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快虧成麻瓜了 愛下-第1005章 大佬似乎在被催婚呀閲讀

我快虧成麻瓜了
小說推薦我快虧成麻瓜了我快亏成麻瓜了
“哇,今天又吃烤羊啊,这也太丰盛了吧。”
中午的时候,开始加餐。
剧组的工作人员还有群演们立刻就来了精神。
《孤城》剧组非常的厚道,不会厚此薄彼,把好的留给主演导演,其他人只能吃盒饭。
全都一视同仁。
“大家不要客气,管饱,待会休息两个小时,凉快了,大家再开拍,今晚有夜戏,大家多担待一点。”林冬拿着喇叭宣布接下来的安排。
有烤全羊在前,任谁也不可能有什么怨言。
管饱这个词真的很奢侈,尤其是在人数众多的剧组。
很多剧组一拍半年,都不敢说请整个剧组上上下下包括群演都吃个饭,而且还是烤全羊管饱的这种。
林冬吃着饭的时候,接到了电话。
母亲打过来的。
这地方距离县城不算太远,信号尚可,视频聊天都无所谓。
“儿子,你怎么黑成这样了,跑那么远拍戏,吃……吃苦了吧。”后面的声音就越来越弱了。
本来想说,儿子你吃苦了。
可她不能装作没看见他儿子在吃烤全羊吧。
“妈,一点都不苦,你瞧,吃得都挺好,我们整个剧组都在吃烤羊。”
林冬一手拿着烤羊腿,一手举起手机。
让二老看了一下他的工作环境。
虽然是古城废墟,但是经过剧组的改造,已经成了非常像样的地方。
在阴凉之处,铺了一块块的帆布。
还有,金黄色的烤羊正在炭火上翻滚,香味透着手机都能闻得到。
儿子的日子过得确实挺不错。
“好是好,可我怎么看着,似乎都是男的啊。”林母忧虑重重,她还想劝儿子快点找个女朋友呢。
“我们这戏,主要就是男人的戏,当然都是男人了。”
“为啥光拍男人戏?”林母心累。
以前帮儿子找女朋友只是觉得儿子是个明星了,害怕一般人他看不上。
自从知道儿子打下那么大一片基业。
给儿子介绍对象这事就更难了。
也不知道儿子的眼光会不会因为钱越多越高。
林爸最近有一次去小区休闲区乘凉,回来之后就更加的忧心忡忡了。
他平时都还挺开心的。
有事没事经常能够听到那些老头夸自家的儿子还有猫厂,而他在心里头念叨。
呵呵,我是他爹。
倍儿爽!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公开自己林冬他爹身份,这种暗爽的感觉比一群人围着你奉承都好。
上等老头天团,不管怎么夸猫厂,都那么的真心诚意。
保证没有收钱。
直到有一天,老头们谈到了猫厂老板的终身大事上头。
有个老头假设,如果猫厂老板还没结婚,那得找啥样的才能配得上他啊。
校花?
这个倒也不是不可以,前有大强子喝奶茶。
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是老头们很快就分成了两派,觉得校花可行的那一派很快败下阵来。
校花,她不配!
大强子能和咱们猫厂之主比吗?
如果猫厂老板没结婚的话,估计三十多岁,四十岁的样子,就算五十多了,也比大强子好。
只要你有钱,老婆还在幼儿园。
那就富二代?
豪门联姻,那绝对是标配啊。
既能找到身份背景相当的,又可以互相促进事业发展。
假如猫厂之主有一千亿,联姻之后可能一下子就暴涨到两千亿,一加一在这个时候他就不等于二。
有钱人玩的游戏,不滚个三五番都不叫事。
围绕着这个话题上等老头们争论的面红耳赤,反正轮不到自己闺女、孙女,那必须得高大上起来。
最后,他们竟然得出了一个结论。
猫厂这么发展下去,感觉这老板要是不赶紧结婚的话,将来娶谁都得上头批准了。
于是林爸顿时就不淡定了。
哭丧着脸回家。
那叫一个唉声叹气。
为什么儿子和谁结婚,都有概率上升成为郭嘉大事。
林妈觉得这个实在太荒唐。
一群拿着退休金没事干的老头,一天到晚尽胡说八道吸引广场舞老太太注意力。
于是她就跟儿子打了电话。
因为人多眼杂,就算林冬跟前没有人,也担心被人听了去,所以想问的话就不好出口。
只能感慨,儿子咋就不能拍拍爱情片、青春片啥的。
瞧瞧这一群乌漆嘛黑的汉子,连化妆师竟然都是男的,你们是唯恐出现一个异类会影响你们出剑的速度吗。
林母也不好说太多,只能表述一下家里二老盼孙若渴,再不生就真的抱不动了云云。
饶小智端着一盘凉黄瓜,打算给导演解解腻,不小心就听到了一些。
吓得他差点把盘子扔了。
我去,突然感觉大佬好接地气啊。
大佬似乎在被催婚呀。
和广大单身狗一样,面临同一个难题。
突然想笑是怎么回事。
“放下,然后边儿去。”林冬瞪了他一眼。
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搭档,剧组里头,饶小智和他越来越熟,反倒是之前天不怕地不怕的编剧魏来,大概是发现了什么细思极恐的事情,变得越来越低调。
饶小智这人情商极高。
不会因为林冬是猫厂老板就刻意结交甚至奉承。
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林冬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会委婉的提醒。
在剧组这么久,不少人都想通过他认识林冬,他也不至于一概都给拒了。
只是选择自己了解的人,和林冬提了一嘴。
林冬竟然还真的从里头发现了想找的人。
比如徐啸厉。
这哥们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根据饶小智的介绍,徐啸厉出生书香世家。
父亲是著名书法家,母亲也是著名的国画家。
他本来应该也该成为一个画家的。
不成想,1996年上映的《红樱桃》让他年少成名,享受了短暂的成功地喜悦。
接踵而至的母亲和妹妹身患重病,相继去世,也让他家一贫如洗,学业和演艺事业也被迫中断。
为了艰难求生,这哥们四处奔波,最惨的时候,口袋里只剩下一块钱。
林老板回想了一下,自己最惨的时候。
也是连一顿早饭都快吃不起了。
同样是苦难,人家徐啸厉在苦难中邂逅了自己的爱情,用一百块钱把老婆娶回了家。
而他,还在为彩礼发愁。
2011年的时候,徐啸厉拍了一部丛林探险电影,然后又是几年的蛰伏。
这一次,他计划拍一部荒诞喜剧电影。
讲述在20世纪30年代时期山西的一个偏远小山村,村里的贪财保长为了骗取县里拨发的巨额救济粮和银元,修建“李忆莲祠堂”的荒诞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