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442,毒蜘蛛的秘密:第七章(2)鑒賞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神秘女人道:“要想调查出张智杀了他最好的朋友,就从调查他私生子开始。”
罗菲道:“他的私生子是谁?”
神秘女人道:“我不确定那个小男孩,是不是他的私生子,只是觉得那个小男孩长得跟他很像。你必须先调查出那个小孩是否是他的私生子,你可能就可以找到他杀人的线索。”
罗菲道:“真是有意思的事。不过那个小孩是谁?”
神秘女人答道:“文件袋里有小孩的资料。四年前广西那宗震惊全国的山村杀妻案,就是那个小男孩的父母。”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442,毒蜘蛛的秘密:第七章(2)分享
罗菲道:“张智情人的资料也在文件袋里,是么?”
神秘女人点点头,并向罗菲投去信任的目光。
罗菲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找上我?”
神秘女人答道:“我刚好路过你的侦探社,所以就进来找你了,就这么简单。说吧,开价多少?”
罗菲道:“你这事挺有意思,不收钱,我都可以接你的活儿……”
顾云菲赶忙插话道:“小姐,你别听他胡说,替人做事,那有不收钱的道理。”
神秘女人一直盯望着罗菲,说道:“你太太说的对,钱还是要收的,毕竟你和你太太需要钱生活……你的太太比你懂得这个道理。”
罗菲道:“她不是我的太太,她就是我认识的一个人而已!”
神秘女人道:“好吧,我可以先付定金,也可以事成之后,再全部付款。”
罗菲道:“等我把这件奇怪的事,调查清楚再付钱不迟。”
神秘女人道:“——我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我们就这么定了。”
熱門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442,毒蜘蛛的秘密:第七章(2)
神秘女人站起身来,说道:“你给我一张名片,我会随时联系你的。”
罗菲从屉子里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个女人。
神秘女人看也没有看一眼,随手把名片放到包里,并强调道:“我让你调查张智的事,你不能惊动他。我的意思是,不能让他知道有人在暗中调查他。”
神秘女人等罗菲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后,然后像幽灵一样飘走了。
顾云菲一直把神秘女人目送到视线的尽头,才转过身去,望着看资料的罗菲说道:“我感觉,你刚才跟一个古代人来了一场对话,我就像穿越到古代了。”
罗菲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那些资料,问道:“你是说神秘女人那身古怪的打扮,让你觉得好像穿越到古代了?”
顾云菲道:“不仅那身打扮,调查的事也很奇怪,既然涉及到刑事案件,那女人为什么不去找警察,而要来找你这个业余侦探。”
罗菲道:“那女人应该有自己的打算吧!或者她不确定张智有没有杀过人,可能是想先调查清楚再报案!”
顾云菲道:“幸好我今天没穿警服来,否则会吓走你的神秘客人,让你失去探寻人秘密的机会。”
罗菲抬眼看了看顾云菲那身运动休闲的打扮,说道:“你穿成这样,是在参加马拉松吗?顺便到我这里来?”
顾云菲皱了皱鼻子道:“我穿的衣服那有像跑马拉松的,这是我前几天在店里精心挑选的时尚运动装,今天我休息一天,我来是等你收工后,我们去莲花公园运动。”
“你挑选衣服的眼光我从来都不敢恭维!”罗菲道,“至于去不去运动,这要看,我什么时候把神秘女人给我的资料研究完。”
顾云菲固执道:“就算你研究到半夜,我也等你。我看你好久都没有运动了,怕你发福很快变成大叔了。”
2
罗菲一直在研究神秘女人给他调查人的资料,顾云菲看他看得那么投入,就没有打扰他。她自个儿在书架前翻开书,罗菲不叫她,她会自觉地不出声。
罗菲终于抬起头来,起身把文件袋扔给顾云菲,叫她看看,然后伸了一个懒腰,做动作活动了一下筋骨。
顾云菲大致浏览了一下资料,说道:“张智是当红的情感作家,看作者照片,是一个有些魅力的男人。这么事业成功的男人,却有一个不幸的家庭,妻子几年前,出车祸瘫痪了,还有没有孩子。不过他还算有良心,没有抛弃他瘫痪的妻子。”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442,毒蜘蛛的秘密:第七章(2)推薦
罗菲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你别忘记了,张智在外有情人,还可能有私生子。这样对妻子不忠,还叫有良心!”
顾云菲道:“张智一直坚持写作,但自始没有起色,写了《树叶上的时光》那本书,才一举成名。不可思议的是,这本书竟然是他最好朋友于硕写的,会不会是神秘女人胡说八道,诋毁张智,他一直坚持写作,终于有本书,让他抱得大名,这很正常呀!”
罗菲道:“于硕是广西一个叫蚂蚁山的山村中学老师,八年前他去那里支教,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那里。四年前,在他的单身宿舍去世了,是被人用钝器砸破脑袋死亡的。家中什么东西都没有丢失,但他平时写的文学稿件都不见了。当时这件杀人案,轰动一时,但警察一直没有侦破,逐渐成了悬案。”
顾云菲道:“神秘女人说是张智杀了于硕,并盗走了他的稿件,张智靠于硕写的稿子,出版后,并且出名了。”
“事情或许有这么简单,也许比这复杂,”罗菲道,“于硕去世两年多后,蚂蚁山又出了一起轰动全国的杀妻案,妻子被丈夫砍了三十多刀,死相惨烈,仅仅因为他们两岁的儿子越长越不像爸爸,爸爸听多了旁人的闲言碎语,一时忍受不了,杀掉了妻子。今天来的这个神秘女人说,那个孩子长得很像张智,说不定他们真的有什么渊源。”
顾云菲道:“张智是东源人,怎么可能跑到遥远的广西,跟山村妇人有染,还把人弄怀孕了。”
罗菲道:“看似不可能的事,说不定其中有你想象不到的秘密呢。如果一定要扯上一点关系,那就是张智最好的朋友在蚂蚁山支教,说不定张智曾去蚂蚁山看望过他最好的朋友于硕。人只要去过那里,肯定就会发生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