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84章 非友即敵(1)讀書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黎道圣坐的是陈夫的位置,他这一坐,陈夫自然只能站着。
陈夫身受重伤,全靠修为深厚和一口气撑着,但眼前之人是太虚黎春,玄黓殿的道圣,亦是太虚时常派来的使者。
黎春面带笑意地打量着陆州,见其态度不卑不亢,对来自太虚的自己,竟丝毫没有卑躬屈膝的态度,不由好奇,说道:“太虚历来欣赏人才,九莲之中能成圣者,少之又少。你若愿意入太虚,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陆州闻言摇头道:
“老夫一个人习惯了,不喜欢被束缚。你的好意,老夫领了。”
在没有搞清楚是敌是友的时候,陆州并不打算太过于拉拢或者树敌。
黎春平静地道:“拒绝太虚的人,以后的路向来会很难走。陈夫,你说呢?”
陈夫便是当初拒绝太虚的人,看他如今的下场,便是最好的证明。
陈夫说道:“我这朋友,无拘无束,的确不太喜欢受束缚。”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你们还真是臭味相投。”黎春叹息一声。
他没有继续强求,而是看向陈夫,说道:“坐下来,一起聊聊。“
陈夫拂袖而过,远处的一张椅子飞了过来,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他的身后,坐下道:“不知黎道圣,来我秋水山,所谓何事?”
黎春说道:“我来此地,有三件事……”
他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看了一眼陆州。
陈夫说道:“自己人。”
黎春继续道:“这第一件事,屠维殿道圣已经来过此地,你可见过?”
“屠维殿道圣?”
“银甲卫之首,姜文虚道圣。”黎春说道。
陈夫摇头说道:“从未见过此人。”
他想起刘征手里的那个太虚令牌,难道刘征见过此人?
陆州听到姜文虚的名字,插话道:“姜文虚是屠维殿道圣?”
“你认得他?”黎春有些惊讶。
“金莲有一国师,名字也叫姜文虚,也许是同名吧。”陆州故意道。
黎春呵呵笑了一下,心中自然清楚那货在干什么,于是道:“你也没见过?”
陆州摇摇头。
老夫倒是想见到此人,若真见到,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巴掌拍死再说。
“第二件事,我曾率队,去了一趟重明山,寻找魔神遗留之物‘时之沙漏’,此物被岳奇遗失以后,便不知去向。有人说,在未知之地似乎出现过时之沙漏的痕迹。陈夫,你是大圣人,可知此物的下落?”黎春说道。
听到时之沙漏。
陆州不动声色。
这玩意以后还是少用的好。
觊觎此物的人,不少。
用起来也的确很好用。
岳奇何德何能,根本配不上此物。
陈夫说道:“魔神?黎道圣上次来的时候,便句句不离此人,他的东西,真的有这么好?”
黎春笑了。
“你对魔神了解太少。”
黎春赞叹了一声,“此人可是让五帝都要忌惮的人类。”
陆州插话道:“魔神如此厉害,为何会陨落?”
黎春看了陆州一眼,语气淡漠地说道:
“他坠入魔道,误入歧途。太虚十殿,不惜一切代价,为除魔神,折损四大至尊。”
陆州心生惊讶,表面上依旧显得很平静,说道:“坠入魔道?”
黎春再次看了陆州一眼,说道: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ptt-第1484章 非友即敵(1)分享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陈夫继续道:“黎道圣第三件事情是?”
黎春说道:
“第三件事……在你大限来临之际,我要带走你的弟子,进入太虚,以强化玄黓殿玄甲卫的实力。”
“……”
陈夫没有说话,就这么平静地看着黎春。
事实上,他没的反抗,也没有谈判的资格。
这就是太虚。
太虚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
黎春也知道,这件事纯粹就是通知一下,不存在商量,当着他的面说话,纯粹是看在他是大圣人,且维系大翰多年平衡的份上。
沉默许久,陈夫说道:“太虚真的不怕我与大翰共存亡?”
“并蒂莲的地理位置特殊,勾连未知之地的大地狭隘,脆弱。那里的上古阵法,以及你留下的印记,已经被天地之力修复。”黎春说道。
陈夫恍然大悟。
他曾经认为,只要斩断勾连之地,并蒂莲便会和未知之地彻底断开。
并蒂莲会有两个结果:就地下沉,永坠地狱;其次随无尽之海漂移,像重明山那样做一片遗失的失落之地。
没想到,勾连之处,还是被修复了。
陈夫在过去的千年时间里,经常去那个地方观察,也早就发现了异动。他感知到了大地之中,时常有一种特殊的力量,会经常修复大地的裂缝。他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力量,也在天启之柱发生裂缝的时候出现过,但显然天启的裂缝变得频繁了,大地的裂缝已经大幅度减少。
他曾推断,这种修复力量,和天地桎梏有关。
按照守恒法则的理论,人类无法挣脱天地桎梏,无法得到永生,那么死去的那些修行者的力量将重归于天地间,成为天地的一部分,包括寿命。
“黎春淡然微叹道:“大帝亲自惩戒了你,我无能为力,我只能帮你照顾好你那些弟子。”
陈夫继续沉默。
也就是这时候,陆州终于开口道:“他们未必愿意跟你走。”
“人人向往太虚,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愿意?”黎春说道。
“知不知道,可问他们本人。”陆州说道。
黎春听出来这话的意思了,说道:“入了玄甲卫,起码有个归宿,而不是继续留在秋水山。若是遇到了屠维殿,他们可不会跟你商量。”
陆州起身,负手道:“老夫不这么认为。”
自了解太虚以来,陆州对太虚的印象一直在下降,时至今日,已经有了很深的厌恶。
黎春淡笑道:“你有什么高见?能说服我,我立马走人。”
“黎道圣休要气恼。事情可以慢慢商量。”陈夫说道。
黎春继续说道:
“多少人想要进太虚,还没这个机会。现在太虚正值缺少人手。屠维殿到处招揽人才,我岂会落于人后。这些年,九莲世界中有一些人,得到了天启的认可,若让我找到他们,也会一并带走,不管是谁,没有商量的余地!”
“是吗?”陆州转身,看向黎春,“这个能说服你吗?”
唰。
陆州掌心向前。
一块玉牌出现在黎春的面前,晶莹剔透。
在玉牌的中间,赫然勾勒出一个篆书大字:白。
“白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