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討論-1045.銅牆鐵壁吉利蛋閲讀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希嘉娜的状态肉眼可见地恢复了,一方面是她找到了发泄这种情绪的方法,另一方面就是菊草叶真的太治愈了。
和希嘉娜对战的人明显感觉到压力爆炸。
之前研究希嘉娜的录像,发现她还会控制对战节奏,留下一些给自己精灵喘息的时间。
现在连这一点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了。
就像一辆超速行驶的汽车,车门焊死,油门到底,从头激战到尾。
恰如论坛上一位网友评论的一样。
“从开赛第一秒打到最后一秒,如果不是分心考虑了精灵的身体状态,她应该会把攻击的指示贯彻到底。”
这种对战风格深受伽勒尔地区的人喜爱。
锦标赛里很多人的打法十分墨迹,互相试探,互相骗技能,互相换节奏…打了大半天,竟然还是势均力敌。
一场比赛打下来,让人怀疑精灵到底是积累伤害过多,还是被累晕的。
把自己约战节奏慢下来的路德仔细观摩了几场,发现…很像过去的自己!
学又学不到洋白控制比赛的精髓,对战起来突出一个众生平等。
“三天没有匹配,净是四处晃荡,你们该等急了吧?”路德掏出手机,轻轻点下匹配按钮。
与此同时,已经在猜测路德是不是感觉到了压力并暂时退避的伽勒尔联盟员工们,此刻听见匹配响起的滴滴声立刻来了精神。
“路德匹配了,他这次使用的是…区域匹配!”
“除机擎市以外的训练师可以继续专注自己的排位赛了。”
“机擎市的训练师也已经接入匹配系统,可以分配对战!”
路德的手机屏幕上,一名叫做埃米特的训练师出现在匹配成功的界面上。
路德的比赛场地就是刚才希嘉娜比赛的场地,场地同样允许极巨化。
跟急忙赶到赛场的埃米特握了个手,尽了礼仪之后,路德才用不咸不淡地口吻,漫不经心地吐槽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伽勒尔的信号不好,我最近匹配的时间大幅上升啊。”
瞥见一旁的埃米特不愿意接话,路德贴到了当值主裁身边,当起了好奇宝宝。
“请问裁判,我这个分段的匹配非常繁忙吗,居然要匹配这么长时间?”
“路德先生,我是裁判,只管份内的事情,如果你觉得匹配时间长,应该去找服务商和联盟反馈问题。”
从上一场比赛开始,轮值的裁判组就隐隐嗅出了一丝奇怪的气息。
除了排名榜单上靠前的那群重磅选手,中下层分段的,什么时候也也需要到必须现场执法了?
空拍洛托姆无死角的摄像足以覆盖整个对战场地,他们只需要在屏幕后确认结果就好了。
路德连续两场比赛委派老练的裁判执法,情况微妙得很啊。
而这种时候说官话就不会错。
时隔三天,路德有一次开始了比赛,这让不少人在得知消息后,找到了直播源,守在屏幕前,想看看这一次又有什么惊人的操作。
上一场趁着极巨化未完成秒杀对手的操作已经让不少吃瓜人士热议了,一时间沙雕图不断。
比如,画面上一只哭泣的卡蒂狗和一只威猛的风速狗。
风速狗头上顶着曾经的极巨化字样:“极巨化之后我就是全场焦点,翻盘在此一招,感受我的力量吧!”
哭泣的卡蒂狗头上则是现在的极巨化字样:“呜呜呜,我的极巨腕带是不是盗版的,我要怎么做才能在路德出手前极巨化。”
又比如一张穿越时间的沙雕图。
图片里两个人穿越了时间,为了确认现在是什么年代,他们找到了一个人。
“伽勒尔锦标赛举办了吗?”
“举办了。”
“人气最高的选手是丹帝吗?”
“不,是路德。”
“糟了,是特异点。”
图片里两个人穿越了时间,为了确认现在是什么年代,他们又找到了一个人。
“伽勒尔的极巨化帅气吗?”
“这要看路德是否在场。”
“好,我懂了,这是第一届锦标赛!”
这样调侃伽勒尔锦标赛,调侃极巨化的梗图流传极其广泛。
因为信息密集,充满笑点,易于了解,还便于传播,现在聊天时候谈到伽勒尔的比赛谁没有一两张这样的图片拿出手,大家都会觉得你落伍了。
这种图甚至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到了选手的心态。
今天匹配到路德的埃米特就没有携带极巨腕带,对联盟他也撒了谎,表示自己不小心遗落在家里,来不及取。
之所以会这样,和米卡的遭遇有关。
米卡极巨化两次被打断之后,但凡有极巨化话题,其他地区的训练师都会扯米卡出来当论点输出回伽勒尔这边的阵营。
伽勒尔原本想要用极巨化吸引这些训练师,却没想到莫名其妙成了一个搞笑的段子。
米卡被提及的频率一度和路德持平,然而就没有一个正面的。
没人在人身攻击他,但是这种相当于印上耻辱柱的操作让每一个围观事态发展的人都心有戚戚。
为了心态进一步受影响,埃米特只能选择怂。
裁判照例宣布外规则之后,路德才发现了埃米特没有携带极巨腕带。
原本已经拿出手的沙奈朵放了回去。
倒计时结束的瞬间,埃米特身前出现的是八爪武师。
而路德这一侧,憨态可掬,笑容甜美的吉利蛋站在那里。
正在店铺里观看比赛的小次郎一见到吉利蛋出场,立刻在一旁的论坛里编辑起了新帖子。
核心内容就是,铜墙铁壁。
合众地区,表情冷峻的达克多抬头看着精灵中心的大屏幕。
精灵中心里的一些训练师本就对锦标赛感兴趣,又得知了路德在伽勒尔的事迹,因此强烈要求切换节目。
他们成功了。
屏幕里,吉利蛋被使用了健美技能强化过的八爪武师以吸收拳直击面门,肉眼可见的,吉利蛋的脸都凹了下去。
达克多身边的麻麻鳗鱼王满脸不屑。
“和你差的真远,这样子吉利蛋根本不会疼吧。”达克多说。
果然,吉利蛋被这一拳打中,也只是脸上红了少许,连笑容都没有打散,依然是那么地憨态可掬。
“让我猜猜,这种喜欢格斗系,一上来就选择健美技能开路的选手,在发现一击得手却没有效果之后,最喜欢用的一定是,近身战吧。”
“近身战,击中攻击吉利蛋的脸!”
埃米特的呼喊声相当热血,可惜,在达克多看来,这就是在白费嗓子。
近身战凶猛地在吉利蛋脸上留下了数道攻击后的痕迹,吉利蛋圆滚滚的身子被打地一颤一颤,皮肤上的波浪就没有停下过。
可是这如同疾风骤雨般的攻击竟然没能让吉利蛋的底盘有一丝一毫地不稳,她像是和大地连为了一体。
在这狂风暴雨中,被打的她甚至还能昂起脸,露出笑容,享受完一套完整的近身战…按摩。
精灵中心里的训练师都惊呆了,互相对视都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不解与震惊。
“吉利蛋,是一般系的精灵吧?”
“被格斗系完美克制,我不会记错的。”
“健美之后是吸收拳和近身战…她一点事没有?”
有事才奇怪了。
达克多当初就在吉利蛋手上吃了个大亏,至今难忘。
麻麻鳗鱼王是达克多特地为了攻坚培训出来的精灵,极致的力量,极致的秒杀,然后一拳砸在吉利蛋肚子上,吉利蛋没倒下。
不是伤害不够高,是吉利蛋真的抗揍到不可思议。
为此十分纠结的他还特意拿麻麻鳗鱼王的极致攻击训练方法和路德进行了交换。
只不过很可惜,这些年,他虽然掌握了方法,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苗子,能像吉利蛋那样,完美塑造起来。
听说路德那边也是如此,这些年找了很久,却没有找到一个跟麻麻鳗鱼王一样能发挥自身特性到极致的精灵。
现在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出来的训练师,拿个八爪武师就想要破开吉利蛋的防御…
不好意思,你哪位啊?
埃米特?没听说过!
我达克多都做不到,你趁早歇着吧!
然而达克多的吐槽埃米特听不到,他现在已经开始害怕了。
一种不详的预感在心底里蔓延。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离谱的对战,吉利蛋全程主动贴着脸让八爪武师打。
八爪武师各种格斗系技能齐出,这些本系的克制技能轮流在吉利蛋身上开花,却没有让吉利蛋有丝毫不适,反而让吉利蛋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现场观众看傻眼了,只恨这场比赛没有解说,不然他们也能听听解说的看法,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一直在打人的八爪武师气喘吁吁,被打的吉利蛋闲庭信步地在场地内逛街。
“八爪武师,再用一次近身战。”埃米特咬着牙指挥道。
疲惫不已的八爪武师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训练师,努力撑起身子,冲向吉利蛋,决定进行最后的尝试。
就在他以为吉利蛋依旧打不还手时,吉利蛋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椭圆形的营养蛋。
营养蛋散发出的淡淡光芒让他因为疲惫而近乎停转的大脑一激灵。
来不及了,即便八爪武师刹车想跑,吉利蛋依旧抱着炸弹笑着冲上来,像是接力赛传交接棒一般,把营养蛋塞到了八爪武师的怀里。
完全懵掉的八爪武师用自己的吸盘和触手紧紧地吸着那颗闪闪发光的营养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接过来,应该拒绝才是。
可是看到吉利蛋的笑脸,那个像是请你帮个忙一样的和善表情,八爪武师鬼使神差地接了过来,并且丢了魂一样往前跑了两步,远离了吉利蛋。
随着一声震响,场地中央一道烟柱升起。
剧烈的爆炸使得对战场地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痕,碎石猝不及防地溅了空拍洛托姆以及当值主裁判一身。
爆炸的凹坑里,八爪武师望着天空,思考着一个问题。
他为什么要把那颗蛋接过来?
“八爪武师失去战斗能力,吉利蛋获胜。”
没有极巨化,没有精彩纷呈的对攻,更没有让人惊诧的秒杀,这场比赛从头到尾充斥着一股莫名。
吉利蛋站着挨揍,揍到最后,八爪武师快要不行了。
紧接着,八爪武师傻乎乎地接过吉利蛋的炸弹,傻乎乎的继续往前跑。
当然最诡异的一点是,吉利蛋似乎一点伤都没有。
刚才被八爪武师狂殴,身上留下的红印子现在根本看不出来。
她跟个没事精灵一样蹦蹦跳跳回到路德身边,和妙喵,提布莉姆击掌庆祝,举着营养蛋,当即要请玛力露丽加餐。
达克多看着大屏幕,黑着脸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吉利蛋。”
麻麻鳗鱼王用力地点头。
他最讨厌的回忆就是吉利蛋抱着炸弹,躲在后面看着自己偷笑的样子。
因为过于印象深刻,以至于现在他比赛看到圆滚滚的东西都条件反射地想躲。
“希望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埃米特选手不要脑子一热,觉得吉利蛋物防很高,特防就很水,否则他可能会崩溃。”达克多内心暗想。
“吉利蛋物防很高,特防一定很水,有得必有失…就用特攻打开一个突破口好了!”
“古月鸟,就由你来打破她的防御!”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路德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形似鸬鹚的鸟类精灵,巨大的嘴巴自从上场之后就“哒哒哒”地一张一合,像是十分饥饿的样子。
“先用冰冻之风限制吉利蛋的行动!”
达克多看不下去了。
“路德这样都能在伽勒尔呼风唤雨,成为高人气训练师?”
“这是气人训练师吧?他的对手就这?”
看着自己徽章盒子里的八个徽章,再看看桧垣大会的开赛日期,达克多觉得憋得慌。
他在这里呆了整整三年,把自己的心态和状态调整到最好,与精灵的羁绊绝对远超铃兰大会时期。
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证明自己,并且告诉路德,艾托勒,小智他们,自己这次走了一条正确的路,他变得更强,也更引人注目了。
他都打算拿了合众桧垣优胜之后好好和路德炫一下了,现在看到路德炸鱼炸出名头,他得承认。
他是有点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