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盛唐陌刀王》-第八百三十五章 進攻斜峪關看書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盛唐陌刀王
他们进入山间向前行出十几里,见到了负老提幼三千多人的郭氏族群,他们都是柳城郭氏在长安的族人,提前得到郭子仪的知会,提前赶到褒斜谷等待着郭子仪一起逃亡汉中。
郭夫人见他与仆固怀恩并肩而来,却没有三子的身影,不禁担忧地问道:“阿郎,晞儿为什么没有跟着你前来。”
仆固怀恩尴尬地望向了郭子仪,郭则捋着胡须含糊其辞:“我已留他在汶家山断后抵御敌军。“
夫人的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她似乎已经猜想到儿子的结局,抬手擦拭眼角的泪痕。
郭子仪看到夫人哭泣反倒怒火暗盛,突然发出怒火道:“这有什么可哭的,我郭氏以武传家,世代忠良,男儿上战场本就是常事,都要像你这么哭哭啼啼,这个家还要不要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郭子仪身上散发出封建大丈夫的威严,夫人立即抿住了嘴唇,被下人们扶了下去。
他眼圈发红地叹了口气,挥手带领队伍出发,由于多了许多家眷,使得行动速度减慢,但他们还是扶老携幼一路往太白县而去。
……
斜峪关在斜阳下显得残破而荒凉,关内乱草丛生,仿佛被原始森林所吞没,这里盛唐时期也只是驻守着一个团两百名兵卒,后因关中的战乱,兵卒们或是逃走了,或者是死在了战场上。
郭晞已经没有一丁点的时间修整城墙,飞虎骑马踏的尘土出现在了大地的尽头,事到如今他只有尽可能地多派人堵在城墙的薄弱缺口上,用血肉之躯代替城墙。
飞虎骑的速度比他想象中更慢了一些,他们今天上午就应该抵达斜峪关,如今已经时近黄昏,如果对方两轮攻不下来,他可以有一晚上的时间来重新布置防守。
白孝德率领飞虎骑驻足在斜峪城关前,手握银枪抬头倨傲地望着这残破的城墙,心中似乎在嘀咕,想凭这玩意能拦住我,实在是痴人说梦。
他抬起马鞭高声问道:“是何人在此留守此关呐,何不出来打个招呼,我们不打不相识。”
郭晞居高临下笑着回击道:“你郭爷爷在此,龟儿子有本事就打上来,我们手底下见个真章。”
白孝德只是拱起鼻子笑了笑,突然拨转马头退了回去,他身后的三股骑兵向两边散开。后方有人从骆驼背上将伏远弩卸了下来,在城关前排成一列有近百架之多。
郭晞的脸色刹那间白了一半,朔方军撤退的时候,把伏远弩等重装备全部抛弃了,他们守关没有携带任何利器,结果就是被动挨打。
“主公早就预料到这褒斜道外必然有一场攻坚硬仗,命我放慢速度携带了这些伏远弩。郭公子,我奉劝你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关中已入我主公之手,皇帝却抛弃你们父子先跑了,效忠这样的朝廷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倒不如去劝劝你的父亲,早些投降可保你郭氏世代富贵。”
“呸,乱臣贼子,尔等造反忤逆,迟早要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
白孝德怒而挥手道:“给我射,让他们尝尝滋味。”
兵卒们装上了火矢,点燃油脂瞄准城墙上一轮发射,粗壮的箭杆射进了夯土城墙中,裂出干瘪的纹路。再一轮齐射城墙上的士卒翻倒在地,再厚重的扎甲在伏远弩的打击下都被穿透了胸膛。他们抓起盾牌高举过头顶,箭矢能够轻易地把青铜盾面击穿。
更多的箭矢落入城关内,引燃了地面上的干枯草木,引起了熊熊烈火,炙烤得城墙噼啪作响。郭晞慌忙高声呼喊:“快,所有人都撤到城墙上来,别被烈火烤熟了。”
城头上人数的增加,也增加了唐军伤亡的概率,不少兵卒被伏远弩射杀,惨状也是千奇百怪。
白孝德对城头上唐军的惨叫声充耳不闻,甚至还当成一种美妙的音乐来欣赏。他微微抬起眼皮,感觉伏远弩的压制已经到了火候,给敌人造成了足够大的威慑,是时候上正菜了。
“发射登城箭,准备攻城。”
登城箭是一种箭头较宽的箭矢,箭杆用结实较粗的桑木杆制成,伏远弩箭矢经过几轮抛射,城墙上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如同刺猬一般。
“登城!”
飞虎骑当然不会亲自登城作战,河西军数次战争中曾俘虏收编数万唐军和燕军,现在就是他们上场的时候。
在飞虎骑的驱赶下,这些兵卒低着头朝着城墙奔去,低头抓着箭杆向上攀爬。
郭晞当即双手举起滚石朝着下方砸击:“给我砸。”
他的话音刚落,唐军们毫不留情地用滚石檑木朝着下方砸去,凡被石木击中者,无不头破血流翻倒在地。
白孝德翻起眼白睥睨着这一切,攻城的将士们血流如河都不能让他满意,只冷冷地说道:“距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内如果攻城营还不能登上城头的话,队正以上军官全部斩首!”
投降军官们霎时间脸色发白,立刻重新组织进攻,采用各种方法鼓动麾下的兵卒,或恫吓威胁,或身先士卒,发动的攻势也愈发猛烈起来。
刚刚的进攻只是试水而已,现在河西军才动了真格的,白孝德也组织神射手用伏远弩或擘张弩朝着城头上放箭,那些在墙垛后面举着石头露出身体的兵卒,立即被箭矢射中向后栽倒在地。
攻城的河西军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蜂拥地往城头杀去,城防顿时变得捉襟见肘,兵卒们也渐渐有些力不从心。郭晞麾下的几个得力将领化身为救火队员,在城墙上左右游走来抵抗河西军的进攻。
其中有几处城墙破损严重,坚守压力也非常大,此时有几个降将带头跳上了城墙,使得唐军的坚守岌岌可危。郭晞手提一支步槊直扑过去,双手攥着槊柄刺出,一槊将敌将刺下城墙去,又有两名敌军爬上了城墙,手提横刀刺进了他的肚腹。幸亏他的扎甲里面还有一层锁甲,刀锋不能深入伤口。郭晞怒吼一声,抽回步槊横架在手中,双手推着架在这三人的脖子上,憋足了劲儿大喊出声:“啊!”
三个家伙被他硬生生推出墙垛,掉进了城关内熊熊燃烧的烈火中,他又抓起步槊朝着城墙下连番攮刺,将几个企图攀上来的敌军一槊一个全挑了下去。
夜色渐渐笼罩了下来,郭晞站在尸体堆积的城墙上,鲜血染红了他的征袍,身上也有数十处伤势,只要他的身体立在那里,河西军的兵卒们就会望而生畏。
白孝德望着城墙喃喃自语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方才我小看郭晞了,想要攻下斜峪关只能等到明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