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醉仙葫 愛下-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既生他何生我?相伴

醉仙葫
小說推薦醉仙葫醉仙葫
谁都没想到,无思长老和灰须子三人联手居然连灵虚公子一招都接不住,传说种的元婴修士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的令人恐惧。
终于,有一名金丹修士承受不住元婴修士的压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着灵虚公子道:“掌教,掌教,我一向对血魔教忠心耿耿,这次来都是被无思真人他们逼得,他们以性命相威胁,我修为低微根本就反抗不了,求你放我一条生路,以后必死命效忠掌教……”
此人也是七大仙门修士,血魔教崛起之后并没有离开九州大陆,前几年不小心撞破了无思长老等人计划,担心被杀人灭口,于是反水投靠了他们,本就对无思长老等人没有多少忠心,如今见到灵虚公子突破元婴大杀四方,知道无思长老必败无疑,顿时又做了墙头草。
看到有人被自己下吓破了胆,灵虚公子心中畅快不误,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成功进阶元婴带来的,否则的话求饶的就该是自己了吧?自己已经打算好了要使用雷霆手段镇压敢于反抗之人,自然不会饶恕这些打上血魔教的修士,这种见风使舵之人他可看不上。
灵虚公子哈哈大笑两声,道:“现在才求饶?已经晚了,刚才我已经说过,敢于反抗我血魔教的,一个也活不了,既包括无思等三个带头的,也包括你们这些帮凶,还包括你们的亲朋故旧,之前担心九州大陆修士反抗太激烈,我血魔教干什么事都尽量压着,这一次我血魔教将再无顾忌,让你们见识一下我血魔教的怎正面目。”
灵虚公子大笑两声,朝着对面的金丹修士一一看去,似乎要把他们的面目都记在心中,不过这一看不要紧,却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这个人究竟是谁?
青阳知道,该是自己露面的时候了,于是顺势上前一步,淡淡的道:“恭喜灵虚公子进阶元婴,刚才那一幕还真是威风啊。”
这时候灵虚公子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曾经坏了自己不少好事的青阳吗,记得第一次见他是在乱魔谷试炼,自己觉得他有前途,就尝试着招揽,被这小子给拒绝了,之后在地心塔还抢了自己的黄极烟尘砂,自己暴露筑基期的修为居然都没有留下这小子。
第二次打交道是在惊风山,为了达到破坏七大仙门声誉的目的,灵虚公子好不容易才鼓动的七大仙门联手打上惊风阁,眼看着事情都要大功告成,却被这小子撞破,使他的一番谋划落了空。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醉仙葫 愛下-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既生他何生我?展示
经过两次事件,灵虚公子已经把青阳当成了年轻一辈的主要对手,对他可谓是恨之入骨,一直想找机会彻底解决这个隐患。
之后七大仙门攻打阴风峡,灵虚公子趁势使用各种手段攻占七大仙门,在控制清风殿时正好遇到从阴风峡逃回的青阳,只是当时他有更重要的事情,于是派了几名高手拦截,结果还是让这小子给逃掉了。
好在之后一百多年,这个青阳再也没有出现,灵虚公子也就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堂堂血魔教的少主,未来整个九州大陆的掌控者,有那么多大事要做,哪有功夫一直惦记一个小时候的敌人?
却没想到一百多年之后,此人重新回到了九州大陆,还成了无思长老一帮人的帮凶,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来都打算放过你了,你小子却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到这里,灵虚公子笑道:“呵呵,没想到还是老熟人,如今你等已是穷途末路,可曾后悔过当初的选择?年轻一辈修士之中,你是唯一一个被我所忌惮的,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个机会,你若是能向我跪地磕头求饶,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如果能让这个曾经的对手跪地求饶,灵虚公子会格外满足,可惜他想多了,青阳当然不可能向他跪地求饶,更不可能会怕他。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斜眼看着自信满满的灵虚公子,青阳淡淡的道:“灵虚公子似乎已经稳操胜券,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吃定了我?”
灵虚公子冷笑道:“你一个散修,能修炼到金丹境界已经是顶天了,我一个元婴修士当然是稳操胜券,元婴境界可不是当初的筑基期能比的,难道你还想凭着几只不入流的灵虫战胜我不成?”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醉仙葫》-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既生他何生我?展示
青阳笑了笑,道:“区区一个刚突破成功,境界都不稳固的元婴修士,还用不着我使用灵虫,灵虚公子,非常不好意思,本人其实也是元婴修士,而且是一个突破了很多年的老牌元婴修士。”
说完之后,青阳撤去敛息决,把自己元婴境界的气势放了出来,就见一股比灵虚公子强大了好几成的气势冲天而起,周围修士也不知是被这强大的气势所慑,还是害怕元婴修士,不由得都倒退了几步。
火熱玄幻小說 醉仙葫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既生他何生我?讀書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醉仙葫 起點-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既生他何生我?閲讀
灵虚公子惊道:“你,你竟然是元婴修士?”
“你能成就元婴,为何我就不能?”青阳道。
是啊,自己能突破元婴,为什么别人就不能?灵虚公子一口气被堵在胸口。可是你怎么能跟我比?我年龄比你大,突破筑基比你早,资质比你好,头脑比你聪明,出身比你高贵,资源也比你多,我还有一个元婴境界的父亲,更有整个血魔教做后盾,可以调集整个九州大陆的资源为己用,而你有什么?你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无根无萍的散修,要什么没什么,你凭什么就能比我更快突破元婴境界?
灵虚公子有自己的骄傲,他绝对不能接受,一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人,结果却爬到了自己的头上,比自己更早突破元婴境界,似乎每次跟这小子打交道,都是自己吃亏,从来没有赢过,难道这个人就是天生来克自己的?今天又是在自己即将成功的关键时刻,这家伙突然冒了出来,偏偏这家伙比自己实力更高,有足够的能力再一次坏了自己的好事,灵虚公子恨不得仰天疾呼,既生他,何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