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笔趣-好事從來都多磨讀書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七月流金,骄阳似火。
县区换届正式进入程序,岳州党政班子基本大换血。乔晓阳留任书记,宁致远任县长,周雄留任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由县委组织部长苏雅接任,组织部长由市委组织部人才办副主任姜军接任……
在县委书记办公室,宁致远静静地听着乔晓阳念着名单,难掩内心澎湃。既然安排任县长,那就要迅速进入角色,考虑政F班子构成情况。
宁致远担心的问,书记,我是本地人,合适任县长吗?乔晓阳哈哈一笑,说,省委同意的,你就不要有所顾虑了。宁致远微笑着说,也是哈,我这想法是多余了。乔晓阳皱着眉头问,致远,副县长方航、于兵都将去人大政协,市委安排市国土局副局长肖冬天来之外,让我们在县内提拔一名,政F班子人员你有发言权大道,有没有推荐人选?
宁致远想也没想说,赵东!乔晓阳抿着嘴,看不出任何表情。宁致远突然有些后悔,应当提个其他人选,再抛出赵东的。果然,乔晓阳又问道,还有吗?宁致远装着沉思一会儿,才悠悠吐出一个名字:兴隆镇党委书记李向前。乔晓阳点点头,说,政F办主任邹俊也是后备人选呢。宁致远庚及露出笑容说,以书记您定的为准,我只是推荐而已。
乔晓阳长舒一口气,缓声道,你提的人选我会考虑的,到时候我们小范围还要研究,暂时这么吧,对了,市委马上派出考察组,今天我们俩研究的内容,必须严格保密,岳州仅此我们俩知道就行了。宁致远稳重地笑了笑,每月接话,站起来告辞出门。
或者今天乔晓阳就是代表组织正式通报情况吧,只要不出意外,自己就将出任岳州第二十三任县长。走在阳光下,他突然鼻翼发酸,好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薛韵诗,可是,她再也不能一起分享幸福快乐了。
晚上,在哥哥宁秋水家里陪着母亲吃了晚饭,宁致远坐在沙发上,对致远妈说,妈,如果我当岳州县长,你会不会很高兴?致远妈露出笑容,看着他说,你就晓得哄我开心。宁致远哈哈大笑,说,您老人家开心就好啊。
唠嗑一会,宁致远起身站在阳台上抽烟。宁秋水慢慢踱步过来,要了一支烟,点燃后徐徐吐出一个眼圈,缓声问,刚才你给妈妈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宁致远笑着反问道,你觉得呢?宁秋水挠挠头,低声说,半信半疑!宁致远呵呵笑着说,可能是真的。宁秋水睁大眼睛,手表开始抖擞,激动地说,要是真的,我们同家湾将出一个县令,简直不敢想象啊!
宁致远依然保持着微笑,淡然地说,瞎激动什么呢,县不县长的,好大个事儿呢?!责任更大,压力更大!宁秋水掩不住喜悦,笑得合不拢嘴,连声说,老爸要是地下有知,不知有多高兴啊!宁致远爱怜地看着哥哥,心里十分愉悦,能让家人高兴也是大好事吧!
夜风吹来,大地一片凉爽。两兄弟站在阳台,聊着过去的、现在的很多事儿。
即将回二小时,宁致远叮嘱道,这个消息只能在你这里,不许外传,同时,即使有一天我上任了,你永远不能打着我的旗号搞特殊,好好当你的副校长,也不要想当校长了,就算作出的牺牲吧!宁秋水郑重地点点头,笑着说,放心啦,我本来连这个副校长都不想当的呢,呵呵……
第二天下午,受省委组织部委托,市委考察组一行进驻岳州。见面会上,考察组组长周涟漪对此次换届考察提出了重要要求,全县上下必须讲政治,不允许出现任何组织意图以外的事件,希望县委坚定立场、把控全局、抓好落实。乔晓阳代表县委作出了郑重表态,坚决服从组织安排,顺利完成此次换届任务。
宁致远没有过多考虑考察事宜,一如既往把精力放在了政F日常事务处理上,稍有空余时间,便奔赴石桥镇和城西 乡吴家坝村督促项目施工进度。
让市委考察组组长、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周涟漪十分惊奇的是,此次考察出奇的顺利,在谈话推荐、民主测评、座谈考察等换届,不仅宁致远是满票,连其他人员包括原班子成员进入下届班子的同志,也几乎一致性的高票。接到报告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王耀海心中大慰,对岳州县委书记乔晓阳把控全局能力又有了新认识。
考察最后一个环节,考察组与被考察人交换意见。周涟漪向宁致远通报了考察情况,并将考察组收到的有关意见和建议进行了转达,希望能正确对待和吸纳整改。宁致远作了郑重表态,对所提意见的人表示了深深的谢意,认为这是成长路上需要随时敲响的警钟,体现了大家的期望和关心,自己一定铭记在心,不负组织不负群众,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为岳州做事的初心不变。
正式谈话结束后,周涟漪单独留下宁致远,考察组同志相继离去。周涟漪说,致远,我都很意外,居然你能留在岳州,但我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宁致远微笑着说,应该是好事,岳州是家乡嘛,或许有一天我会离开,但回想这些年为老家做的事情,心中一定很自豪,更是欣慰。
周涟漪忽闪着大眼,瘦削的脸庞上浮起敬佩的笑容,说道,我真心佩服你的格局!希望不要辜负省委、市委的期望,这么摆布,你懂的,来之不易,最初我都失望了的,接到省委组织部批复的方案,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多年辛苦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宁致远抿嘴露出他那特有笑容,说,不当县长也不能说没有回报吧,只是给予了更高更大的做事平台,真心感谢帮助我、关心我、认可我的领导和朋友,哎,涟漪,韵诗不在了,这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和最伤的痛,官当得再大,家庭温暖最重要的。
顿了顿,他忽然问,听响哥说,你最近过得很不好,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没呢?周涟漪神色马上黯淡下来,幽幽说道,还是吵得厉害,他又坚持不离,说要把我搞臭为止。唉,宁致远叹口气说,还是要想办法改变这个局面,否则会影响到你的仕途的。周涟漪摇头说,我向耀海部长提出来了,准备去一个市级机关任副职,无论哪里都行,或许我也该检讨,这些年组织部工作太累了,几乎没能照顾到家里,但这个婚我是离定了。
宁致远不好再说什么,起身告辞出来,对站在走廊上的考察组同志一一握手致谢。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考察组同志心生好感,纷纷点头赞许。
宁致远的人生路注定是崎岖的。在考察组即将离去的时候,一封实名举报信忽然投递到考察组,反映其生活作风有问题,并附上了他和一女子先后进入岳州宾馆房间的视频打印照片。照片虽然模糊,但还是能分辨出是宁致远本人。
考察组长周涟漪在向王耀海汇报之后,随即向省委组织部干部处一处进行了报告,得到了准确答复是,立即彻查,实事求是。经请示市委书记万绍宁同意,考察组迅速将信访件移交市纪委查处,要求两天后报结果。当天晚上,市纪委成立专案组,悄悄进驻岳州,随即开展秘密调查。
这一切,宁致远毫不知情。
和周涟漪一样,省委组织部干部处一处处长兰心内心非常焦急,要是两天之类无法查实,宁致远即使没有问题,也将以“正在调查”为由搁置下来。
夜半时分,兰心打通周涟漪电话,询问初步调查结果。周涟漪摇头说,还没反馈呢。兰心缓声道,希望长宁市委一定要公正对待,不能因为一封举报信而耽误省委干部方案重确定的人选。周涟漪郑重地说,我马上向耀海部长报告。
第二天下午,宁致远被叫到岳州宾馆某房间,直接面对市纪委专案组询问。
看着模糊的打印照片,宁致远第一时间并没有考虑是真是假,而是思考是谁策划的。照片上的女子,他知道是曲悠然,事实是存在的,但如何解释呢?
在考察组例行询问后,宁致远说,照片是属实的,我确实去岳州宾馆见过这位女子,这位女子是深圳壹字集团总经理曲悠然,也是花舞人间公司的董事长,照片上视频显示的时间是四年前的某月某日,正是壹字集团来岳州谈判柳树河坝地块问题,受时任县委书记的安排,我负责合同的谈判,那晚上八点半,我与曲总越好单独交换意见。
专案组问,为什么要单独交换意见。宁致远笑了一下,正色地回道,商业谈判,桌子上有些话是不能说的,比如,产业基金支持分期到位的问题,必须与对方私下交流谈好。考察组又问,为什么不在办公室?宁致远回答,因为第二天上午必须谈下来,下午曲总就将飞回深圳,否则就将谈判拖地遥遥无期。
专案组同志追问,为什么不约在你办公室或者会议室?宁致远沉默一会儿,叹息一声,然后说,曲总说就在宾馆谈一下就行,至于她为什么定在宾馆,只有问她本人了,我当时觉得没什么,她还有助理在场的!据我所知,南方谈事,不论时间和地点,可以在车上,也可以在边吃盒饭边谈的。
专案组同志翻看着他的个人事项报告,不经意问道,你在五年前就离婚了?宁致远点点头,回道,是。专案组同志说,谢谢致远同志的配合。宁致远站起来,脸色沉郁,说,希望组织能给我一个最后的答复。专案组同志说,会的。
回到办公室,宁致远关上门,躺在沙发上,脑子里反复纠结一个问题,是谁会在这关键时期下手呢?连续冒出的几个名字,最后都一一排除了。
不知不觉,他沉睡过去,这一次,睡地特别香甜。至于调查,就去调查吧,如果真查处什么,也就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