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更新完畢)分享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呼!这速度,真是快!”
花怀海看到向南接连完成了两次画芯除尘,又清洗完了画芯,也忍不住长呼了一口气,心里面嫉妒是没有的,连人家的背影都看不到,有什么可嫉妒的?
他倒是对向南有一点点欣赏,这么年轻,文物修复技术又这么高超,平日里肯定也没少吃苦。
文物修复嘛,各项技术流程基本上都是公开的,你想要技术熟练一些,精湛一些,除了天赋之外,无非就是勤学苦练,这么一个年轻人,能耐得住这份寂寞,成天守在修复室里对着那些残损文物,已经很了不起了。
能耐得住寂寞,又能把文物修复技术提高到这种地步,这就很厉害了。
“接下来就是揭裱工艺了,这可是考验技术的活!”
花怀海心里暗暗想道,揭覆背纸和揭命纸,这是让古书画修复师最头疼的环节,接笔虽然也很难,但这不是还有专门的接笔师吗?
可揭裱工艺,却是每个古书画修复师都脱不开的“魔咒”。
修复室里的小艾和德子,考取古书画修复师资格已经十来年了,到现在一碰到揭覆背纸和揭命纸都还是愁得跟个什么似的,更别提其他更年轻的人了。
也不知道这向南在揭裱工艺上面,有没有什么更精妙的手法。
想到这里,花怀海的腰背忍不住微微挺直了一些,一双眼睛也是稍稍睁大了一些,希望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就在这时,只见向南捏住画芯的两个角度,轻轻地把它翻了个面,让画芯背面朝上平摊在大红长案上。随后,他拿着脸盆从洗手池那边端来了一小盆清水,又转身将一直放在地上的背包拿了起来,从里面掏出一个滴眼液大小的塑料瓶子,拧开这塑料瓶的盖子后,往脸盆中的清水中滴了几滴不知道什么液体。
紧接着,向南又从一旁的墙壁上取下一支干净的羊毛排笔,在清水中蘸饱了水,轻轻刷在了画芯的背面上,等将画芯背面全都被刷了一遍之后,然后这才停下了手,抬头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挂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眼睁睁地看着向南这之后的一系列操作,花怀海和他手下的两个修复师都呆住了!
清洗完画芯之后,接下来不应该是揭覆背纸和揭命纸吗?
向南这一顿操作怎么忽然就看不懂了?
他这是在干什么?
眼看着向南站在那儿没动作,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花怀海忍不住了,忽然开口问道:“向专家,你刚刚做的这些,是揭覆背纸和揭命纸工艺里的准备工作?”
“啊?”
向南愣了一下,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笑着说道,“算是吧,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大概还有……嗯,八分钟。”
八分钟?这是什么鬼?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算了,既然再过八分钟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我就等等好了。”
花怀海深呼吸了几口,让自己沉住气,静静地等待了起来。
八分钟时间一晃过儿,在看到向南似乎又要开始动起来了,花怀海赶紧打起了精神,睁大眼睛仔细看了过去。
只见向南从一旁拿起一条干毛巾,将画芯背面上多余的水分洗吸干净,然后伸出双手将覆背纸剥开一角,他捏住画芯和命纸的那一层,然后将整幅画芯轻轻提了起来,微微一抖——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画芯背后的那张覆背纸,就好像风吹落叶一般,自动从画芯背面脱离开来,飘飘然地落到了地上!
花怀海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嘴巴微微张开,仿佛见了鬼似的。
覆背纸怎么会自动脱落下来?
这怎么可能?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止是花怀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他身旁的小艾和德子也是一副震惊的模样,覆背纸要是会自动脱落下来,那我们还辛辛苦苦练什么揭裱工艺?
简直太魔幻了!
花怀海和他的两位修复师一脸震撼,何绍骅和鲁文华却是没什么感觉,因为他俩根本就不懂文物修复,更不理解揭裱工艺的难易程度。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更新完畢)展示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更新完畢)分享
此刻,看到向南轻飘飘地揭下了覆背纸,何绍骅忍不住轻声赞叹道:“向专家这动作,太顺畅了,就跟表演似的,难怪文物修复出来的效果会这么好。”
“那当然了,要是没这本事,也不会有那么多收藏家都想着让向专家帮忙修复文物啊。”
鲁文华点了点头,一副很是庆幸的模样,说道,“你知道那戴维斯为什么一直跟着向专家跑来跑去吗?他就是想请向专家到米国去帮他修复残损文物的,要不然,你以为这老外这么闲的吗?”
这两人在这边低声闲聊了几句,向南倒是没什么反应,依旧将之前的操作又重复了一遍,没过一会儿,紧贴在画芯背后的那张命纸,也跟覆背纸一样,完完整整地自动飘落了下来。
短短的二十多分钟时间,让无数古书画修复师们头疼不已的揭裱工艺,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被向南给解决了。
到了这会儿,花怀海再也忍不住了,他双手撑在大红长案上,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嘶哑着声音问道: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更新完畢)
“向专家,这,这幅古画的覆背纸和命纸怎么就自己掉下来了?对了,你往那盘清水里面滴了什么玩意儿?覆背纸和命纸上的胶水怎么就不粘了呢?”
“你不知道?”
向南抬起头来,略有些诧异地看了花怀海一眼,“这玩意儿都上市一个来月了,我记得粤省博物馆古书画修复中心应该也订购了呀。”
“啊,什么意思?”
花怀海还是一脑子迷糊,他转头看了看小艾和德子,这两人也是一脸迷茫的样子,似乎都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他感觉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说道,“那个,向专家,你就直说了吧,我这个人平常跟古书画修复圈子里的人联系得比较少,也不怎么关注行业新闻,还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说的这玩意儿,它到底是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