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起點-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左右爲難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杨师道听了连连点头,儒雅的面容上多了几分感激之色,告别了徐书办之后,顿时整理了一下衣袍,脸上多了几分谦逊之色,就这样进了崇文殿。
“御史台杨师道见过几位阁老。”大殿内,分了两边,四位阁老分别坐在书案后面,只有正中空了一张宝座,那是李煜的位置,然后就是最后空了一个席位,那是凌敬的位置。在一角落还有一些崇文殿的行走们,多是朝廷未来培养的对象。
“杨大人,最近你们御史台的动作很大,每天都能接到御史台的奏折,这些奏章都快将我们的崇文殿给盖住了。”范瑾看见杨师道手中的奏章,忍不住说道:“这几天大将军那边都派人来询问了,御史台是不是看不惯将军们了,是不是认为大夏不需要将军了,这样盯着武将们,是不是有些不妥当了。”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起點-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左右爲難熱推
“范大人这话说的,御史台监管文臣武将,只要有人犯了错误,那都是御史台的御史们应该管的事情,若是视之不见,那才是有负陛下圣恩啊!”杨师道还没有说话,虞世南顿时有些不满了。
“虞阁老所言甚是,我们这些做御史的,看到大臣们违法违纪,却视而不见,那如何对得起陛下的信任呢?这些将军们眼前立下了功劳,这个是不容否认的,但功劳是功劳,过错就是过错,我们不能只看功劳,而不看过错。”杨师道也反驳道:“要知道,这些武将们有的时候犯下来的错误,比别人更可恶。长此下去,天下人将如何看待朝廷?”
范瑾听了只能是连连摇头,话当然是这么说,但事情有的时候不一定是这么做,文官和武将们原本就是东风和西风,今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御史台这么做,看上去是为朝廷除去奸佞,但未必没有一点私心。
“来,我们一起来看看,这次御史台又是准备参奏何人?”岑文本站起身来,将杨师道手中的奏折取了过来,笑吟吟的说道:“若是一般的事情,我们交给凤卫,查探清楚之后,处置就是了。想来大将军那边也不会说什么,事情若是大了,超出了崇文殿的范围,再交给陛下也不迟。”
“陛下这个时候应该坐镇辽东,也没有什么大事。”王珪显得十分谦逊。
“呵呵,好家伙,卢龙塞守将井随、副将冯立,还真是不少啊!”岑文本打开奏折念道。
众人面面相觑,看着眼前奏章上的内容,这是将燕京东北部分区域的武将一网打尽,上至守关将军、校尉,下至县尉等等,都被御史台的人给盯上了。
“武英殿恐怕不会同意的。”范瑾摇摇头,若这些人只是散落在全国各地或许没有什么,但这次居然是成片区的,那问题就不小了,这些人一旦落马,就意味着这些地方,短时间内就会出现防御缺口,甚至会影响朝廷安全,莫说是在武英殿那边,就是崇文殿这边也不好交差。
“几位阁老,对就对,错就是错。我们这些臣子不是以朝廷的法律为准的吗?现在看到了有人犯了错误,岂能就这样放过了,传扬出去,让天下人如何看待我大夏?”杨师道正容说道。
虞世南看了杨师道一眼,见他儒雅的面容上隐隐有一丝怒火,忍不住心中一阵苦笑,到底是读书人,书生意气,就和自己当年一样,只是在官场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虽然紫微朝吏治清明,可仍然有些地方是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就像眼前的这些将军们,朝野上下都将将这些人给办了,可同样的,有的时候就是不好下手,就像这些将军就是如此,从这些将军们干的事情来看,都是要杀头的,只是杀了这些人,谁来守卫边境呢?
“这个时候,这些人杀不得。”范瑾摇摇头,说道:“甚至不能调换,陛下南征北战,现在我大夏的主要敌人都是在北疆,草原还没有纳入大夏版图,敌人随时会入侵中原,北疆不能有任何变故。”
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討論-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左右爲難展示
大夏讲究都是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而现阶段,大夏最大的敌人就是在北疆,所以说,燕京实际上是处在危险之中。
“诸位大人,北境虽然是在打仗,但又有哪个异族敢入侵我大夏呢?北境一片太平,所以下官认为,只要我们动作迅速,快速将这些犯官都给换了,绝对不会影响到大局的。”杨师道摇摇头,很有把握的说道:“而且我们现在开始弹劾这些人,弄不好这些人已经得到消息了,一旦铤而走险,夺取这些关隘城池,献给了敌人,当如何是好?”
众人听了面色一变,仔细想想还真的有可能,按照大夏的律法,这些人犯了这些错误,那是必死无疑,为了保住性命,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外逃,这样一来,不仅仅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还能保住富贵,甚至更进一步。这不仅仅是引起敌人关注的事情了,甚至大夏东北境会出现大问题。
众人都将目光望着岑文本,等待这岑文本的决定,猛然之间,他们发现,眼前的这些奏折,居然是一团烈火,随时会将整个大夏烧的干干净净。
岑文本脸上也罕见的露出一丝凝重之色,这件事情怪谁呢?怪魏征吗?或者是怪罪天子吗?都不是,当初为了激发将士们的士气,才会任由将士们驰骋于草原之上,就是凭借着这些不怕死的气势,凭借着屠戮草原的血腥,才让大夏击败了突厥人,问鼎天下。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这些将军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无法改变自己的心性,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大夏朝廷在这个时候找他们的麻烦,未必不会激反这些人。
“外面已经传来了吗?”虞世南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了,好像要出大事了,面色变差了许多。现在摆在众人面前的好像是进退不得,左右为难。
杨师道面色微微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这些御史们在魏征的带领下,最近是意气风发,每日必谈今日弹劾了何人,昨天弹劾了何人,尤其是弹劾了那些武将,更是不简单了,这个时候,恐怕外面市井之上,早就传遍了。”范瑾冷森森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