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遊戲世界的真實系統-第六五零章 對峙閲讀

遊戲世界的真實系統
小說推薦遊戲世界的真實系統游戏世界的真实系统
沧海城外。
云道长和他的师弟正在一个军营外面,远远眺望里面的场景。
他们现在正站在高处,按照道理来说应该能够清楚地看清楚军营当中的情况,不过实际上,即使他们两个都是大宗师,看这军营当中的情况,依旧是一片模糊,根本就没有办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这是每个重要区域都会布置的特殊法阵,目的就是为了遮掩,避免遭到敌人的窥探。
当然,这样的法阵也不是什么样的军营都能够拥有,帝国当中,也只有李长风还有最强的四个军团才拥有,南蛮帝国和天狼帝国更为稀少,仅仅只有南蛮帝国的国主和天狼帝国的大祭祀拥有。
云道长和师弟两人来此,也不是为了尝试突破这套法阵,他们到来,还是为了验证这狗皇帝的身上,是否是像云道长说的那样,已经没有天子之气的存在了。
对于这个有可能把云道长扳倒的事情,师弟非常的热衷,因此,在他的催促之下,两个人干净利落处理了师兄的后事之后,就匆忙地赶来了沧海城。
来到了沧海城,师弟才知道狗皇帝并没有在沧海城里停留,而是直接来到了沧海城外的军营当中。
已经被即将到来的权力冲昏头脑的师弟当即就想要进入军营当中查探,幸好在云道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服之下,两人最后还是决定守在军营之外,等待狗皇帝的出现,然后再远远地观察。
现在,距离他们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有三天的时间。
云道长还算是沉得住气,倒是师弟有些不耐烦了,他现在满心都是成为顺天宗执掌人的想法,就像是一片小小的树叶,遮住了他的眼目,让他除了顺天宗执掌人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师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师弟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原本一成不变的军营当中突然出现了变化。
两股强大的气机骤然出现,分开了军营的遮蔽法阵,各自占据了一边的天空,开始针锋相对起来。
师弟和云道长的目光一时之间都集中到了军营之上,两人同时沉默下来。
看军营当中那爆发的两个气息,任何一个拎出来,都不是他们两个加在一起能够对付的。
“师兄?”
半响,师弟有些小心地开口。
“嗯?”
云道长目不转睛地看着下方的军营,那是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在战斗。
“要不我们就这样离开,改天再来?”
师弟心里已经开始害怕了,顺天宗执掌人的位子的确是很好,可那也要有命去拿才行。
“晚了,”云道长看着其中一方熟悉无比的气息,叹了一口气,“他们两个已经交战,看起来无法顾及到我们这边,可是实际来说,对于外界同样敏感无比。”
云道长全力收敛着自身的气息:“要是我们待在这里不动还好,他们两个不一定会发现我们,要是我们两个在他们战斗的时候轻举妄动,一定会遭受他们的合力打击。”
说着,云道长直接拍在了师弟的肩膀上:“你小子如果想死的话,请你一个人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去死,不要连累到我,可好?”
“好好……”师弟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
……
军营当中。
王祭酒和雷毅在空中对峙。
雷毅依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冷漠表情,看着对面的王祭酒,下方则是数量众多的士兵,茫然地看着天空当中的第一大头目和第二大头目对峙。
他们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这两个实力强大,平时关系也不错的两个人就翻了脸。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沉默了许久,雷毅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你,帝国上将军雷毅,对帝国不忠!”王祭酒手握羽扇,指向了雷毅,汹涌的气劲形成一柄利剑,刺向雷毅。
“不忠?”雷毅挥手驱散了刺向自己的巨大气劲,“何来此言?”
王祭酒冷哼一声,开始快速地进攻起来。
“你我同为帝国肱骨,为何要在此刀兵相向?不如就此停手,我们坐下来谈一谈?”
雷毅轻描淡写地抵挡着王祭酒的攻击,同时还不忘出声劝导王祭酒。
……
“这一下,就足够秒杀我们两个了吧?”看到这汹涌的气劲,师弟身体颤抖一下,原本被权力冲昏了的头脑快速地清醒过来。
云道长再次拍了一下师弟的肩膀,让他镇定下来。
“别说那么多的废话了,赶紧收敛你自身的气息,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可别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
云道长叹了一口气,帮助吓得不轻的师弟收敛气息。
虽然很看不起这个利益熏心的师弟,但是现在两个人都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不能不关心。
唉,我既要为了顺天宗的大业来奋斗,又要照顾这没什么脑子的师弟,我真是太难了。
正当云道长这样想着的时候,他们那本应该空无一人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打招呼的声音。
“嗨,你们好呀。”
听到这个声音,云道长和师弟的身体同时变得僵硬,他们同时转过身来,看向了感知当中空无一物的身后。
一个身穿华丽衣服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那里。
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师弟眼中的惊慌害怕就变成了惊喜。
“狗皇帝……”
师弟喜不自胜地开口大喊,不过他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在脸上绽放就凝固住了。
幽蓝色的火焰在他的胸口爆发,随后蔓延到了全身。
师弟甚至还来不及感受到痛苦,就已经被幽蓝色的火焰吞噬,变成了一堆灰烬。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袭上了云道长的心头,刚刚师弟身上发生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非常熟悉,这根本就是做了违反顺天宗的事情,然后被惩罚了。
可是师弟刚刚根本就没有做什么啊,他只不过是喊了一声“狗皇帝”然后对眼前的皇帝发起了攻击……
等等!
攻击皇帝就相当于违反顺天宗?云道长的眼睛睁大,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