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454章 討人厭的蛆蟲相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因为是男女皆可参加,不少人选择男女搭配,段勾琼远嫁闲常,现在亲自回来,和倪月杉一起合作,不少人的目光皆落在了倪月杉的身上,猜测这人是谁?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454章 討人厭的蛆蟲鑒賞
有人一眼扫去,目光便被倪月杉的相貌所吸引,久久难以转移视线。
“那个女人相貌如此出众,闲常的人?”有人好奇的问了一句。
其他人则是开口打趣:“没看到她和一个男子走的近,指不定早嫁人了!”
说着,一个扬鞭,人便驱动着马儿到了起跑点。
所有人准备就绪,小旗杆挥动中,有人高声宣布:“开始!”
一众人立即用球杆拍了拍马儿,马儿奔跑起来。
在场地中央放置一颗马球,而在场六组人,一共十二人,场地尽头分部六种颜色的球门,先进球的前四组人晋级,每一场马球淘汰两组!
段勾琼虽然马上技术不错,可马球不过是闲常刚传过来的,没人会觉得段勾琼就必然高别人一技。
比赛一开始,倪月杉便拿起了全神贯注的精神来,手中的杆子被她紧紧的握着,目光更是紧紧随着马球移动而移动。
景玉娥在与万燕决定组队时,就已经叮嘱过今天可以输,但倪月杉他们也必须输!
王上坐在观看台,看着一众年轻的少男少女围聚在一起,参加比赛,便觉得自己也跟着朝气了起来。
他笑着撸着微卷的胡须,开口:“年轻就是好啊,若是寡人再年轻一点,一定也去参加了!”
段勾琼和倪月杉皆发现景玉娥总是纠缠于他们,不允许他们有接触马球的机会,用马儿直挺挺的挡在他们的身前,景玉娥这样做,等同将自己的胜利机会也给葬送。
倪月杉目光冰冷的看着景玉娥,景玉娥嘴角扬着一抹笑容,虽然只是简单的眼神交汇,可那神色已经足以说明一切,她在得意。
段勾琼显然瞬间就恼了,一个用力,手中的球杆拍在景玉娥的马匹上,景玉娥的马儿明显暴躁了一下,景玉娥狠狠瞪向段勾琼。
段勾琼威胁道:“少在这里针对本公主,否则,本公主当众将你踩死在马蹄下!”
二人对话间,倪月杉已经追着马球跑开了许远,自己抢马球的同时,还要防止旁人将马球夺走。
此时有一男子对倪月杉的方向吹着口哨:“这位姑娘,马技不错啊?不知道想不想赢?要不要哥哥我让让你啊?”
那人明显一副纨绔的表情,勒马在倪月杉的身旁,手中的球杆也成了他耍帅的工具,不停的在手上转着。
倪月杉冷着脸,没搭理,此时段勾琼赶了过来。
她在一旁蹙着眉怒道:“呸,你这个登徒子,赶紧滚开,不然本公主在父王面前告你状!”
然后一竿子拍打在那男人的马儿上,致使马儿狂奔,差点害的人从马背上掉下去。
此时景玉娥也来了。
她轻笑着看着倪月杉:“听说这场马球比赛是王上为了你办的,今日你若是赢不了,在王上面前,你不过是个顶替勾琼公主的无耻之徒,到时候王上对你印象一落千丈,不知道会不会就此毁掉和平盟约,将你抓了处死?”
她的话,倪月杉只是冷冷的听着,不甚在意。
之后倪月杉对段勾琼一句叮嘱,“快,看球!”
倪月杉那挥球杆的手势,证明球朝她这边滚来,景玉娥双眼一亮,低垂下头,手中的球杆已经做好了准备挥过去,抢个一球。
谁知,倪月杉狠狠一杆子甩在景玉娥身上,怒道:“惹人厌的蛆虫!”
景玉娥疼的额头冷汗直冒,段勾琼跟着一杆子挥开,拍在景玉娥的马匹上,马匹奔跑起来,景玉宸想张口怒骂还击的机会也没有。
而倪月杉与段勾琼已经策马奔向了马球所在地……
“黄方进一球,中场休息!”
一共六组,现已经有一组晋级……
倪月杉和段勾琼有些遗憾的勒马停下,景玉娥一直在捣鬼,耽误他们好好打球!
段勾琼安慰道:“没事的,就算我们被景玉娥害的垫底了,但父王为人只是表面严肃,内心实则就是个普通人,不会冷酷无情的随便杀人!”
“而且错也不怪你啊,本公主就算不找你替嫁,也会找上其他人去!”
中场休息的口号不过刚喊完,就见邵乐成和景玉宸朝这边缓步走来的身影。
段勾琼开心的展开双臂,主动朝邵乐成飞快跑去。
倪月杉对景玉宸笑了笑,也跟着走去。
之前与倪月杉搭讪的男子,对他身边的人说:“你说那穿白衣的男子是谁?真是那姑娘的丈夫?”
“你好奇?那就去打听啊!不过,成亲了也不要紧啊?”
男子摩挲着下巴,没觉得两个闲常的人,是他们身为羽都的王公贵族惹不起的……
季涛一副受教的表情:“言之有理!”
“刚刚在马球场上,勾琼公主他们两个明显与另外两个闲常的女子有过节,你不如去那边打听打听。”
季涛再次受教,他笑眯眯的看着他:“好兄弟,若是我抱得美人归,一定请你喝好酒!”
然后擦了擦即将流出来的口水,朝景玉娥和万燕走去。
景玉娥一听是来打听倪月杉的,她微微愕然之后,笑着开口说:“这位公子,如果我帮你,你给我什么好处呢?”
季涛意外,随即笑了一声:“你想要什么好处?”
“我想让她身败名裂!”一句话,在口中咬牙切齿的说出……
万燕眸光闪烁,但她并未吭声,只默默的坐着。
超棒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笔趣-第454章 討人厭的蛆蟲推薦
休息片刻后,很快一场又重新开始了。
所有人重新各就各位,这次少了一组,显然压力更加大了,倪月杉和段勾琼的每一次击球都被景玉娥和万燕阻碍的死死的。
而另外三组则有了更多的时间互相争夺,很快一场又结束,而结果是,倪月杉与段勾琼再次错过晋级。
二人对视一眼,倪月杉突然笑着说:“就算我们最后赢了,可后面还有其他队伍也会晋级上来呢。”
段勾琼疑惑:“然后呢?”
“与其输的悲惨,倒不如,输的畅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