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白骨大聖 ptt-第352章分享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其实。
晋安刚才跟祁老头没说完的话,他想说的是,建庙人带人朝古墓三叩九拜才逃出生天,而不是朝墓主人跪拜才逃出去,那个雷公尖村挖出的陵墓,问题是出在陵墓本身,而非墓主人起尸作怪?
虽然这两个都是死物。
但前者的结果比后者更让人毛骨悚然。
那意味着古墓年代久远,有了“活”性?
当初那古墓只是个贵人墓,就已经那么邪门,连懂得玄门妙术的建庙人都栽了个大跟头,他们眼下所面对的庞然大物人形陵墓,极有可能就是掏空山神遗骸所打造的古墓,论邪性,何止强出百倍千倍,所以祁老头才会慌神阻止晋安点破真相,唯恐到时候会有不详厄难降临。
当时的晋安,想到了昌县那株千年老阴木的青钱柳,未被点破真相前,是受世人敬仰的神木,是以身报国的大儒。
最终被人点破千年前卖国求荣,篡改历史真相后,当头喝棒惊醒梦中人,神木变阴木,大儒变成了屠夫,刽子手。
那一次的场景,晋安至今记忆犹新,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层,所以他才点到即止,没有说完全部话。
这年头不管什么东西一旦上些年头,碰到怪诞的几率都会大增。
不过,这暂时只是一个猜测,作为盗墓贼经常钻地,最熟悉陵墓,见多识广,所以晋安看向红玉姑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或者是推翻他和祁老头的推。
身上既有常年下地的土腥味,又有经常接触尸体的尸臭味,红玉姑娘干的是什么勾当,自然不用猜也知道,肯定也是位民间厉害的倒斗的。
只是,削剑接下来的话,却吸引走大家注意力,地上血迹消失?大家转头看向削剑所指的方向,那里倒着有具身首分离的老乞丐尸体,尸体还在,可地上的血迹不见了。
这一看,大家伙的后脖子白汗毛寒炸起来,就连晋安也忍不住皱起眉头。
啪嗒,啪嗒。
在空旷幽寂的玄宫里,晋安踩着急步,找到另外几具尸体,都是如出一辙的血迹消失,尸体还在。
“这……”
就算队伍里几人见识过不少邪术,盗墓碰到开棺起尸,也被眼前这幕惊得有些心头涌起一股寒意。
他们现在可是身在地宫,这里本就是阴气重的古墓。
而且这里不是普通凡人的陵墓,而是道场福地里的陵墓,说直白点,哪怕是诈尸都能随随便便诈尸出个千年尸王来。
所以。
在这地宫里哪怕发生一件再小的怪事,都有可能是足以要命的事。
如何能不叫这些人紧张?
此时,晋安走到有一圈地砖有明显烧焦痕迹的空地,说出一句更让人心头发毛的话:“你们有谁发现,这玄宫里少了一具尸体吗?”
“那个被炸成稀碎肉沫的黄袍肥胖男尸体,好像少了,连一丁点碎肉沫都没看到。”
大家伙这一找,果然发现地上死人丢失了一人。
“会不会是他还没死绝…乘刚才我们没注意到,假死复活逃走了?”这次开口说话的,是那对高氏兄弟。
好吧。
面对大家犹如看白痴的目光,高氏兄弟闭上嘴,他们也觉得这事没可能。
当时大家都是有目共睹,那黄袍胖男人被炸成稀烂,拼都拼不出全,又怎么可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死而复生逃走。
想到这,大家觉得遍体一寒,这玄宫黑暗里吹出的寒风好像更强了,冻得连四肢都开始有寒意。
说实话。
这时候哪怕是反应最迟钝的人,都开始疑神疑鬼起来,这地宫好像…正在吃人!
“红玉姑娘你觉得呢?”
晋安见大家开始疑神疑鬼,就连老道士也受到几分影响,抬头看头顶黑暗壁画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他转头看向那用浓郁胭脂香粉掩盖身上尸臭味的丰臀**女子,重新问刚才的问题。
浑身都透着古怪,一路上都未开口说过话的红玉姑娘,嗓子粗厚得像名男人声音:“我和祁老先生是一致看法。”
晋安皱眉,一致看法吗?
这时,那对高氏兄弟时不时扭头看看玄宫门口方向。
“怎么?”晋安看向这二人,以为他们有什么发现。
高氏兄弟当然不会主动说他们怕晋安一人独大后,担心会被杀人夺宝,所以一直都想等玉京金阙高手和镇国寺高手回来钳制住晋安,兄弟俩对视一眼后回答道:“玉京金阙高手和镇国寺高手一去这么久,一直没有回来,大家不觉得很奇怪吗?”
被这么一提,大家这才想起来,徐安平和千石和尚自从追凶出去后就一直再未回来,于是都来到玄宫门口想看看外头是什么情况。
结果还没走到玄宫门口,漆黑一片的地宫里传来凄惨,绝望的惨叫声。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啊!我好痛!有没有人救救我!”
“我的眼睛好痛!”
“什么都看不见!”
“救救我!救救我…我好痛!好痛!”
听着这熟悉的惨叫声,在场每个人都是脸上神色一变,居然是那名手捧蓝宝石眼珠子,已经死了的风水师又去而复返了。
晋安来到玄宫门口朝外望去,地宫身处于地下,没有照明的光源,整个乌漆嘛黑一片,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什么都没看到。
但惨叫声却在地宫里清晰回荡,似乎还有水花溅射声,声音正在朝玄宫这边走来。
“小兄弟,肯定是萧自明又把这死人给引回来了。”老道士站在晋安身旁,低声嘀咕一句。
晋安倒是没把那死人放在心上,大不了给它一箭,一箭不行就两箭,他就不信还有他手里石弓杀不死的东西。
老道士又轻声嘀咕一句:“不过奇怪的是,徐道友与千石和尚一路追出去,按理来说应该会碰到死人才对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晋安心头一动,问身旁那几人:“说到这死人,我们在来的路上,一路上共碰到两个死人,那两个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晋安省掉一些细节,大概说起在停尸间塔楼和石桥见到的两个死人情况。
“多亏了没有去触霉头,没有去杀‘暨九’…暨九就是你们在石桥上碰到的那名古怪死人风水师。”听了晋安介绍,祁老头一脸庆幸的看着晋安三人。
按照祁老头所说,当初过石桥时,队伍里有好几人起了贪心,拿出匕首去挖镶嵌在石桥上的那些宝石,或是去挖何首乌。
最先发病的是挖何首乌的人,就跟晋安和老道士之前猜测的一样,他误以为这地宫里的何首乌也是跟外头神殿里的奇花异草一样是灵株,迫不及待的就吃下何首乌。
结果吃下没多久,就开始不停抓皮肤,尤其是后背皮肤挠破了还一直抓不停,直到最后皮肉抓烂了,还是不停挠后背,简直跟发疯一样疯狂。
接着大家就发现,从他后背抓烂的皮肉下,破皮而出的长出一团肉疙瘩,越是抓烂皮肉,那肉疙瘩一沾到人血就跟蚂蟥活过来一样,快速生长。
而队伍里第二个发病的是暨九。
那叫暨九的天师府风水师,财迷了心窍居然伸舌头去舔蓝眼球宝石,大家一路上都被吃了何首乌的人吸去注意力,并未察觉到暨九一路上的种种古怪行为,等察觉到异常时,一切都已经完了。
“那些眼珠子一样的宝石,是邪灵附着,人怎么都杀不死,反而越闹越凶,最后还是小凌王亲自动手,刺瞎它两只眼球,这才摆脱了此物的纠缠。”祁老头心有余悸的说道。
似乎当时的场景,远比他所描述的还要更加凶险。
祁老头最后说道:“也就是在那场混乱中,没人照顾那吃下何首乌的人,也不知他最后是怎么重回八角塔楼躲在棺材里,估计他也是在躲避暨九的追杀吧。”
老道士在一旁听完描述,忍不住对有先见之明的晋安竖起个大拇指。
既然这暨九是个怎么都杀不死的怪尸,晋安也不打算在这玄宫里浪费时间了,打算直接去左殿,通过暗室前往中庭玄宫,避开与怪尸的无谓纠缠。
可谁也料想不到,他们接下来一路是事事不顺心,就跟他们后脖子冷嗖嗖阴风一样毛骨悚然。
“等一下!碰到石头树后变成了石头的死人,怎么不见了!”
发现异常的是那对高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