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ptt-第九百三十四章 收徒儀式!展示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为了能麻痹嫉妒,接下来这几日,唐锐但凡是腾出时间,就会叫色.欲出来,营造出二人私会的假象。
当然,这后续布局也在几次见面时,与色.欲交代清楚。
很快的,就到了收徒仪式这天。
尽管尹无相不想把声势造的太大,但他毕竟是立于武道巅峰的存在,距离收徒仪式还有一个多小时时间,尹家外面,就已经聚集了大大小小十余座势力。
既有财阀家族,也有武道强者,甚至,还有不少年轻天骄,他们三五成群,聊的热火朝天。
轰。
倏地,一阵轰鸣传来。
所有人都循声望去,只见一架劳斯莱斯幻影疾驰而来,那派头,高调到了极致。
当然与在场的众财阀相比,仅仅一辆豪车并不能代表什么,可当那辆车停靠下来,众人的脸色齐刷刷一变。
“是韩家的车!”
有人认出车主身份,俱都惊呼出口。
早早蹲守四周的媒体记者们,如饿虎扑食,清一色冲了上去,仿佛比别人慢掉一步,就会与今天的头版新闻彻底擦肩。
司机率先下车,彬彬有礼的开启车门,恭请韩氏父子走出车厢,除去他们三人,玄镜酒业的全秀贤竟坐同一辆车,而她的出现,也让关注这一幕的人,情不自禁怔住。
早听说之前的巅峰酒会上面,玄镜酒业凭借一壶桃花劫,成功牵手酒业传奇人物柳赫,以及珍露酒业背后的韩家,现在看来,此事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实打实存在。
只是,听说主导这次玄镜酒业一朝崛起的人物,是神州总部的两位代表,怎么不见这两人到场?!
“韩先生,听说您是凭借洗灵泉,才能进入到尹大师视线,这个说法属实吗?”
记者群中突然的一声提问,让众人的思绪拉回现实。
在今天这场收徒仪式面前,两座酒业的合作显然没那么吸引人,众人更加关注的是,这洗灵泉一事是否为真。
毕竟,全国的武者挤破头皮都想要拜入尹大师麾下,原本关于收徒仪式的消息还是公平竞争,现在突然冒出个洗灵泉,直接让这件事板上钉钉了。
在场有大多数武者,看似是来见证庆祝,但实际上,更是要一辩真假,好重新争取拜师尹无相的机会。
哒。
韩中岷的脚步倏然停下,微笑的扫过众人:“既然消息已经传开,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不错,如今这世上唯一的一份洗灵泉,正是掌握在我韩家手中,当然了,能得到尹大师赏识,除了这份洗灵泉,与小儿韩东旭在武道上的天赋也是分不开的,还希望诸位能做个见证……”
后面的话,其实已经无人关注,毕竟,韩东旭几斤几两,大家心里还是有数的。
而且,那些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的武者天骄们,此刻皆是萎靡不振。
拜师巅峰强者的机会已然不在,他们的出现,就像一个个跳梁小丑,无地自容。
“父亲,收徒仪式快要开始,我们快些进去吧。”
待韩中岷又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韩东旭开口说道。
几人相继而入,连带那个司机也同行前往,这一幕,更是引起不少人咬牙艳羡。
当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放在往日里面,这种司机角色哪里有机会能见尹无相一面?
而无人发现,人群之中亦有一双眼睛,不掺一丝嫉妒,反倒是戏谑的看着这一幕。
“看来,这色.欲果真有点东西。”
那双眼睛微眯之时,喃声自语,“那唐锐果然没来,只派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全秀贤到场。”
如若唐锐在场,必然会惊异发现,这双眼眸深藏的冷意,正与前几日他在与色.欲上演激.情戏码时,所见到的一模一样。
黑羽林,嫉妒。
片刻之后,韩中岷几人进入宅院,奉允儿如翩翩公主般等在内院,引领他们一路前行,进入到最终的拜师大厅。
那些记者与宾客,则是由其他的下人带领,这待遇上面可见一斑。
嫉妒混在其中,目光不时扫过这些人,尤其是一些财阀代表,他格外记住了这些面孔。
对一座组织而言,金钱在任何时候都是最坚实的保障。
他自然不介意多结交一些财阀势力。
叮咚。
突然的,他收到一条短信。
除了一张图片,再没有其他内容。
但图片中的信息,已然让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镜头正对准樱花之窗别墅,客厅中,唐锐正和色.欲对坐,红酒牛排,浪漫不已。
“倒是挺会享受。”
嫉妒把手机放下,亦是把心彻底放在了肚子里。
下一刻,他跟随众人群进入大厅,正看见尹无相坐在一张棋桌前面,独自推演棋局,闲情逸致,不亦乐乎。
“师父,他们到了。”
奉允儿轻作一揖,默默站在了尹无相身旁,而后,尹无相又落下数子,这才慢悠悠抬起目光。
顷刻间,所有人都感觉被一道强光刺目,本能的眯起眼眸避让。
这只是触碰到巅峰强者的目光,如若与之对视,那该是怎么样的炫目摄人?!
所有人心中都在惊呼,膜拜。
唯独嫉妒淡笑开口:“不过已行将就木,还要耗费真气,在众人面前维持高人模样,真当这洗灵泉十拿九稳了么?”
“是韩先生啊。”
尹无双收回目光,朝韩中岷平淡一笑,“快坐,快坐。”
旁边,早已备好韩中岷的座椅,等他入座以后,并没有太多寒暄,直接取出一个精美的小瓶,朗声开口:“承蒙尹大师恩惠,能收下犬子为徒,是我韩家无上的荣耀,这一瓶洗灵泉,乃是我韩家不传之宝,便送于大师,作为犬子的拜师礼吧。”
“果然是洗灵泉!”
现场气氛顿时沸腾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凝视过来,或震撼,或艳羡,或懊恼,或不甘。
而嫉妒眼中,更是充斥着觊觎与贪念。
宛如一头闻腥而动的鲨鱼,那淡淡的捕猎者气息,竟让他周围的一些人,从自己的情绪中清醒过来,不约而同打了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