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1251、我只是把嘰嘰喳喳的時間用來工作推薦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伪造彩票的徐天和郑泽,的确已经在被带往警局的路上。
杨天桥这边的审讯工作刚刚结束,徐天和郑泽就被带进审讯室,直接做到了无缝对接。
“顾晨,这是我们在天赐广告公司搜集到的一些证据,不然也不会搞到这么晚。”
丁警官将自己搜集的证据全部交给顾晨。
顾晨简单翻阅了几下,微微点头,拍着丁警官的肩膀感激道:“多谢丁师兄。”
“剩下的交给你。”丁警官说。
“没问题。”
两人简单寒暄几句,丁警官带着吴小峰和吉喆离开现场。
而同时坐在审讯椅上的徐天和郑泽,两人则显得异常胆怯。
顾晨并没有马上审讯,而是将收集到的证据,拿给王警官,卢薇薇和袁莎莎先行参阅一番。
大概就是这些人残留在天赐广告公司内部的一些制作彩票的材料残留。
丁警官是名老同志,愣是在天赐广告公司的垃圾堆里,翻到一些假彩票的打样,直接就给带来回来。
顾晨戴上白手套,直接将取证袋里的样品拿出,捏着手中,与之前那两张发现的伪造彩票进行对比。
可以说,两份伪造的中奖彩票样品,一眼就能看出,其实出自同一手笔。
顾晨甚至都不不需要过多审问,因为事实已经非常清楚,徐天和郑泽两人制造假彩票的事情基本实锤。
“徐天,郑泽,想必在路上,丁警官已经跟你们说的很清楚了吧?”顾晨抬头看着二人。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二人默默点头。
“所以这些伪造彩票,真是你们做的?”王警官问。
徐天和郑泽相互看看彼此,继续点头。
郑泽也是尴尬不已道:“其实我们也就是闹着玩的。”
“闹着玩?”王警官闻言,嘿笑着说道:“你们闹着玩,直接就把自己变成了一等奖获得者,可以啊,你们这闹着玩也能致富?”
“这不是看着有宝马车奖励嘛。”徐天一听也急了。
知道自己干的这些事,已经被警方掌握线索,徐天也是追悔莫及道:
“我们只是一时起了贪念,感觉这彩票制作起来,看上去也没那么多难度。”
“想着自己就是搞广告设计的,很多工艺我们都懂,所以就想着,要不搞出来看看,结果拿去彩票站,他们还没看出来。”
“嗯。”听着徐天的讲述,卢薇薇将伪造彩票拿在手里仔细观察,也是颇感佩服道:
“不得不说,你们制造假彩票的工艺水平,的确不错,能够做到以假乱真。”
“我们以为他们会看出来。”郑泽愁眉苦脸,也是赶紧交代:“可是我们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他们竟然没有发现。”
“而且我们还获得了最后的抽奖环节,只要能够抽到宝马车信封,那就能把宝马车和12万现金带回家。”
低着脑袋,郑泽又道:“可就是运气差了些,没有那好命。”
“你们运气再好也没用。”卢薇薇右手转笔,主动跟二人说明道:
“你以为就你们两个会做假,彩票中心就不会?”
“啥?”一听卢薇薇说辞,郑泽当场懵圈道:“你的意思是……彩票站也作假?”
“没错。”
卢薇薇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们吧,虽然你们造假草花K,但是最后的抽奖环节,你们所抽的信封当中,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奖品信封。”
“因为真正的奖品信封,都被这些人事先拿走,交给那些托来抽奖。”
“所以……这些中奖的家伙,都是彩票站的托?”徐天有些目瞪口呆。
感觉自己已经够黑了,没想到彩票站比自己还黑。
袁莎莎也是嗤笑着说道:“你们也都半斤对八两吧,顶多算是相互欺骗。”
“但是那些真正的彩民就惨了,被忽悠过来买彩票,还以为中奖率真有那么高,其实都是假的。”
“所有中奖者,四个有三个是托,还有一个是因为彩票站拿错信封,才被误打误撞的抽中奖品。”
“可即便是这样,还被彩票站报警说,是在使用伪造彩票。”
“而那张所谓的伪造彩票,就是出自你们二人之手。”顾晨也补充着说道。
徐天和郑泽相互看看彼此,感觉此刻无话可说。
顾晨抬头看着二人,继续追问:“现在所有证据都可以证明,这些假彩票,都是出自你们之手,你们还有什么补充说明的没?”
“没有了。”徐天摇摇脑袋,也是一脸无奈道:“我们刚开始只是想到能利用自己这点手艺,做张假彩票不劳而获。”
“也没想到,会牵扯到这么多事情。”
“是啊。”郑泽也是叫苦道:“其实我们就是想不劳而获,要不是他们彩票中心自己作弊的时候出现失误,恐怕我们这事也就微不足道。”
“作假就是作假,不要心存侥幸。”见两人开始给自己诉苦,卖惨,王警官也是提醒着说。
毕竟这种老套的方式,王警官早已看在心里。
徐天默默点头:“是,我们承认,这么做的确不对,所以我们对自己做过的这些事情,我们承担责任。”
毕竟是进过一次监狱的,徐天还是有点觉悟。
知道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抵制调查有多严重。
因此在接下来的审讯环节,几乎是知无不言。
顾晨将这些情况捋顺之后,问道:“你们认识负责彩票销售的陈刚吗?”
“陈刚?”徐天一呆,弱弱的问:“陈刚是谁?我们不认识。”
“知道了。”了解道陈刚与二人并无交集,顾晨站起身,走到二人跟前,让二人在笔录上签字。
……
……
翌日清晨。
三组办公室内。
由于明天就是除夕,办公室不少成员都开始休假,尤其是外省的警员。
由于刑侦三组作为春节留守儿童组,大家对于春节的期待也就没有那么浓烈了。
考虑到排班安排,不少同志开始在年前休假。
但顾晨和王警官这种领导,自然休假得无限延期。
关于体彩作弊的案子算是了结,涉嫌犯罪的人员,包括杨天桥等一干涉事人等均已被捕。
而伪造假彩票的徐天跟郑泽,也同样难逃法律的制裁。
现阶段,唯一的漏网之鱼就是何俊超的老同学陈刚。
从事发之后,就一直处在失联的状态,并且调查也毫无头绪。
眼看就快春节,大家都感觉,要抓陈刚,可能要放在春节之后。
但是大家同时又非常期待,毕竟春节时期,阖家团圆是国人的期待。
现在陈刚留下父母亲人,独自一人消失不见。
顾晨不清楚陈刚的目的是什么?但陈刚涉及彩票作假案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卢薇薇,我的笔没水了,你借我一支笔。”王警官整理着追查陈刚的资料,一时间写字笔没水,于是直接转身问卢薇薇索要。
卢薇薇黛眉微蹙,也是有些不情愿道:“你上个月借我4次笔,结果每一次都不还,现在你又问我借?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这我也不知道被那个小兔崽子给拿走了呀,都是放在桌上,然后上个厕所就不见了踪迹。”
王警官耸耸肩,也是颇为无奈。
要知道,在刑侦组找笔,那比破案还困难。
尤其的借笔,似乎就跟中魔咒似的。
凡是借出去的笔,几乎都是很难要回来。
卢薇薇黛眉微蹙,直接打开抽屉,从中找出一支黑色水笔道:“这是最后一支备用的,再给我弄丢,那你以后就别再问我借笔了。”
“知道了,你真啰嗦。”王警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从卢薇薇的手中中间抢过笔来,扭头继续整理资料。
卢薇薇则是一脸泄气的转过身,将下巴搁在顾晨办公桌上道:“顾师弟,你说……这能有什么办法,把我们那些借出去的笔再给收回来呢?”
“每次借出去的笔,最后都被不了了之,老王这边是费笔大户,还有其他人也是。”
眨了眨漂亮的眸子,卢薇薇又道:“我们都知道,整个刑侦队就数你顾晨最聪明,你能想想办法吗?”
“这个简单啊。”顾晨将整理好的文件放在一边,也是淡笑着说道:
“那我可以给你个建议,让你的笔有借有还,至少还回来的几率要高一些。”
“你说。”卢薇薇双手将自己的脑袋撑成一朵花,也是眨巴眼问。
顾晨抬头思考了几秒,这才回道:“第一种方法,就是在你们的所有写字笔上都做好鲜明的标记。”
“比如贴上美纹纸,以后看见谁桌上的写字笔有这些明显的标志,就自然而然的知道这支笔的主人是谁。”
“嗯,有道理。”卢薇薇默默点头,又问:“那还有其他方法嘛?”
“还有一种就是……”顾晨看着自己桌上的写字笔,直接拿在手中,现场教学。
“还有一种就是,你可以把笔帽摘下来,再借给别人。”
“当别人用完这支笔之后,他会发现,这支笔是不完整的,于是他又会还给你。”
“因为没有人会要一支不完整的笔,这也叫残缺效应。”
“残缺效应?”听闻顾晨这么一说,卢薇薇似乎明白点什么。
于是赶紧转过身,朝着王警官桌边走去。
“哎呦卢薇薇,你干什么?”
那头,只听见王警官一声抱怨,卢薇薇的手里则拿着一支写字笔盖,得意洋洋的朝顾晨炫耀一番。
顾晨有些无奈,感觉卢薇薇现学现卖。
倒是把顾晨身后的袁莎莎逗乐的不行,后者捂着嘴强忍着憋笑。
王警官刚才在整理材料的同时,其实也有听见顾晨的说话,此时转过身,也是一脸鄙夷道:
“你卢薇薇什么都不好,还是芙蓉分局女警们眼中的公敌,可就是听顾晨建议,执行力方面做的还行。”
拿起自己手中没有笔盖的写字笔,王警官也是无奈说道:“放心,你这支笔我会还给你的。”
“哈哈。”听闻王警官说辞,卢薇薇心里乐得不行,也是调侃的笑笑:“跟你开玩笑呢老王。”
“毕竟现在好人难做,借出去的东西,你要想再要回来,那可真是太麻烦了。”
“就拿钱来说,如果你年前借出去的,年底还没收回来,那么春节假期你也别想收回来。”
“因为你要是大过年的问人家要钱,指不定这钱要不回来,还得挨一顿唾骂呢。”
“所以做人好难,做乐意助人的好人更难。”
“不就跟你接支笔嘛,哪来这么多矫情?”王警官冷哼了一声,却是默默点头:
“不过你卢薇薇说的也对,所谓人言可畏。”
“有时候不管你怎么做,似乎都不见得讨喜。”
“就算你很聪明,也会有人说你心机重,你努力会有人说你运气好,你天生乐观会有人说你虚情假意。”
摇了摇脑袋,王警官也是淡笑着说道:“反正无论你做成什么样子,别人都会有话说。”
“有时候,你明明是一杯白开水,却被硬生生的逼成满肚子憋屈的碳酸饮料。”
顾晨见王警官在那矫情,也是笑孜孜的回应道:“所以人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否则你的生活就像一条裤衩。”
“裤衩?”卢薇薇和王警官同时追问,感觉顾晨和比喻也太不文雅了。
顾晨则是无所谓道:“就是别人放什么屁你都得接着呀,这是赵局跟我说的。”
“噗!”
闻言顾晨说辞,办公室内不少新老同志都笑了。
丁警官也是笑得合不拢嘴,摆摆手道:“害,这个赵局,怎么跟你说这些,这比喻也太不文雅了。”
“不过实用啊。”卢薇薇轻笑一声,附和着说:“我觉得赵局说的比较接地气,可不就是这样吗。”
“所以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你的人生只有两种结果,要么自己累死,要么被别人整死。”
“而我们都知道,人性都是有一个弱点的,你越在意什么,什么就越折磨你。”
“当你足够尊重自己,你就很难把别人的闲言碎语挂在心上。”
“而且你也永远不要跟一个250去争个输赢,你干不过他的,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跟他一个水平,然后用他当了多年250点经验干败你。”
拍拍巴掌,卢薇薇也是鼓励大家道:“所以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为好自己的人,走好自己的路。”
“卢薇薇,你最近又看毒鸡汤了?”王警官说。
卢薇薇则是嗤笑着回道:“哪有?这也是赵局跟我说的。”
“天呐,赵局哪来这么多鸡汤?”丁警官表示不解。
“没准是秦局给他灌输的。”吴小峰表示质疑。
大家相互看看彼此,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然而就当大家用调侃来打消上班的烦闷时,却发现,平时一听见有风吹草动,就哔哔不停的何俊超,今天却格外的安静。
这也被人精卢薇薇看在眼里。
卢薇薇一脸纳闷的问何俊超:“我说何俊超,我们大家聊这么热闹,你怎么连个屁都不放啊?”
“别闹,我正在忙呢。”何俊超也没看卢薇薇,只是自顾自的在电脑上整理资料。
往常来说,作为工具人的何俊超,平时也不会这么认真。
但大家在短暂的相互看看彼此后,却忽然又明白了缘由。
没错,彩票舞弊案中,唯一的漏网之鱼陈刚至今下落不明。
而陈刚又是何俊超的老同学。
这让何俊超在刑侦三组颇有些尴尬的味道。
如果一天不把陈刚找到,估计何俊超上班都如坐针毡。
从先前的讨论大家就看出端倪。
原本按照原则,何俊超得回避这起案件,但顾晨相信他,还是让他加入到讨论中。
也是正是因为顾晨对自己的这份信任,让何俊超有点受宠若惊。
因此何俊超也在暗自较劲,想利用自己的技侦技术,尽快找到陈刚的下落。
这样一来,何俊超也能像往常一样,尽快融入到刑侦队这个大家庭里。
理解何俊超处境的卢薇薇,则是淡笑着说道:“你也别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就是老同学陈刚下落不明吗?”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告诉我们一声,大家一起帮你。”
“是啊。”王警官放下手头工作,也是抬头看着何俊超道:“我都一天没听见你说几句话了,感觉还怪不习惯的。”
“往日虽然你跟卢薇薇在办公室里叽叽喳喳,有些烦人,不过办公室气氛还算不错,不像一组跟二组那样死气沉沉。”
“但是你也别憋着,压力憋久了,容易憋出毛病来。”
“我才没憋呢。”见王警官如此调侃,何俊超也是极力反驳道:“我只是把叽叽喳喳的时间用来工作。”
“明天不是除夕吗?过年任务一大堆,估计寻找陈刚下落这件事情,人手根本不够。”
“那我可不得赶紧准备一下吗?尽量把寻找陈刚的线索梳理一下,看一看,到底那些人在年前这段时间,跟他有过接触。”
“毕竟,我们也排查过他的身份证使用情况,根本就没有入住酒店的记录。”
“那这么一来,可不就是住在朋友家吗?”
“所以你认为,是有人把他给藏起来了?”顾晨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