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線上看-第0797章關平的小伎倆被我看透了(求月票)閲讀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诸葛亮开始在益州进行募兵事宜,并且给主公送信同意关平的这个计策。
汉中不容有失,那就需要定国攻破长安,打破僵局,逼曹操从汉中远遁。
曹老板在中原实行的是世兵制,就是兵户世世代代当兵,兵户后代不许与齐民通婚。
诸葛亮承袭的是大汉募兵制,加之益州蓄奴风气严重,一般不会把士兵给将领成为私人财产。
但如今刘备作为外来政权,刚刚站稳脚跟,对于益州本地豪强私募部曲是采取默认态度的。
否则也不会上来就要娶了吴夫人,作为拉拢豪强的手段。
可在益州谁若是敢公开征召奴隶,那就律法招呼了。
故而益州本地豪强累世拥有部曲的情况是有的,诸葛亮对此只能人为进行调控,封他们为官,送往前线。
即征召一人,便能得到数百上千的士卒充军。
这种做法存在着一定的隐患,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且鉴于三巴之地的板楯蛮先前是臣服于张鲁的,诸葛亮也给庞羲去了一封信。
命令让他出面说服新的七夷王,可以从三巴小路进入汉中,领军前去救援被围在南郑县的师君张鲁。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以此来减缓曹军的攻势,板楯蛮的战斗力那可是不弱。
定军山前线也开始忙碌起来。
马超兴冲冲的带着命令直接就返回下辩县,此次他要带领麾下的羌人氐人重新杀回凉州。
阎温,你这个叛徒给老子等着!
马超的旗帜随风飘扬。
这一次他一定要在凉州掀起风雨来,正好复仇。
至于老将军黄忠汇合严颜,开始对夏侯德驻守的天荡山展开了针对性作战,焚毁粮草的行动一触即发。
张三爷接到自己大哥的书信后,马超分别,二人从武都郡各自散开。
一个走向祁山大营的方向,一个沿着散关道,赶往陈仓支援自家大侄子。
武都郡太守苏则也随着曹洪等人一同进入汉中。
如今武都阴平二郡完全成了空白区。
先前阻碍曹操的氐人部落被他给屠了,等到关平等人到了下辩县。
马超又率人攻杀心向曹操的氐人部落,为先前的部落报仇。
武都阴平二郡的氐人被曹刘两家扫荡一空,剩下的大多被马超整合起来,随他远征凉州。
可以说,这二郡如今除了老弱病残,大抵上是没有什么青壮人口了。
战争就是如此的完蛋,小势力只能依附于大势力,若是想要骑墙,那只能是死的更惨。
~
百二秦关,盖言秦地险固,二万人足可以当诸侯二百万人。
关中地势险要异常,钟繇只要死守长安,凭借地势之险,关平是难以取得成功的。
想要攻破长安,关平所面对的前景是极其严峻的。
司隶校尉钟繇伙同雍州刺史张既,派遣费曜领兵五千人马,奔着陈仓而去。
无论如何,先打他一下子,跟关平一些压力。
即使派出人尝试收复陈仓后,但是钟繇依旧不敢怠慢。
多次派出细作走其余四条通往汉中的道路,前去打探消息。
周鲂领兵七千余人,攻打郿县,也就是昔日董卓所屯军的坞堡。
那里在二十多年前曾经堆满了财宝以及足够支撑三十年的粮草。
但随着董卓的覆灭,坞堡的财富与粮食全都被席卷一空,但是这修建的堡垒却留存了下来。
可以说坞堡是董太师准备养老的地方,故而修建的极为坚固。
纵然二十余年过去了,也不见得有什么太大的破绽。
但总归已经被废弃了,且只有数百郡兵驻守,投降也只是时间上的关系。
费曜领兵到达槐里县后先行前往武功县,准备救援郿县。
众人全部驻扎在槐里县,观望战事。
县衙的大厅内,钟繇眯着眼睛道:“攻打郿县,关平他下一步,莫不是想要攻打长安?”
张既摇头道:“不可能,长安尚有万余士卒,就算关平他领兵三万,也休想打的下来。”
长安城虽然已经破败不堪,总归是皇城内破败,城墙以及内城都在慢慢恢复生机。
赵俨眯着眼睛道:“也不排除这种可能,关平用兵向来大胆。
万一他就是想要趁机拿下长安,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赵俨的一番话,说的倒是让人认同。
如今丞相他粮道被断,必定会远走祁山大营,从凉州回到长安。
“不得不防。”
钟繇可不想失去长安,那丞相他远走凉州,也无法返回关中了。
“诸位且先等待消息,我等派出大量细作,就不信没有人与丞相联系上。
丞相若是退兵,必定会叫我们做好接应准备的。”
赵俨说完之后,就有人从外面跑进来,说是丞相送来的密信。
几人颇为惊讶,时机来的也忒巧合了一些。
钟繇接见了送信的士卒,也不顾他旅途劳累,直接发问,前线到底是怎么回事。
士卒直接就说清楚了丞相的安排,就是要走祁山大营,从凉州绕道萧关走回来。
然后让他肆机夺取陈仓,吸引关平的视线,免得他们发兵凉州追击。
否则损失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这是曹老板在出发前送出来的信件,至于新的消息还没有传达到钟繇这里。
钟繇若是待在长安内,还得过晚一天才能得到消息。
他仔细瞧了丞相的印章,这不是假的。
关平他俘虏了杜袭才骗了陈仓守将毌丘兴,这份密信要是假的,只能说明丞相也落入了关平的手里。
但钟繇相信,这是不可能的事。
“如今丞相的处境不是很好。”赵俨叹了口气,这是显而易见的。
本来就粮草缺乏,如此多的人行军,掉队的人应该不少。
再加上背后刘备会咬上几口。
又是伤筋动骨的一战,全都败关平所赐。
若是再次上演华容道的事情,赵俨可不敢肯定关平会放过丞相的。
“但愿费曜将军能够大胜敌军,鼓我士气。”钟繇衷心的感慨了一句。
对于丞相的要求,钟繇张既等人也是要执行起来的。
攻打陈仓,这也是一件难事。
“那是否还要从长安调拨兵马?”赵俨又追问了一句。
丞相要求己方试着从侧翼攻打陈仓,最好能够击溃关平的守军。
但是陈仓到底有多少士卒,众人皆是不清楚。
关平防守的很是严密,许进不许出。
听闻他甚至已经派人出城砍伐树木,全都搬进城中,就是为了防止敌军利用树木制造工程器械。
“还是要调拨人马的。”钟繇看着赵俨道:“我等依旧需要征兵,此事就劳烦你了。”
“喏。”赵俨应下声来:“我等还想向河东郡讨要一些人马。”
第二日,钟繇在厅内练习书法用以静心。
同样没让他等太久,便有细作带着消息回来。
钟繇当即召见,他是从子午道回来的。
“启禀校尉,大喜事啊,小人在道路上打听到,丞相他已经拿下了汉中。”
“什么!”
钟繇当即就站起身来,手里捏着的笔,也忘了扔。
“你说的可是真的?”
“小人不敢欺瞒校尉。”
“哈哈哈哈。”钟繇忍不住放声大笑。
张既同样拍着手说道:“当真是妙啊!丞相吉人自有天相,拿下汉中。
那纵然是陈仓被关平所占,那也无济于事。”
“可打探清楚了,丞相他是怎么拿下汉中的?”钟繇又细细的问了一句。
“据说是几千头麋鹿在夜间冲击了张卫的大营,然后他就跑了,丞相顺利拿下阳平关,张鲁就投降了。”
钟繇与张既对视一眼,皆是有些不相信这事竟然会是这般发展的。
在山中有几千头麋鹿夜袭张卫的大营?
这事听着怎么就如此的邪乎,不可信呢!
“如此一来丞相在汉中站稳了脚跟,甚至可以反打刘备一波,吞并蜀中。”
钟繇摸着胡须面带笑意,得陇望蜀也未尝不可啊!
雍州刺史张既又问了问细作,与他讲的消息的人是如何得知的。
细作只说是赶路歇脚之人。
张既点点头,让他先下去休息。
二人陷入喜悦当中,关平的威胁,不足以再困扰着他们。
没过一回,从褒斜道、傥骆道、峪谷道都传回消息,说是赶路歇脚之人告诉他们丞相已经拿下汉中。
四条道路全都有人恰巧告诉他们的事情,到底是让钟繇等人起了疑心。
“元常,此事不对劲。”张既直言说道:“怎么四条道路就恰好有歇脚的人知道这个消息。
尤其是丞相还没有给我们传回来消息。”
钟繇也是赞同的点点头,方才喜悦的心情一下子就被冲淡不少。
如今看来,极大可能是有人布局,想要己方放松警惕。
毕竟他们才得到丞相要退走阳平关,转道凉州的密信。
“莫不是关平他在暗中捣鬼?”赵俨觉得此事极其有可能是出自关平之手。
目的就是在于混淆视听,扰乱己方的判断。
“极有可能。”钟繇率先开口道:“我就感觉几千头野麋鹿帮助丞相大败敌军,此事太过悬疑,一点都不像是真的。”
钟繇说的这点,其余二人也都表示同意,一听上去就跟假消息似的。
丞相是如何驱使几天头野麋鹿冲击张卫大营的?
此事存疑。
若是张卫驱赶数千头野麋鹿袭击己方大营,钟繇等人倒是觉得有些可信。
毕竟他们可是五斗米教的信徒,万一会什么驱兽的手段,也正常呢。
“我们坐下来分析分析。”赵俨沉声说道:“假如,我是说假如丞相拿下汉中是关平故意散播出来的假消息。
我们大可想一想,他的目的在哪?”
“是啊,他理应散播的谣言是丞相远走凉州,如此一来才能打击我方士气,
可竟然散播的是丞相拿下汉中一事,着实不能让人理解。”
钟繇一时间想不出来,关平为何要做这多此一举的事情。
“那我们就站在他的角度想一想。”雍州刺史张既道:
“从他派兵攻打郿县,到派人散播丞相拿下汉中的谣言,我觉得他就是想要让我们相信他要来打长安。”
“让我们相信他会来打汉中?”钟繇眯着眼睛一时间没理解。
“你们想啊,只要丞相拿下汉中,那陈仓就成了鸡肋,
从蜀中回到关中还剩下四条道路,那我们就不必把视线放在关平身上。
如此一来,方可他从中取事啊!”
“如何取事?”
张既把自己的思路理清后:“我猜测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西征凉州,在凉州与刘备前后夹击丞相。
先东打长安,以及派人散播谣言,皆是为了让我等放松警惕,做出防守态势。”
关平他想要西征凉州!
这几个字一出,便让钟繇脑袋一震。
是啊。
既然丞相他准备要从凉州绕行,那关平占据了有利地势陈仓,
为何他就不往西进入凉州,去堵丞相呢?
就如同华容道的时候一样啊!
怎么就忘记了这个教训?
“那我们就该猛攻陈仓,黏住他。”赵俨理解了丞相让己方攻打陈仓的真正的意思。
就是不给关平机会,让他安心如意的西征去堵丞相的后路。
“那我便从长安再抽调五千人马,前去支援费曜将军。”
钟繇本就是要用五千人马,驻守槐里县,层层阻击,不让关平靠近长安城。
“长安还剩下五千人马,守城问题应该不大!”
赵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更何况他这边的征兵也开始了。
西安城墙高大,就算是用民夫守城,只要听从号令,没什么解决不了的。
“报。”又一名负羽士卒飞快的跑进来:“校尉,费将军战败。”
“什么?”
钟繇没想到己方战败的消息会如此的坏,他想要听到的是胜利的消息。
“到底是怎么回事?”
“校尉,敌军实在是狡诈,那郿县已经被他们攻破,可硬生生被他们给演进去了,敌军做出没有攻克的样子。
故而费将军领兵进入城中,遭了埋伏,折损大半,带领剩下士卒跑到了武功县驻守。
但是敌军并没有追击太久,反倒是押送俘虏返回了陈仓。”
钟繇忍不住后退半步,如此还算是没有正式碰到陈仓墙根,就已经折损如此多的士卒。
张既却是关注到了敌军赢了之后,竟然选择主动退军,看来必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