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99章:李世民終於回來了相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到最后,程怀亮还是没经受得住李承乾的威逼利诱。
乖乖地回家跟他娘去要那张地契单子了。
说真的,卢国夫人还是听疼爱自己这个小儿子的。
程怀亮开口之后,卢国夫人都没犹豫,当场就将那地契给他了。
毕竟那块地种什么都不长,并且还不值什么钱。
与其这么干放着,还不如拿出去让儿子贿赂贿赂自己主子呢。
待到程怀亮拿着地契单子来的时候,李承乾那都高兴疯了。
这可算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岸花冥又一村了。
他赶紧就找了一群泥瓦匠,跑到庄子上盖房子建院子去了。
毕竟这事儿宜早不宜迟,越早让锻造技术成熟,他就能越早的改变这个时代。
说真的,他真的有些无法想象,这时代若是有了蒸汽机,会给这时代带来多大的改变。
到时候的华夏,绝对能让整个世界都跟着颤抖。
……
接下来的日子当中,李承乾一边跑去庄子上当监工,一边又跑回朝堂内代为监国。
说实话,人生中什么最刺激?
无外乎是倒头就能睡着,起床就得干活了。
李承乾也是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立志做咸鱼的人,竟然也有一天能被累得倒头就睡。
说真的,他也是好久都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而当他想着上辈子时,他的生活便是如此。
忽然之间似是又回到了那个加班加点赶图的时候了。
看着眼前这些个正在加班加点工作的劳工,李承乾微微昂了昂首道:“所有人,今天每人赏两百钱!”
“谢殿下赏!”
“谢殿下赏!”
听闻有赏,一群劳工振臂高呼。
看着这些人高兴,李承乾也是兴奋的很。
身为一个来自后世的打工人,他在当老板这方面还是要比这时代的人强许多的。
他不想寻常主家那般苛待下人,薄待劳工,只要是跟他一起干活做事儿,平日里的赏赐绝对少不了。
甚至全长安城都公认,秦王府的杂役奴仆是过的最体面的。
不论是小初子与清瓷清荷这些与李承乾一起长大的皇家奴仆。
还是无忧与其他那些后进来的丫鬟,都一个比一个过得滋润,甚至一些寻常家的小姐,都不见得有她们金贵。
甚至因为这事儿,李承乾还被长孙皇后好一顿骂。
说他主家没有主家的样子,连个下人都管教不明白。
可李承乾能有什么办法?
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人人平等,哪里还会管这么多?
到最后的结果,往往是被长孙皇后狠狠地骂了一顿,也不见他有丝毫改变,依旧我行我素。
渐渐地,长孙皇后也没那个心思搭理他了。
毕竟这大号有练废的趋势也是时候去练练小号了。
不得不说,这一世因为李承乾的存在,小李治的确是吃到好处了。
相比于前世,生后面两个孩子后,就开始病恹恹并且不理世事的长孙皇后来说,这一世的她显然要好很多了。
自打李承乾开始接受自己已经换了父亲母亲这个现实之后,他便开始用尽各种办法帮助长孙皇后调理身子。
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399章:李世民終於回來了分享
从开始偷偷地用食疗调理,到后来用各种各样的补品调理,已然让她的身体大变样。
旁的不说,至少这些年长孙皇后再没犯过气疾。
而且也因为李承乾的存在,长孙皇后与李世民这对老夫妻,竟然还爆发出了中年夫妻独有的爱情。
这俩家伙,成天不分场合的撒狗粮,着实让李承乾很无奈。
就比如那次,明明他与李世民都受伤了,可长孙皇后偏偏去找李世民,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
这不典型的,夫妻是真爱,孩子是意外么?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399章:李世民終於回來了看書
不过这些事儿,李承乾也都懒得计较了,只要这两口子过的幸福美满,那就比什么都强了。
话题扯远了。
咱们书说回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承乾就在这军械营与朝堂之间奔波。
作为监国之人,三日一次的朝会,他是必须要参加的。
并且每日上午,他还要留在府内书房去处理那些由内阁送来的各种奏折。
然后下午,他就跑到庄子,做监工。
而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半个月。
半个月后。
阔别了长安整一月之久的李世民终于回来了……
而在那一日,李承乾带着满朝文武大臣,直迎出长安城三十里,迎接李世民的归来。
好文筆的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399章:李世民終於回來了閲讀
望着跪在地上,高呼父皇的李承乾。
李世民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了笑意。
他直朝着李承乾挥了挥手道:“上车来,与为父同乘!”
闻言,李承乾也没有犹豫,迈步朝着马车走去。
待他登上马车后,便坐在了李世民的下手旁。
李世民看着李承乾道:“乾儿,监国这些时日,可觉得疲惫?”
“并没有。”
优美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99章:李世民終於回來了展示
李承乾信口胡诌了一句。
见他那模样,李世民直翻了个白眼,随即道:“实话告诉爹,到底累不累?”
“当然了累了。”
听闻他的自称变成了爹,李承乾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他直道:“我跟你讲父皇,那魏征可太磨叽了,每天早上起来就开始叨叨,一直到了晚上还在叨叨。”
“说真的,孩儿还是真的佩服父皇,您居然能将这么个家伙留到现在,而且还将其称之为人镜……”
听闻这番话,李世民也是笑出了。
他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我可是已经忍了魏征许多年了,你这才几天?”
“再者说,你小子是做了啥,竟能让魏征都开口说你了?”
“当然是选内阁的事儿了。”
说实话,甄选内阁为帝王分忧这事儿其实是李世民策划出来的,只不过是他不想担当罪名,故而借着李承乾的嘴说出来罢了。
反正自打他将这事儿呈报给李世民开始,他就每日都在研究着甄选内阁之事。
李承乾叹息道:“儿臣本来的意思是打算,让舅舅、魏征、房玄龄、舅公、四人先入内阁。”
“再以这四人为架构,甄选科举中有才甲子入阁赐以官职,构建组建内阁基层。”
“当然了,暂时给这内阁的任务是帮父皇过滤掉一些没有必要看的奏折。”
“但未来具体父皇能用内阁开发出什么,让您省时省力的功能来,就全看您自己的了。”
听闻这番话,李世民直摇头笑道:“旁的不说,你能想到这些事儿,就够难为你的了。”
“也怪不得那魏征要整日叨叨你,这事儿就连我看来都有些光怪陆离,就更别提他们了。”
“不过大概意思我也明白了,接下来你无需再管,全看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