晰
李少言猛地拍了一下后脑,唉,我怎么没想起来呢?
读了几遍《射雕英雄传》,怎么光知道看热闹,不知道付诸实践、活学活用呢?
米花没有看过《射雕英雄传》,听宗舒的解说之后,也是拍手连声叫好。
叫来了几个族人,搭了几个小毡帐,里面支起了锅,烧起了雪水。
米花在几个小毡帐的中间,放了一只诱捕鸽,而后拿出一大陀臭烘烘的东西出来。
“这是狼粪。点着狼粪,是为了吸引海冬青的注意,发现这里有鸽子。”米花说道。
狼粪点着了,一股奇臭扑鼻而来,让人忍不住想呕。
林中有风,但狼烟却不受影响,直直地向上。
“古之烽火用狼粪,取其烟直而聚,虽风吹之不斜。”吴非也跟过来,掉起了书袋。
果然,纯正的狼烟就是直的,当作烽火合适不过。
“大漠孤烟直”,说的应该就是狼烟。
狼烟徐徐上升,像一根白色的雾气缭绕的棍子直插天空。
“如果能引来五只海冬青,是最好的。”米花悄声说道。
此时,正在空中盘旋的五只海冬青发现了升上来的烟柱,桀桀地叫了几声,仿佛在沟通着什么。
雪舞扬的小童年
忽然之间,他们发现了这一片林中空地,空地上一只鸽子。
五只海冬青忽然收起了翅膀,直直地朝下直冲过来。
考,海冬青真是猛,收起翅膀,就是为了充分利用重力加速度!
在离地面只有三丈的时候,五只海冬青几乎同时张开了双翅,直扑下来。
狼烟也被五只翅膀扇出去一截。
狼烟就如同被折断了,中间的一截直接飞到了一边,散化成了一团烟雾。
两头的狼烟,仍然是直挺挺的烟柱。
五只海冬青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抓住鸽子就啄。
片刻功夫,海冬青就啄死了鸽子。五只海冬青开始认真地啄掉鸽子的羽毛,准备享受一场美味大餐。
不料此时,周边四个毡帐掀开,四大盆雪水同时向海冬青泼出。
海冬青甚是机警,正想躲开,却相互撞到了一起。
雪水罩住了海冬青,海冬青看不对劲,振翅欲飞,但翅膀却发硬。
刚风泼出的雪水,结冰了,将海冬青的翅膀冻结了。
五只海冬青都跌倒在地上,愤怒而无奈地瞪着圆溜溜的眼睛。
成了,成了,宗舒、李少言、曹宗申、吴非等人如同孩子一般跳将起来。
终于解除了空中威胁,大家不由得兴奋起来。
而宗舒想的却是,希望来更多的海冬青,依法泡制,再抓上个十来只!
于是就有了海冬青的侦察分队!
与金人斗争,从空中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