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樓乙-第三千兩百七十一章 陰狠歹毒讀書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楼乙
楼乙带着魂不守舍的蔡京回到了天甲一九之中,此时的蔡京精神还有些恍惚,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好半晌才转头询问道,“我刚才是主动挑衅了樊瑞是吗?”
楼乙微笑着点了点头,蔡京哀嚎一声倒在地上,悲鸣道,“完咯,这下死定咯~”
“好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我看来你这神来一笔,倒还为你加分了不少,公孙大师对你的观感涨了不少!”楼乙意味深长的对其说道。
“那管什么用啊,你没听大师说嘛?主持完这次拍卖会他就要离开列阵道宫回去二仙山隐修了!”蔡京哭丧着脸说道。
“你要相信缘法妙不可言!”楼乙神秘兮兮的说道。
蔡京狐疑的望着楼乙,不知道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默默的叹了口气,看着手里头的十钱符币,自言自语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下我可怎么办是好啊~!”
就在这个时候楼乙用胳膊肘子捅了捅他,蔡京不耐烦的问道,“干嘛?!!”
楼乙用嘴努了努外面,蔡京顺着他努嘴的方向,这才想起来之前楼乙拍卖的那颗巨贵的雷丹还没有摘回来。
“谢谢了~!”蔡京神色复杂的对楼乙说道。
“你别忘了你亲口说过的话就行!”楼乙笑着说道。
蔡京神色一窘点了点头,然后便出去将雷丹给摘了回来,此时的楼乙眼神之中多了许多别的神采,他似乎已经在思考接下来的事情了。
等蔡京回来之后,楼乙发现他一直愣愣的坐在原地,手里头捧着那个装有雷丹的阵法罩子,楼乙微笑着摇了摇头,转头继续看向外面。
到了这个时候,拍卖场的氛围已经被炒到了最高,楼乙频频出手,但凡是有价值的丹药甚至是天材地宝,无一例外全部落到了他的手中。
这一惊人的现象,终于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所在的天甲一九之中,那之前与其叫板的樊瑞却已经离开了。
看来他来此的目的就是奔着那十钱符币去的,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会横生这么多的枝节出来,而楼乙的疯狂出手,也令宋江等人将目光投向了他。
宋江看着身边的吴用,意味深长的说道,“此人不简单呐~!”
吴用点了点头,然后附耳上前说道,“不若让时迁兄弟去试试?”
宋江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拍卖场,开口说道,“差不多该到重头戏了吧?”
吴用点了点头说道,“庄主请放心,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樓乙》-第三千兩百七十一章 陰狠歹毒閲讀
“那就好,常言道物尽其用,这一次就看这公孙胜的本事了!”宋江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光缓缓说道。
吴用没有言语向后慢慢退去,转身离开之时,眼角同样有狠厉之光一闪而过,不过他掩藏得极好,并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宋江等吴用离开之后,黑暗之中一人悄无声息的浮现而出,此人身材极为瘦小,偏偏两条胳膊修长垂落到地,一双手的手指也是十分奇特,竟比手掌长了近半,尤其是那中指跟食指,竟然比周围的几兄弟长了倍许,着实令人啧啧称奇。
“时迁,篆玉道宫这两个家伙就交给你了!”宋江阴森森的说道。
“放心吧哥哥,一切交给我!”那被叫做时迁的家伙点头应道,随后人便再度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不见了。
此刻他所站立之地,就只剩下他一人,他望着四周喃喃自语道,“快了,就快了……”
此时楼乙仍在大杀四方,所有竞价之人无人是其对手,渐渐地大家似乎都有了默契,但凡是丹药以及炼制丹药的材料,通常大家都会开口喊出一个高价,然后等楼乙出价之后再选择放弃。
他们本以为这样会迅速耗光这天甲一九空间之中这两人的仙晶,但岂料他们俩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原以为他们会不管多少价格统统收入囊中,但当价格高到一定位置之后,他们反而就不出声了。
现场也是一阵的尴尬,这么横竖来了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出声捣乱了,就这样楼乙将几乎所有能够用得到的炼丹材料,全部网络到了自己手中。
又出手拿了几件辅助的法宝,之后便再也没有开过腔了,这可给其他房间的金主们高兴坏了,于是乎现场又再度热闹起来,就这样终于拍卖会接近到了尾声,第一件重头戏被推了上来。
一件造型古朴的铠甲,而且是全套法宝护具,可是当此物出现的一瞬间,几乎全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因为这套东西但凡是生活在天市垣的修士,无人不知无人不识,因为此物便是上任庄主晁盖的披甲【天王铠】。
没过多久静怡的拍卖场内便乱做一团,嘈杂之声不绝于耳,此时站在拍卖场中央的公孙胜,眉头微微一蹙,因为他也没有想到,这临近尾声之时,这百将庄的宋庄主,竟然会给他来这么一手。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当初这百将庄庄主倒下的时候,那是多少人亲眼看着的,而他当时便是穿着这身铠甲,那血染红铠甲的画面,相信不少人应该都历历在目。
可是现在这身前任庄主遗留下来的宝甲,竟然上了百将庄自己的拍卖场,这在谁看来都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此时宋江脸上带着阴狠的笑容,因为他此时正看向拍卖场中的一处,而那里恰好便是之前出手阻止樊瑞的卢俊义所待之地。
此刻卢俊义脸上带着明显的意外神色,而他身边的两人此刻情绪明显格外的激动,宋江要的就是如此,他要让所有人都清楚明白一件事,那个姓晁的已经死了,现在这百将庄的主人是他宋江。
而此时卢俊义看向那套铠甲之时,眼中难掩哀伤之色,那毕竟是他大哥的披甲,没想到这宋江竟然做出如此不上台面的事情,实在有违他及时雨宋公明的名号。
卢俊义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身边的花荣跟那异常俊美的男子,却已经激动到无以复加了,他们不断劝说着卢俊义,希望他能有所决断。
但卢俊义却摇了摇头,制止住了他们暴怒的情绪,眼角不由自主的瞥向了那天甲一九所在的位置,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