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笔趣-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鑒賞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一看到尤金,白晨的身体就开始颤抖,似乎对方下一秒就会给自己一巴掌,踹自己一脚,逼自己做种种恶心又充满侮辱感的事情。
而自己只要敢做出反抗,就会遭受加倍的惩罚,往死里弄的那种。
在最初几次抗争失败之后,自己被折磨的头脑都不太清楚,浑浑噩噩,胆小如鼠,只知道服从。
看见白晨后,尤金仿佛也记起了自己的某些身份,眼神逐渐凶恶,腰背挺直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商见曜往他走了一步。
尤金的身体也开始颤抖,腰背佝偻了起来,仿佛再也无法承受身体的重量。
那双凶狠的眼睛不再充满恶意,尽是求肯的神色。
如果尤金有尾巴,这一刻,他必然会将它摇晃起来。
直到此时,龙悦红才确认自己没出现幻觉:
我艹!
这不是尤金吗?
那个可怕的捕奴队首领!
他怎么会被组长和商见曜带回来,还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
他那些保镖呢?他做的机械改造呢?
刚才偏北街方向的爆炸声就是组长和商见曜在对付尤金,袭击他的车队?
然后,商见曜给他上了一个“推理小丑”?
组长不是说去夜总会跳跳舞,寻找线索吗?
怎么一下弄出来这么大的事?
而且还表现得就像出门逛街,偶遇朋友,请他回家一样轻描淡写!
另外一边,白晨也逐渐回过神来,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以她的经验和见识,不难猜到商见曜和组长出门前说的跳舞和寻找线索,只是一个借口。
他们一开始就是冲着尤金去的。
并于几十分钟内,就把重重保护下,本身也有很强实力的尤金给带回来了。
这比暗杀他不知要难多少倍。
白晨自问,若是没有相应的心理障碍,且有足够的情报支撑,自己也是有机会狙杀尤金的,可要想活捉对方,根本没有可能。
身体微微颤抖中,白晨呼吸粗重了一些,努力地抬起头,与尤金对视。
可四目相接时,尤金的眼神又变得凶狠,似乎不愿意在曾经的猎物面前露出软弱的神态。
商见曜随即“嗯”了一声。
尤金的目光顿时闪烁起来,慌忙看向地面。
这么长时间的对峙后,都没有遭遇拳打脚踏,浓痰啐脸,白晨慢慢平静了下来,产生了一个认知:
那个仿佛永远无法战胜般的恶魔似乎只是一个虚有其表的家伙。
他没办法也没可能再伤害到自己。
白晨身体的颤抖一点点消失了,她的脸庞呈现出些许的扭曲。
她的眼睛开始发红,她的呼吸异常粗重。
突然,白晨往左半转身体,绷紧右边大腿,带动小腿和脚尖,让它们如鞭子一样抽了出去,抽向尤金的双腿之间。
尤金本能就要做出躲避,可到了这个时候,已是反应不及。
啪!
他双腿一夹,捂着裤裆,倒了下去。
这疼痛剧烈到他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只喉咙口有些许荷荷声徘徊,如同一只被捏住脖子的公鸡。
嘶……龙悦红看得下身一凉,不自觉偏了偏身体。
蒋白棉则暗自“啧”了一声,没去打扰白晨。
呼,呼……踢出这么一脚后,白晨弯下腰背,将双手撑在了膝盖上,大口喘起气,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她眼睛里似乎有些雾气,地面零星地有水珠滴落,渲染开来。
很快,白晨用袖子擦了下眼眶,站直了身体。
她看了眼蜷缩成虾子的尤金,长长地吐了口气,嗓音略有点沙哑地对商见曜和蒋白棉道:
“我能找南姨一起来处理他吗?
“她肯定会保密的。”
想到南姨脖子上那条深色的围巾,蒋白棉轻轻颔首道:
“可以。”
白晨立刻出门,沿楼梯走向底层。
“你,你们不会就是为了抓他才出去的吧?”龙悦红发现尤金已因剧痛晕厥了过去,忍不住开口问道。
商见曜笑着回答道:
“这叫防患于未然。”
“这,会不会太急了?”龙悦红还有点不能接受。
商见曜思索了一下:
“这么好的夜晚,不上演恐怖故事就可惜了。”
蒋白棉悄然翻了个白眼,站在虚掩的门口,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没过多久,白晨带着穿暗红棉袄的南姨走入了房间。
发髻高挽风情十足的南姨小心翼翼关上房门,看着白晨将昏迷的尤金翻到了正面。
她嘴巴一下张开,形成了不大的圆形,许久没有合拢。
她的身体慢慢颤抖起来,比白晨之前更加厉害。
抖着抖着,她埋下脑袋,发出了低低的笑声,仿佛在呜咽的笑声。
笑着笑着,她快步走到尤金旁边,蹲了下来,掀起了他的外套和T恤。
尤金的胸腹部位随之露出,在灯光下闪烁起金属的光泽。
这镶嵌着一组组机械,有好几个可以打开的孔洞。
“射击孔?”蒋白棉“小”声自语了一句。
她的话语惊醒了南姨,她疯了般哈哈笑了起来:
“是他!
“真的是他!”
笑着笑着,她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从喉咙深处挤出了细若游丝的哭声。
白晨没有阻止,等南姨自己平静了下来。
南姨慢慢站了起来,对商见曜、蒋白棉和龙悦红重重点头道:
“谢谢。”
“应该的。”商见曜非常流畅地回答道。
蒋白棉本来想瞪他一眼,可又觉得这样的回答好像没什么问题。
南姨缓了一下,好奇问道:
“你们这次来野草城,就是为了对付他?”
她以为对面几人是白晨找来的复仇帮手。
“呃……”蒋白棉一下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否定对方的猜测。
而面对这种不方便直接回答的情况时,她有非常好的预案。
下一秒,她侧过身体,看了眼商见曜。
商见曜立刻回答道:
“顺手。”
“……”南姨后续的话语都被堵了回去。
…………
“阿福枪店”的地下室内。
尤金缓缓醒了过来,看见了发出昏黄光芒的灯泡。
这是什么地方?他一下清醒,开始回忆之前的遭遇。
然后,他记起自己被人袭击,并且主动跟着袭击者来到了某个地方,被白晨一脚踢中了下身。
这带来了他前半辈子从未经受过的剧烈疼痛。
想到这里,尤金再次感受到了下身的不适,那一阵阵刺痛如影随形。
紧接着,他眼前出现了几张脸孔,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其中一张属于之前遇到的白晨,另外几张,他有点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荷……荷……”尤金想要说话,却发现嘴巴里被塞了东西,满满当当。
白晨注视着他,浮现些许笑容道:
“不用挣扎,你身上的机械都被破坏了。”
说完,她取下脖子处的灰扑扑围巾,让“女奴”和“105”这两个印记显现了出来。
她的旁边,南姨跟着解开了自己的围巾。
在相同的位置,有相似的青黑色符号:
一个是“女奴”,一个是“98”。
站在旁边的另外几个女人,也纷纷取掉自己的围巾,露出脖子上的印记。
尤金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又想嘲笑,又想讥讽,又发自内心地感觉到恐惧。
白晨没有理睬他,侧头看向南姨:
“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南姨沉默了几秒,咬着牙齿道:
“我来。”
她随即提起了放在旁边的雪亮匕首。
尤金知道不好,努力让自己的眼神变得凶狠,以此震慑对方,并剧烈挣扎起来。
看到那熟悉的恐怖双眼,南姨的身体不可遏制地又颤抖起来。
她颤颤巍巍地举起手中的匕首,喘了几口气,猛地往下刺出。
随着利刃入肉的感觉传进她的大脑,她似乎终于挣脱了无形的束缚。
“给你!
“给你!
“都给你!”
她带着哭腔地喊着,手里的匕首疯狂地往下刺着。
…………
地下密室外,蒋白棉和商见曜各自靠在一侧的墙上,安静听着里面传出的哭声、喊声和骂声。
过了好一阵子,一切终于平息了下来。
他们又等了几分钟,南姨打开了门,身上是星星点点的血液。
蒋白棉好奇地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已无法将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和尤金联系在一起。
商见曜本来要张嘴说点什么,又紧紧闭了起来。
“我们今晚就会把这个密室封起来,再也没人能打开。”南姨嗓音沙哑地对蒋白棉和商见曜提了下后面要怎么处理尸体。
说着,她叹了口气,自嘲般笑道:
“这里本来是我们害怕尤金他们的追捕,专门修出来躲避的地方,谁知道,现在却成了他的墓穴。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愛下-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分享
“希望他的灵魂也被封在这里,永远也无法解脱。”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表示她说得很好。
这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有点愣住。
“好了,你们忙吧,我们上去了。”蒋白棉赶紧打了个圆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可以来找我们。”
南姨点了点头,笑了一声:
“你们的房租就全免了。
“可惜,今晚没时间,要不然可以给你们服务一下。
“没关系的,我们逃出来后,不敢到处闯荡,只能窝在这里,以枪店为生,偶尔也会用肉体救济一下生活,放心,我们都有挑选对象,也做了保护措施,身体还算健康。
“哈哈,男的可以,女的也行。”
蒋白棉顿时“咳”了一声:
“回头再说,回头再说。”
“旧调小组”三人很快回到了二楼,分别走向自己的房间。
突然,白晨停下了脚步,站在了门口。
她背对着商见曜和蒋白棉,声音有点低地说道: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