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神秘復甦笔趣-第八百九十九章分析閲讀

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众人还以为杨间真会动手干掉老鹰,没想到这转而竟袭击了地面上那一动不动的王善尸体。
这种举措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所以人甚至想都没想过,躺在地上的王善尸体就是鬼,要知道王善可是第一个受害者,而且之前都表现的一直很低调,并且很不起眼。
毕竟一楼混上来的信使,要能力没能力,要威胁没威胁,炮灰一般的存在,谁会去留意?
结果。
当杨间手中的棺材钉袭击王善尸体的那一刻,那冰冷僵硬的尸体竟诡异的抽动了一下,随后还发出了一声宛如厉鬼一般的凄厉叫声。
尸体仿佛诈尸活了过来。
这种现象的出现已经很能证明问题的所在了。
王善的尸体的确是存在着问题,不然一具好好的尸体怎么可能突然有这样诡异动静。
“这怎么可能。”柳青青惊住了,她无法相信,王善会是混来的鬼。
这简直是违背了常理。
王善可是跟着杨间一起来到四楼的,期间一直都没有脱队,根本就没有理由是鬼。
然而尸体刚才发出的那凄厉的叫声却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哪怕再不可思议,现实都摆在这里,让人不得不相信。
老鹰看着那地面上的王善尸体,也是有些惊疑不定,他刚才还以为死的是自己,没想到杨间竟已经找出了真正的鬼。
“这不可能,怎么会是王善。”
杨小花也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
王风看在眼中,目光闪烁不定,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只要确定了鬼的身份并且成功控制住了,那么就是一件好事,最起码这个房间里不会再死人了,潜在的危险也彻底的接触了,说不定这邮局的四楼也会因此恢复平衡。
李阳也显得很诧异:“队长,这不对劲啊,如果王善是鬼的话,那么他在二楼,三楼的时候已经有问题了,一路跟过来怎么会没有动手?”
杨间冷冰冰的盯着王善的尸体,他刚才的选择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试探性的赌一把而已。
反正赌输了也不碍事。
因为王善本身就已经死了,尸体再被自己捅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他应该不是在二楼,三楼的时候变成鬼的,而是在四楼的时候被鬼入侵了,至于什么时候被入侵的,我也不清楚,这只鬼不是我们印象之中的那种具备形体的鬼,而是类似于一种诅咒,一种唯心的存在。”
“这鬼应该可以隐藏在任何一个信使的身体里,然后侵蚀信使的意识,甚至信使的本人自己都没有觉察,只有等到鬼开始杀人的时候才会在瞬间取代信使。”
“所以,你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柳青青说道。
杨间瞥了她一眼道:“不,不算是,我刚才坐在那里一直在回忆一路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我回忆了好几遍,唯独只找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那就是之前我们点燃鬼烛,抵挡走廊上的那开门鬼的时候。”
“那只鬼,从一条未知的台阶走下来,一路游荡过来,路过老鹰的时候没有停下,路过你的时候没有停下,唯独路过王善的时候停了下来。”
“大家当时的姿势都一样,如果鬼要杀人的话,老鹰最后一个就已经被盯上了。”
李阳说道:“不是因为那走廊上面有一盏灯的缘故么?那开门鬼在影响走廊上的灯,所以鬼才停了下来。”
“我之前是这样想的,以为鬼盯着的是灯,但仔细一推敲却发现不对劲了,如果鬼是要影响走廊的灯,让灯光亮起的话,有什么意义?”
“灯光可以其他的鬼吸引过来,就和白色的鬼烛一样,我想开门鬼影响灯,让灯亮起把鬼引来,真正的目的是杀死旁边的王善。”
“最了解鬼的就是鬼,开门鬼大概率是知道王善是鬼的这个身份,但是开门鬼无法告诉我们这单,它受到了邮局的规则限制和某种桎梏,所以只能用鬼的手段来对付鬼。”
王风说道:“所以,刚才曲洪涛被杀死的时候,他看的最后一眼方向不是老鹰和柳青青,而是他脚旁的王善尸体?”
刚才那位置,老鹰和柳青青的确和尸体距离比较近。
只是所有人都会忽视那不起眼的尸体,而误以为老鹰和柳青青他们两个人可能是鬼。
“不错,视线范围之内,除了老鹰和柳青青,还有王善的尸体,这鬼第二次杀人的时候其实已经暴露的自己的位置,在我看来,鬼几乎已经敲定了,不是老鹰就是王善。”
杨间冷漠的说道:“如果我判断失误,不是王善的尸体有问题,那么我接下来会毫不犹豫的干掉你。”
说完,他盯着老鹰看了看。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没有失误,不然鬼再次移动,入侵到别的信使身体里,继续更换身份,就算是我也难找出来,除非把不相干的人全部杀光。”
老鹰闻言额头上微微冒出了少许的冷汗:“看样子我的运气不错。”
“不是运气,而是先后顺序之下的必然结果,他不是鬼,你就是,所以错不了。”杨间说道。
柳青青道:“靠一个疑点就敢判断最不可能的王善尸体是鬼,也只有你敢这样想了,刚才王善死的时候你难道没有发现端倪么?”
“就是王善死的诡异,我才会这样想,鬼要毫无征兆的干掉一个人,最容易的就是杀死被入侵了的王善本人,所以他在睡觉休息的时候就无声无息的死掉了,要知道,哪怕是刚才那个曲洪涛,也是有少许的反应时间的。”
“那个惊愕,恐惧的眼神就是最好的证明,这鬼能杀人,却也要触发厉鬼的杀人规则,这种规则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一点。”
“混进四楼的鬼,具备主动让别人触发杀人规则的能力。”
李阳惊道:“这不和驭鬼者一样了么?”
“不一样,驭鬼者是可以完全控制灵异力量,但是这鬼只能选择性的触发,这鬼要杀人,就一定会盯着某个人,在某个人触发杀人规则的情况之下动手。驭鬼者不需要,随时随地就能出手。”
杨间低头看了看。
王善那冰冷僵硬的尸体虽然躺在地上,但是他的脑袋却微微朝向了刚才死去的曲洪涛那边。
死灰的眼睛之中,透露出一种麻木和诡异的怨毒。
只是黑暗的环境之下,再加他的尸体不起眼,没有人会在意这种小细节。
杨间感觉最匪夷所思的不是这点,而是刚才他窃取王善的记忆,竟找不到这只鬼的蛛丝马迹。
这意味着这只鬼很特别,甚至隐藏的比想象中的还要深。
这种情况之下杨间觉得王善都不能算是鬼,而是被鬼驾驭了的人。
“被鬼驾驭的人?这让我想到了那个大昌市的第二任负责人赵开明,他明面上是驭鬼者,其实只是被鬼操控了的可怜人,这个王善的情况比他还更糟,赵开明最起码知道自己被鬼操控了,但是王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问题。”
“如果这只鬼离开了鬼邮局,出现在了外面,只怕没有哪位负责人可以将其关押。”
杨间心中思考着,隐约也松了口气。
能无声无息控制活人的厉鬼,哪怕杀人的效率不高,危险性也是极大。
不过让杨间搞不明的的是。
如果这只鬼真的是当初那个林跃带进来的鬼,那么岂不是说这只鬼是因为自己当初撕碎了林跃信件后带来的厉鬼?
可邮局释放这种厉鬼来抹杀信使,结果信使被鬼入侵了,又返回了邮局,然后邮局又开始失控……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么一想。
邮局不是自己和自己作对么?
杨间皱了皱眉。
另外五楼的信使听说也在遭遇危险。
这已经不是单单四楼失控那么简单了,而是整栋鬼邮局都存在问题。
疑惑和谜团似乎增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