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94章 解決十里屯的暴亂相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方琼的话一出,众掌门探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苏青之。
苏青之尴尬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放肆!”
主位上的冷千杨徒手将青玉茶杯捏成粉末,扬在空气里。
“生有丹凤眼的人可太多了,方掌门此话有失偏颇。”
“就是,我闺女也是丹凤眼,难不成还是我闺女干的不成?”
“我们现在讨论的重点是怎么攻克红梅香,有点偏题了吧!”
众掌门看仙君的脸色阴沉至极,纷纷开始岔开话题。
方琼擦着额头的冷汗定定神,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启禀仙君,我派中了此香的弟子自暴自弃,一人感染数人,临死时曾喊过一句口号!”
“称霸三界,唯我独尊!红梅圣女,寿与天齐!”
堂下的众位掌门皆是满脸惊惧,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脖子。
这句话一传十,十传百,所有感染红梅香的弟子好像都说过。
红梅教主其心可诛!
“请仙君主持公道,还三界一个安宁!”
“恳请仙君主持正义,铲除红梅教!”
众掌门义愤填膺,俯首跪地大声喊道。
嘹亮的喊声冲破屋顶,冲上云霄抖落了屋檐上落下的雪。
主位上的冷千杨捏着手里的茶杯转了转,暗自思考对策。
“广发三界,征集神医攻克红梅香,速办!”
“扩建十里屯,将所有门派中感染的弟子都安置进去,我去看看。”
冷千杨单手负后率先出了书房。
苏青之余光瞥见他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离去,忽然下定决心跟着走一趟。
红梅香是三界的公敌,作为魔界领导人,于情于理自己都不该坐视不理。
“仙君可否戴上弟子?”
苏青之小跑两步,上前扯住冷千杨的衣袖摇了摇。
“胡闹什么?”
冷千杨沉着脸说完就后悔了。
眼前的小弟子眼眶微红,急的脑门都冒出了细汗。
魔界也出了不少感染的人,小宝怎会不着急。
“跟紧我,别乱跑。”
冷千杨伸出温暖的手掌摸了摸她的脑袋。
“弟子遵命!”
熱門都市异能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94章 解決十里屯的暴亂鑒賞
苏青之冲他躬身行了一礼,客客气气地说道。
姑遥城外十里屯。
白雪皑皑,天地间寂静一片,沿途可见不少被雪压断的树枝。
众人提着袍子的一角走的惴惴不安,眼神开始疯狂地交汇。
“才十二月就连着下了五场暴雪,三十年来从来没有过的异兆。”
“可不是,红梅香蔓延又大雪封山,这是上天示警,要有大事发生了。”
苏青之侧目打量着冷千杨见他脸上风轻云淡一副万物空灵的神情。
仙君如此镇定,莫非他已找到了破解之法?
“人心不能乱。”
冷千杨的步伐走的沉稳有力,遥望着远处的房舍淡淡地说道。
他的话一出,众人立刻鸦雀无声。
苏青之对他的敬仰之心又深了几分,他当之无愧是修仙界的主心骨。
只怕红梅教教主也是这样想的。
“这么多人,他们是来杀我们的,兄弟们拼了!”
“把我们的毒血传染出去,让他们也跟着一起受害!”
“反正老子要死了,拉个小娘们垫背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十里屯门口聚集了数万民众,人人持着火把棍棒神情戒备。
灵虚派的弟子虽然尽力在维持秩序却依然无法控制场面的混乱。
苏青之与冷千杨对望一眼,彼此都心领神会。
这分明是有人挑头闹事,为的就是天下大乱。
“仙君在此,尔等喧哗什么,都给我退后!”
“你们恶意传染病毒简直居心可诛,依我看不如直接杀得了!”
元庭和方琼,一个强压一个暴力,皆是要引起众怒的节奏。
“灵虚派与你们共进退。”
冷千杨收起手中的扇子,弯腰抱起队伍最前首约莫四五岁模样的小男孩。
简简单单一个举动,震惊四座,小男孩的父母瞬间就红了眼眶。
“仙君,这怎么使得?”
男孩父亲紧张地用衣袖擦着冷千杨衣衫上沾染的泥点。
他紧抿着嘴唇,昏黄的眼珠子忽然迸发出强烈的酸楚,转身与自己的妻子抱头痛哭。
“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良民,清清白白,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呀我。”
“风里来雨里去,我们一家老小就靠胡辣汤摊子过活呀。”
“买胡辣汤的那个人怎么就这么黑心,把血滴在我汤锅里,呜呜。”
他俩一哭,举着棍棒僵持的那些人想到自己的伤心往事皆是面带悲戚。
现场一片和啜泣和吸鼻涕的声音。
红梅香,红梅教主,这群狗东西!
都是他们害的我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都是他们搞的鬼!
“打倒红梅教,打死红梅圣女!”
“打倒红梅教,打死红梅圣女!”
苏青之看向愤慨至极的人群,发现刚才煽动大家的那几个人不见了。
一只老鼠坏一锅汤,是得想个法子揪出那几只老鼠。
“小宝,跟紧我。”
冷千杨抱着孩童在前面走,水云纹的靴子在雪地上踩出脚印给苏青之开路。
一串一串的脚印绵延着通向前面的木屋。
苏青之心里泛起一丝暖流,忽然觉得雪天不冷了。
她体质偏寒一向最怕冷,也最讨厌雪天出门。
可看着这些脚印,忽然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有仙君坐镇,这场三界浩劫一定会过去的,一定会。
十里屯木屋里。
“仙君,这个叫段云安的小娃娃情况如何?”
苏青之看冷千杨诊完脉沉默不语,追问道。
昨日在一品居听丹七讲述,魔界感染的那些人虽然按照自己的指令设了隔离区,但是诊治效果并不理想。
谭弟跟宋紫云日夜在做实验研究,两个人的头发都有些秃顶的迹象。
谭弟十岁身居高位,之前熬白头发已经够累如今又要秃顶。
本尊有时真是后悔将这幅重担压在你身上。
赶紧麻溜的找到杀父仇人,回魔界算了。
至于仙君,等他能接受自己杀人的事再说吧。
苏青之从衣衫里掏出一颗橘子糖喂给段云安见他咯咯笑着,双手一拢抢过糖吞进肚子
里。
他的身子瘦成了皮包骨头,越发显得眼睛如铜铃,看起来能占小脸的一半。
幼子何辜,造此大难?
苏青之心里酸楚,软语哄道:“别急慢慢吃,哥哥这里还有!”
“是橘子味的!”
“哇,好酸甜!”
小男孩吃完糖伸出双手示意苏青之抱眨眨眼睛说:“我告诉你个秘密,你再给我五个糖咋样?”
“我的小伙伴都没有糖,我要送给他们。”
“哇,那一定是个不得了的大秘密。”
苏青之顺手将孩子抱在自己怀里,用锦帕擦了擦他脸上的灰尘。
“我认识偷偷卖红梅香的坏人!”
小男孩用极低极低的声音在苏青之耳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