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2zg优美都市异能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ptt-第五十四章:白帝讀書-5bzto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小說推薦仙秦多元宇宙帝國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西昆仑,蟠桃树附近,嬴政与西王母相对而坐,面前则是一些新鲜的蟠桃。
西王母这位女神,嬴政和她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如果非要定义的话,属于熟悉的陌生人。
“金母,朕有话就直说了,此次到来,是想要借助金母对于金行之道的理解,斩出一剑,好更进一步,成就神族白帝。”
“如若金母愿意助朕一臂之力,那只需拿出聚仙旗,然后做好斩出这一剑的准备即可。”
说到这里,嬴政就拿起了一个比自己脑袋还要大一点点的蟠桃,啃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啃完了一个蟠桃,挺甜的,也挺好吃的,吃了一个之后,嬴政接着道:“至于回报,聚仙旗将会变成西方素色云界旗,成为神族白帝的象征之宝。从此以后,此宝之上将附着部分白帝权限!”
“等到下一个量劫之时,皇天肯定是不会露面了,皇天身上的诸多业位,也会一一的让出来。那时,谁先掌握了西方素色云界旗,那么谁就掌握了成就白帝的先机!”
而白帝这种位置,虽然确实很厉害,但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有神族皇者厉害,所以不需要担心,只能存在一个量劫。
聚仙旗能不成成为西方素色云界旗,还得看西王母能不能成为白帝!
如今这个量劫,显然是不可能了。
但若是嬴政愿意的话,那么此旗肯定会顺利进化,成就西方素色云界旗。
只有黑帝,才能确定北方玄元控水旗!
只有赤帝,才能确定哪件宝物是南方离地焰光旗!
同样的道理,只有始皇帝,才能确定,哪块玉玺是传国玉玺!
只有轩辕氏才能确定,哪一件由首阳山之铜铸造的宝剑是轩辕剑!
而这些特殊的灵宝,本质上也极高,位格也不低,一旦成就,好处多多。
“这一剑斩向谁?如何斩?目的又是什么?”西王母淡淡的道。
“此剑就是白帝的成道之剑!”嬴政肯定的道。
“魔祖罗睺乃是上一任白帝,虽然他的想法有些偏激,但也存在一些道理。洪荒,不应该存在那么多的长生者。”
一位长生者,如果做不到道君这样,顺天应人,那么他就是天地的毒瘤,是需要被杀死的。
道君就不一样了,道君身合世界本源,自身便是一道之源流,道君只要存在,道君开创的大道就存在,对世界而言,好处远远多于坏处。
可是寻常的长生者,凭什么和道君相比?
他们愿意在漫长的长生生涯中,每天或者每年都拿出一段时间来给世界做贡献吗?
不愿意!
绝大多数的生灵,都不愿意!
为什么?
其实很简单!
长生,一直以来都是无数后天生灵所追求的目标!
即使是极难调动灵气的纯物质世界,历代以来的帝王,有几个不追求长生的?
秦始皇追求长生!
汉武帝追求长生!
李二追求长生!
宋大还没来得及追求长生,就被宋二砍死了!
至于后世的帝王,嘉靖光明正大的求长生。
而那些没有大张旗鼓求长生的帝王,并不是说他们真的就对长生不感兴趣了,而是他们总结历代经验之后发现长生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除了帝王之外,普通贵族,王侯将相,但凡是有点实力有点追求的,有几个不想长生?
哦,打工人或许不想!
九九六福报的人,或许也不想!
但这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太苦了,要是长生的话,就不是苦几年或者苦几十年了,而是苦无数年!
但你要问老板们想不想,问资本家们想不想,问贵族们想不想,他们一定想!
长生,便意味着一切!
长生,便意味着无限!
长生,便意味着永恒!
可是一旦真的获取了长生,还能保持当年追求长生之时的那股旺盛到极点的斗志吗?
为什么那么多的故事传说之中,主角成仙之后的故事就没有了?
为什么那么多的神话传说之中,主角成仙之前和成仙之后,感觉就像是两个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按照气运流的说法,这叫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但实事求是的讲,这其实是个人想法、斗志、三观改变之后所带来的影响。
“后天生灵,在获取长生之前大多还愿意努力。那些精英们,也都愿意为了长生而做出各种尝试,可他们一旦获取长生,九成九的都会从此沉迷于享受。”
说到这里,嬴政默默的摇了摇头,就又拿起一颗蟠桃,吃了起来。
对于这种现象,嬴政也没有好的法子!
绝大多数的尊神,他们拥有着不朽肉身、不灭元灵、先天一气、永恒心灵,只要不被道君抹杀,那么基本上是死不了的。
看上去好像也不怎么样,不过是道君们随手抹杀的货色罢了,但是洪荒有多大呢?
考虑到洪荒的体量,再考虑到道君们的数目,想一想,一百万枚芝麻洒进了太平洋里,有多少鱼能很幸运的碰到这些芝麻?
都市 奇 门 医 圣
对于绝大多数鱼儿来讲,可能一辈子都碰不到这些芝麻,在他们的一辈子中,这些芝麻都是传说一样的存在,从来都没有见过。
或许有人会说,如果将鱼的生命看作是无限,那么迟早有一天,这条鱼会遇到这些芝麻,而且会遇到所有的芝麻。
从数学的角度来看,从概率的角度来看,这个观点是没错的,但前提是,鱼在遇到芝麻的时候,真的能看到芝麻!
鱼儿或许可以看到自己面前的芝麻,但是尊神们,真的可以看到自己对面的道君吗?
有几个道君,愿意让自己被尊神看见?
道君,便是一道之源流,周身道韵流转,在尊神的眼中,道君就是道,就是天地法则,偶尔看一下,这叫机缘,天天看,那就要道化了!
所以为了尊神们好,他们即使好运的遇到了道君,除非有缘,道君们也不会让尊神们看到自己。
当然,这种情况,在大秦之中要好得多,但是却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这个现象。
得益于大秦一直以来的宣传教育以及道君们时不时的露个面,所以帝国的国人们,在成就尊神获取长生之后,往往还可以奋斗一段时间。
但也只是一段时间,一段时间后,他们的斗志就会越来越少,越来越淡薄,直至有一天,他们会变成和熊二一样的超级大咸鱼!
胖橘:恶熊,我打开起点就看到你的请假条!
林二叔:熊二,我这里有九张月票,想要不?
长空:怎么又是一更?
……
即使是帝国的国人们,在获取长生之后,往往也只能保持几个或几十个纪元的旺盛斗志。
为何呢?
难道就没有那种一直能保持旺盛斗志,一直努力工作的国人?
这样的国人,亿万分之一都不一定有!
因为绝大多数的国人,他们根本就看不到自己成就道君的希望!
没希望了!
怎么看都没有希望!
失去了希望,斗志也就剩不下多少了。
可以说,一个小小的长生,差点儿就瓦解了整个大秦帝国!
长生好吗?
可是对于一个组织而言,一旦大规模长生普及开来,那么一个应对失措,这就是超级灾难!
哪怕是小行星撞击地球,都肯定比不上全民长生带来的坏处!
“对于一个世界而言,长生者数目一旦过多,便会破坏整个世界的平衡,总有一日,世界会因为这些长生者而走向灭亡!”
“对于一个组织而言,长生如果来的太过容易,也会轻易的瓦解这个组织。长生,实在是各种组织、朝廷、国家的第一大敌!”
“所以,陛下想要我斩出这一剑,斩断一切后天生灵、先天生灵的长生之路?”西王母问道。
“不错,从今往后,地神的寿元只有一万零八百载,天神的寿元,也只有一个元会。尊神的寿元,是一个纪元!”
“超过了这些岁月,便会迎来一次检测,如果身上的功德大于业力,则可以再活一会、一元会、一纪元。”
“而当这位地神活到了第二个会结束之时,将会再次迎来一次检测,一次判定,这一次不仅仅要功德大于业力,还要先扣掉他在过去一会之中,消耗天地资源所对应的功德气数,在扣掉之后,仍旧功德大于业力的,方可继续存在!”
“以此类推,除了第一次结束之时检测最为仁慈之外,后面的检测皆是如此,先扣掉自身对天地的消耗,然后在检测功德。”
说到这里,嬴政就站了起来,来到了蟠桃树的某个枝丫之下,轻轻的伸出双手,摘了一个蟠桃,吃了起来,也给西王母一段思考的时间。
“按照天道功德、天道业力,还是按照人道功德、人道业力,亦或者是地道功德?地道业力?”西王母问道。
“按照天道功德、天道业力来判断,但是,人道功德、人道气数、地道功德、地道气数,可以按照一定的比例折算成天道功德、天道业力。”
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天道之下,尽皆刍狗!
天道永恒在上,不偏不倚,至公至正!
而人道就不一样了,人道易变!
在人口较多,多到了世界难以承受之时,杀人就有功德。
这种时候,往往草原上会兴起真龙,然后真龙入侵中原,手起刀落,大屠杀跟吃饭喝水一样,然后人口就少了。
这种时候,炼气士若是出山对付真龙,反而会有业力加身。当然了,也不一定,因为人定胜天,人道易变,炼气士若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么便可以做到既拯救中原苍生,又灭掉草原真龙。
只要你够强,只要你有挂,那么就能改变一切。
“对了,如果是天地孕育而出的先天生灵,以及某些血脉特殊的生灵,寿元也可以长一些。除此以外,不同种族的寿元,也应该在人族寿元的基础上进行调整。”
“如果人族地神的寿元是一会,那乌龟一族无论如何也不能只有一会,那就不是促进世界发展,而是要灭绝乌龟一族了。”
“如果仅仅如此的话,即使没有妾身,陛下也应该能斩出这一剑才是!”
虽然一剑之下斩断众生寿元看起来很难,但西王母知道,这难不倒嬴政,即使嬴政对于金行大道的掌握不够,大秦帝国内部的白起、王翦他们这些杀胚们还能也做不到?
听到这里,嬴政微微一笑:“不错,如果只是斩断后天生灵的寿元,朕又何必来此寻找娘娘呢?”
“这一剑,不仅仅要斩断后天生灵、先天生灵的寿元,还要斩断道君的寿元!”
这一刻,西王母面带微笑,她在等嬴政的解释。
这一刻,嬴政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手,指向了介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紫霄宫。
“道君,本是大道之源流,对世界好处多多,但我们必须留给原住民们足够的机会。洪荒发展至今,已经是第三个量劫了,可是由于那里的毒瘤道君,真正崛起的本土原住民,实在是太少了!”
少到了和如今洪荒体量不匹配的程度!
洪荒这个游戏,要是想要真正的发展长远,那就要有足够的变数,这变数可以是游戏玩家,也可以是本土原住民!
本土原住民们的想法,才是最原滋原味的,或许他们的想法,不是最先进也不是最合适的,但也一定有可取之处。
“如今洪荒道君接近百万之数,原住民成道七八万,如果去掉老梆子们伪装的,可能是万儿八千,也可能只有千儿八百,甚至说不定,所有的新晋道君,都是老梆子们的化身马甲!”
“问渠那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
“所以,这一剑不仅仅要斩向后天生灵、先天生灵,连先天神圣,太乙道君,也都在这一剑的范围之内!”
“先天神圣,太乙道君的寿元上限是一个量劫,也就是一局游戏。上一局游戏结束之时,所有的太乙道君都会短暂的失位!”
“这个失位时间是九个纪元!”
“也就是说,当我皇天的时代结束之后,当下一个量劫开始之时,前九个纪元,洪荒是无法成就道君的!”
“这九个纪元,是我唯一赠与此方天地众生的礼物!如果他们能抓住机会,是真的有可能在九个纪元之后,一跃成就太乙道君的。如此,他们就从游戏NPC变成了游戏玩家。”
“多了这些变数,洪荒这局游戏才能变得更有意思,更加长久,而不是像眼前这样,全都是某些人物商量好的。”
说到这里,嬴政咳嗽了一嗓子。
虽然他说的很好听,但前三个量劫,何尝不是嬴政和某些道君们商量好的。
但还是那句话,表面上要有公平!
这九个纪元,就是嬴政给原住民们的公平!
理论上讲,那些紫霄宫内的玩家们,在九个纪元之内,也无法成就道君,那个时候就各凭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