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踏星 愛下-第兩千六百二十五章 知行澗分享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六方会不单单是一个名词,更是一个庞大的组合体,指的也不仅仅是六片平行时空,更包括已知的,或征服,或合作的各个平行时空,这些统称为六方会。
而真正能看清六方会的,是无边战场。
无边战场由不少平行时空相连,是一个庞大的屏障,组合成的一个庞大战场,他通过融入一些人的记忆看过无边战场,甚至可以说比较了解。
既然有战场,就有指挥,有统帅,六方会就是无边战场的统帅,对整个无边战场所有人下达命令,而接收命令的方式不可能轻松,永恒族也不会让人类那么容易彼此传递消息,这就有了专门传递战局情报的方式。
六方会对无边战场传递情报,无边战场也可以通过某种方式向六方会传递情报,近而传递向其它平行时空。
六方会平行时空都有各自接收情报并中转的地方,在虚神时空,那个地方就叫–知行涧。
没人知道知行涧在哪,那是虚神时空的秘密,陆隐尽管融入不少人体内,却依然不知道知行涧的方位。
他估计就算是虚无极都未必知道。
然而今日,居然通过乘风知晓了知行涧的方位,这可是虚神时空的秘密。
巫灵神之所以发展乘风,就是要利用乘风打入知行涧,接收整个无边战场对虚神时空传递的情报。
奕君获得的无边战场情报来源并不属于知行涧,而是一些家族势力多年来想办法从无边战场向外传递消息,这种方式很容易被瓦解,只能算是小道,唯有知行涧才是真正的情报来源。
一旦进入知行涧,轻易便可获得整个无边战场的情报,这才是巫灵神想要的。
陆隐呼出口气,“传闻知行涧内任何人都不可能背叛人类,你怎么知道知行涧的方位?又凭什么加入?”。
乘风依然沉浸在对那些村民的憎恨疯狂中,只要有活下来的机会,他会付出所有,“巫灵神告诉我的,他让我只管唱歌,总有一天可以加入知行涧,除此之外什么事都别做”。
“可你发展暗子了”,陆隐冷声道。
乘风惊异,“你怎么知道?”。
陆隐没有回答。
乘风低沉嘶哑道,“我发展暗子并未暴露身份,你怎么可能知道?”。
陆隐好笑,“你真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乘风懂了,“你就是通过那几个暗子查到我的,对不对?”。
陆隐看着他疯狂的眼睛,“我不信你敢背着巫灵神乱来,加入知行涧非常重要,你成名多年,活了很久只为了加入知行涧的机会,如此情况下却还发展暗子,为什么?”。
乘风目光闪烁,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陆隐眼睛眯起,“我再问一遍,为什么?”。
乘风抬头,看向他,“有人让我这么做的”。
“谁?”。
“不知道,但绝对是永恒族高层”。
“为什么让你发展暗子?”。
“不知道,那个人只说需要暗子,不方便自己出面,所以让我发展,答应我可以不暴露身份”。
“发展那些暗子后做过什么?”。
“什么都没做过”,乘风急忙回道。
陆隐收回目光,他融入那个查出乘风身份的暗子体内,知道乘风没撒谎,他虽然发展了暗子,却从未要求他们做过什么。
这就奇怪了,发展暗子却什么都不做,有什么意义?凭白发展暗子不是更容易暴露?不会,既然是永恒族高层,就不可能破坏巫灵神计划,是没来得及做还是什么?
“那个永恒族高层什么样子?”,陆隐问道。
乘风道,“我真不知道,一开始我没承认是暗子,那个人却牟定我是暗子,还说如果不愿意,就将猩红竖眼藏在村落内,一旦有猩红竖眼,我怎么狡辩都没用,哪怕无法确定我暗子身份,至少巫灵神的计划肯定失败”。
“我不敢让计划失败,一旦失败,我的价值就没了,所以只能按那个人说的做”。
陆隐皱眉,为什么这样?既没有指定乘风发展什么人为暗子,也没有让那几个暗子做事,费那么大劲逼乘风好像就是为了发展几个暗子,不管这几个暗子是谁,有什么用处,都无所谓,这么做唯一的用处就是暴露乘风。
等等,陆隐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仔细回忆融入那个暗子体内的记忆。
他想起来了,那个暗子查出乘风身份也不对劲,那个人凭什么查出乘风的身份?看似很聪明,步步为营,但查的太顺利了,水到渠成,这不应该。
乘风很谨慎,自己伪装屠双双也被他逼走,一个暗子,凭什么查出乘风的身份?好像有人故意让他查出来一样。
对,故意的。
陆隐有个猜测,虽然荒诞,但却根深蒂固的长在了他脑中,永恒族,或许有自己人。
巫灵神让乘风加入知行涧太危险了,一旦成功,六方会在无边战场的情报将尽收永恒族眼底,大石圣为什么死?就因为方位泄露,一旦无边战场情报被永恒族接收,人类损失将极其惨重,这种情况下,有人忍不住了。
会是这样吗?
陆隐沉思,这种想法比较可笑,永恒族有人类的卧底,至今貌似没听过,但不是不可能,因为永恒族内并非都是尸王,他们有征服的人类,异人就是典型。
将这个想法深藏心底,陆隐带着乘风返回红域,接下来,他就要利用融入过的记忆将那些暗子彻底挖出来,不过在此之前,那场决斗不得不去看。

炙热与心寒之力交汇,彼此融合在星空与一股磅礴到近乎恐怖的虚神之力对抗。
已经两天了,虚衡联手虚棱对抗休慈过去了两天,遥远之外,不少人观望,想知道此战结果。
陆隐看了两天,他刚到这决战已经开启,一上来对拼的就是虚神之力。
休慈的虚神之力远远超过虚衡和虚棱,他们只能联手,再加上阴阳剑才抗衡到现在。
休慈是一个胡须很长的老者,足以绕脖颈三圈,看似怪异,但那些胡须就是他蕴养的虚神。
何来虚神弃,唯我胡长须,说的就是休慈。
“府主,依你看谁的赢面更大?”,陆隐问道,是虚无极带他来的,对于虚神时空祖境战斗力量他还是有些不熟悉。
虚无极推了推墨镜,“休慈前辈”。
陆隐惊讶,“这么果断?”。
虚无极道,“如今双方比的是虚神之力,可你知道当初休慈前辈与虚一上人比试,输在什么地方吗?就是虚神之力”。
“休慈前辈特立独行,不愿修炼虚神,更倾向于将虚神之力当做自身力量施展战技功法,而虚一上人就是标准的虚神文明修炼者,一个借助虚神提升近乎二十倍于自身虚神之力作战,一个中规中矩,最多战技功法高明,你说谁更厉害?”。
“不过如今差距已经没了,自从休慈前辈最后一次败给虚一上人后,便决定蕴养虚神,虽然依旧不靠外部虚神,但他蕴养了胡须,令胡须成为虚神,同样可以牵引出数倍,乃至十数倍于自身的虚神之力”。
“他与虚一上人唯一的差距抹平,但他却比虚一上人更擅长战技功法,如果一开始虚衡和虚棱能凭借虚神之力占到上风,这场决斗输赢就不好说,但现在,只要了解休慈前辈与虚一上人的人都知道结果”。
陆隐点头,“这么说,休慈前辈一上来就拼虚神之力,就是为了?”。
“不错,就是为了节省时间,他要告诉虚衡与虚棱,这场决斗,他们没有赢得希望”,虚无极道。
陆隐看去,他本以为两人联手可以占到上风,然而彼此依然有差距。
第六大陆异人如何对抗的了夏神机这种匹敌九山八海的强者?即便两个异人联手也一样,而休慈的实力,在陆隐看来还要超过夏神机,毕竟虚神之力这种力量太取巧。
休慈与夏神机实力近似,但只要用出胡须,十数倍于自身的虚神之力释放,夏神机都会被压制,这就是虚神文明的强悍之处。
这时,虚无极神色一变,看向后方,虚五味身影出现,“虚五味前辈?”。
陆隐回身,赶紧行礼,“参见前辈”。
虚五味没理会两人,看着远处决斗,“一下子诞生两个虚太境,不错,不错,呵呵”。
“前辈自无边战场归来了?”,虚无极打招呼。
虚五味道,“差点死了,那种地方能少去就少去”,说着,看向陆隐,赞叹,“听说你抓了不少暗子,其中还有莲尊门徒?”。
陆隐赶紧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虚五味听完后,感慨,“天鉴府这么多年都难有作为,你一进去就立功,说你不是暗子都没人信”。
陆隐吓一跳,“前辈,这种玩笑开不得”。
虚无极也吓一跳,“前辈,这怎么说的”。
虚五味道,“永恒族又不是没做过这种事,故意让一个暗子揭露其它暗子立功,忘了当初始空间第五大陆是怎么跟第六大陆开战的了?可惜那时候我们没能力插手,否则也不会是现在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