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txt-第三百五十章 宇宙禁地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这个元君界主怎么跟牛皮糖一样。”西门天低声咒骂了一句,硬着头皮在混沌中乱窜。
“废话。”可惜奉天剑现在是剑形状态,若是人形,西门天一定会看到黑衣男子那大大的白眼。
本来要到手的弱小猎物忽然反制,不仅打伤了她还在她眼皮子底下逃之夭夭,这换成每个捕食者都是难以忍受的事情。
“不过还好,刚刚只要差一点就命丧在那里了。”西门天一边逃窜,一边往好的方向去想。
刚刚那一幕确实是太险了,无论是早一分、或者晚一分自己都会死在元君的屠神爪下。能够暂时虎口逃生,靠的就是特属于他骨子里的隐忍和自制力,再加上一点点运气。
实际西门天只是苦中作乐罢了,就以他现在的状态并不比陨命在元君手下好上多少。
屠神爪的毒素无时无刻不在侵犯自己的识海,妄图彻底毁灭自己的意识。他的身上也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儿难以痊愈。更为致命的是后面疯了一样追捕他的三等界主和前面未知的危险。
混沌中的混沌异兽,西门天可是领教过的。没有手中的神兵,他甚至连一只都打不过。之前在混沌里杀了好几只,也不知道它们记不记仇。
正利用神力驱散混沌之气向前方进发时,不安的感觉再一次从西门天心底升起。只见他二话不说,直接掉头就往着另一个方向遁去。
“哼,你跑不了。”屠神爪从混沌中探出,却抓了一个空。元君界主冷哼了一声,看着还未并拢的混沌之气,揭下了她的面纱。
面纱之下,是一个丑陋的令人作呕的脸。扭曲的五官足以让凡人望而生畏,下巴上亦有一个明显的瘤,凹凸不平的形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蜂窝。
只见她捏碎了脸上一个脓包,紫黑色的毒液流出,一只蜂状的小兽随即化形,从碎裂的脓包中飞出,翅膀不停的颤动。
那小兽口器甚长,尾针散发着深入灵魂的毒素,复眼明显的突出,狰狞的模样简直就是天生的杀人利器。
“追上他,给他一针。”元君看着小兽,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只是这神色若被外人看见,定然觉得森冷无比。
小兽翅膀以奇异的方式震动了两下,算是回应了元君界主的命令。随后一化十,十化百,密密麻麻的向混沌之气将要聚拢的方向追了过去。
元君手指轻点,一张绚丽的星图如画卷般迅速铺开,界域聚集之处星罗棋布,就连苍茫无边的混沌也有着不少的标注。
作为三等界主,元君手中的星图不知比西门天要大了多少倍。而星图在混沌中指引的方向,则是告知她所在的大概位置。
一旦她培养的屠神蜂有一只刺中了西门天,不管他再怎么兜圈子、再怎么拼命的跑,也尽在元君的掌控之中,届时西门天可就真的是穷途末路了。
“嗯?她不追了?”西门天见身后无一丝动静,也放缓了遁逃速度,开始恢复界主之力。前途未知,还是先保存自身实力较好。
还没等他静心驱除屠神爪的毒素时,混沌之气忽然向两边排开,一只混沌异兽横冲直撞的向西门天扑去,巨大的独角充满了源自天地初开之前的神秘力量。
西门天知道,别说是现在重伤的他,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自己在一撞之下也五脏移位,经脉俱伤。
情急之下也顾不得恢复,当即劈开混沌,拼尽全力向一侧翻滚,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来势汹汹的一击。
“好险。”西门天心几乎蹦到了嗓子眼,可是接下来一幕却让他顿时僵住了。
只见六只毫无感情的大眼睛带着冷漠的视线扫向西门天。
居然还有两只,看来自己的确是被盯上了!西门天嘴角一阵发苦,手执奉天剑警惕的与混沌异兽对峙。
“你就是那个杀我同伴的五等界主?”其中有一个似乎略微年长,率先开口问道,却是宇宙中的通用语言。
“是你同伴先袭击的我,被我反杀了。我无意伤你,但你如果执意要追杀我,就怪我剑下无情了。”
西门天虽然打不过元君,但是比起之前也算是大有长进。若不是后有强敌追杀,他根本就不惧这区区这几只混沌异兽。
“哦?不惧我们?”那只混沌异兽话音刚落,混沌之气自动散开,露出了足足数百只闪着幽光的眼睛。
足足数百只混沌异兽,看样子是为死去的同伴报仇的!西门天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些艰难的与它们一一对视。
别说是他西门天了,就算是十个西门天,恐怕也难抵数百只在混沌中吞噬不知多少亿年混沌的恐怖存在。
“奉天剑!”西门天再举起奉天剑的时候,剑灵早已没了反应。他动作一顿,只见数百只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
“龙…龙皇……”
龙皇这个时候能理他才怪。
“看星星!”西门天犹豫了一会儿,忽然大喝一声,想要借机开溜。可那上百只混沌异兽没有一个转移视线,反倒是在这个白衣界主遁逃的瞬间咆哮着张开大口扑了过去。
若是一两只混沌异兽的攻击尚且能躲掉,可上百只根本就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仅仅是刹那之间,西门天就被当先的混沌异兽撞的飞了出去,却不曾想身后正好又接下了屠神蜂的一针。
“瞬!”强忍着五脏移位和针入灵魂的痛苦,西门天再次沟通天道,使用混沌穿梭之术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西门天,你这回可算是跑不掉了吧。”西门天甫一消失,元君界主便出现在群兽聚集之处。而她即将直面的,是数百堪比五等界主实力的混沌异兽。
但仅仅是数个时辰,略有轻伤的元君界主就从混沌异兽中杀出,傲然的伫立在混沌之中。那些混沌异兽死的死,伤的伤,还有一小半则回去搬救兵了。
“又浪费了数个时辰。西门天,你真让我刮目相看呢,我一定不会让你那么轻易的死去的。”元君一点额头神纹,顺着气息直接追了过去。
接下来的几个月,西门天遭遇到了数次元君界主的袭击,本就来不及调养的他毒素日益加深,已经危及了心脉。
可是这元君好像能够察觉到他的位置一样,每一次都故意把他往一个方向逼迫。
西门天苦不堪言,好几次都差点死在元君界主的手里,道心甚至由此出现了裂纹。但为了有冥冥之中的一线生机,他还是一步步向着未知的方向遁去。
“再过不远,可就是宇宙禁地了。不知被逼上绝路时,他会有何感想呢?”元君界主十分享受西门天痛苦的模样,顺着他刚刚施展禁术逃走的方向再一次追了过去。
宇宙禁地,一直是在宇宙中肆意遨游的界主们讳莫如深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