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劍宗旁門》-第六百十二章 赤陽的存在形式看書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对于阳教的感官,苏礼是没办法逆转的了……毕竟可一可二不可三,他对阳教的宽容已经是让剑崖教内都颇有微词的了。
只是单纯对于阳教中一些还算能处得来的个体,就好比向显这样的,倒是乐于以个人的身份与之接触。
所以对于向显作为使者的身份来到剑崖别院,苏礼个人还是表示欢迎的。
这处剑崖别院已经成为了一个庞大的工业基地,符门与器门的弟子们紧锣密鼓地工作着,批量打造着更多的磁符剑。
而这磁符剑中的符文其实苏礼又有一些细微调整,使得这磁符剑不但拿在手里可以作为剑器使用,插在地上还能当做布阵的阵旗。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線上看-第六百十二章 赤陽的存在形式展示
他觉得或许将电磁之力催发至极致,对那些高阶魔物比如深渊之子也能够形成有效杀伤。
这些研究都没避讳向显,也是让向显愈发地的对自己那少阳尊主颇为小家子气的做法感到抵触。
这些都是他以前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如今却是渐渐地开始去想了。
也是因为以前他只生活在阳教控制的区域,整日里所思所想都是阳教相关,没觉得那有什么不对劲的。
而如今他来到了剑崖,却是接触了一种更为开阔的思维,渐渐地也是感觉到了自己以往的狭隘。
他的性格还是那样没有变,但是因为眼界的开阔,他变得更有自己的判断力,也越来越清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向显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心境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得到提升……这让他的所思所想也来到了另一个境界。
这样的向显的确是越来越受剑崖内部的欢迎,他们觉得这是个价值观与他们越来越趋近的人,算得上是同道,也值得一交。
与此同时,一些隐藏在暗处的大能竟然也意外地看到了这向显身上的一些不同寻常……
这天苏礼正在企图教导柔嫦怎么像个正常人类一样吃饭不要趴在地上吃东西,但是这丫头死活不愿恢复人形……这就使得苏礼像个怪人,一直在教一条狗子怎么拿筷子坐在餐桌边……
好看的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 線上看-第六百十二章 赤陽的存在形式
这时那秋神的冠冕,秋日角斗场扑扇着白色的小翅膀飞了过来。
白露大神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那叫向显的小子身上有些奇怪……他的气运有些不对劲,怎么有些像是南离火德正在慢慢汇聚到他的身上?”
苏礼揉了揉柔嫦的狗头,无奈地暂时放弃教她好好地‘做个人’。
南离星,这是对应与东明星以及北辰星的属于南方天庭赤帝的本命星辰。
夏神赤阳亦为火神,在南方天庭中还兼有南离星官之职,算是南方天庭中权利很大的一尊神灵了。
而此时他本体失踪,但本应属于他的南离火德却在向显身上汇聚……这是怎么回事?
“向显是夏神转世?”苏礼奇怪地问。
“绝对不是,这点妾身还是不会看错的。”海棠立刻从他颈侧的头发窝窝里钻了出来,十分斩钉截铁地说道。
向显不会是夏神转世,因为海棠与赤阳之间的敌对因果关系,如果向显是赤阳转世那么她第一时间就会有所察觉。
“或许是他做得更隐晦呢?就目前来说,他的确是出现了受火德钟爱的情形……哪怕是那原本驳杂的法力竟然也正被这汇聚的火德所炼化纯净。”白露则是语气平淡地说道。
对于白露大神来说,其实她并不在意赤阳以什么样的形式回归,她所在意的是四时五方之神终于可以汇聚,那么或许这个凡间界的冥渊之劫就能够就此终结了。
这明珠界可以说是当年五方天庭汇聚起来的一次尝试,繁荣的修真界不知为五方天庭提供了多少新鲜血液。
所以五方天庭都不愿看见明珠界就此陷落……
当然这其中可能还是有些差异的。
白露作为西方天庭的战神,其实更在意在大劫之中迸发出来的真正的英武斗志,这是她的力量源泉。
而北方天庭和南方天庭则是放不下这么一处难得的能够提新鲜血液的好地方了……因为北方天庭所辖基本苦寒,而南方天庭则是酷热,他们所辖之民大多没繁衍出来什么灿烂的文明成果。
所以这两个天庭也是五方天庭中最弱的存在,对于区区利益得失也是最斤斤计较。
相比之下,最为尊崇的中天天庭仿佛只是例行公事似的派了个废物一样的麒麟来辅助‘天选者’,就再没别的什么靠谱的布置了。
而东方天庭……更是压根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青帝的意念化身呆在苏礼的脑袋里想的最多的居然是自家女儿的事情,然后才是小千星界演化的奥秘……对那冥渊之劫更是提都没提。
这就是最为古老的底气所在,或许以东方天庭的底蕴早就看不上这一界一地的得失。
不过现在四时五方之神都已经汇聚此界,那么这明珠界的冥渊之劫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理。
海棠琢磨了一下,判断道:“我大概明白了……这赤阳当年虽然没受什么伤,但是承受的业力却十分沉重……所以他可能是走的另一种脱劫之法。”
白露忽然间有些恍然,她也是醒悟道:“化身镇物,助力世界?”
世界排斥他们这些下界的神灵,所以神灵要想不受影响就只能以‘转世’或者‘重生’的方式来脱劫。
这个过程虽然有明显的虚弱期,但好处是顺便还能够让神灵重历红尘摆脱神性干扰。
白露此时也是在‘重生’的过程中,她不断地收集这明珠界的英武之气重新塑型,等到塑型完成之后自然就也算是明珠界的新生‘战神’了。
只是赤阳却是不同……
海棠语气惊奇地说道:“南部大火山……赤阳竟然是将自己的神体化作了那大火山来镇压冥渊封印以及封印外泄的寒气。”
这样一来,赤阳等于是化身为了这个世界防御机制的一部分,这世界当然不能再敌视、清算他了。
但是与玄冥一同解开冥渊封印的因果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他还以各种方式减少这种业力。
阳教便是他的一种尝试,而赤老或许也是这尝试之一。
“难怪……”苏礼想到了那大火山中的种种奇异,也是有种了然的感觉。
原来那就是夏神的神躯,也难怪那大火山中还有神力充斥,还有奇异的空间特性。
“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夏神的状态看起来也不太好啊?”苏礼说道。
他去过那大火山之中,能够感受到大火山的力量似乎正在被玄冥的神力压制着?
这个问题白露与海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们依然无法判断夏神赤阳的状态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他又究竟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回归。
倒是这时一个倚老卖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哎呀,你们在说赤阳那个小子啊……回来的路上就看到了那个带着火德气息的凡人修士了,没想到赤阳那小子竟然选了这么一种被遗忘的方法来续命。”
苏礼转头看去,就见两年多没见了的北光苦着脸站在原地不敢往前,而他的面前,那只仿佛不曾长大多少的土狗已经狗模狗样地走了过来。
麒麟又拿出了它中天祥瑞神兽的架子来了。
不过它的确是眼界宽阔,尤其是对这种神灵间的秘闻知之甚详。
所以苏礼连忙问:“麒麟,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
“很简单,赤阳那小子其实是彻底分割了自己的神性与神力化作大火山镇压封印,作为承受这明珠界因果与业力的媒介。”
“然后他真正的自我意念则是彻底散布了开来,只等合适的时候重新聚拢归位……这便是,能够助神从神性迷惘中暂时脱出的‘神之眠’。”
麒麟的话触动了海棠……作为最为古老的东方天庭公主,她的见识其实要比白露更强。
她惊讶地说道:“这种事情妾身听说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那整个阳教,甚至整个大荒城中的人都在赤阳那家伙的意念分化的笼罩之下?”
苏礼脸色有些冷地问:“那么等他收回这些意念的时候,大荒城中的人是否也就会失去意识?”
海棠摇头道:“不会,这其实只是相当于赤阳的意念在睡梦中陪伴着这个区域内的所有人经历了一个个人生,而意念归位并不会对这些人造成任何影响,反而还会让他们彻底摆脱那种来自于赤阳的微妙干扰。”
“什么样的干扰?”苏礼奇怪地问。
“总会有一些人会受到赤阳意念的偏爱,而这样的人就会汇聚更多的夏神气运,却也会受到赤阳的思维方式影响,变得更为偏激。”
海棠说着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就好像那个阳黎,现在想想她的思维方式似乎就和妾身认识的那个赤阳很像。”
苏礼惊奇:“咦?所以现在的向显……?”
“没错,他应该是不知为何又受到了赤阳意志的青睐,所有有了火德气运的汇聚。”海棠点头说道。
苏礼搓着下巴说道:“那就有些麻烦了,如果向显的性格也受到赤阳意念的影响,那岂不是会很让人头疼?”
他觉得自己必须要防着一手这方面的事情,可不能让那赤阳的意志跑出来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