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獨步成仙 搞個錘子-3215章    夫婦熱推

獨步成仙
小說推薦獨步成仙独步成仙
“你来干什么?”伤势沉重的三首白蟒警惕地看着陆小天,被禁锢在这陌生的地方,一丝仙灵气息也无,原本受伤颇重的三首白蟒须弥戒指也被陆小天取走了。体内的伤势虽然在自愈,可由于无法修炼,又受伤极重的情况下,这种自愈的过程极其缓慢。
此时在镇妖塔内,远不足以威胁到陆小天。
“找你自然有事。”陆小天说道,伸手一招,依旧还算在沉睡中的小白蟒向这边飘飞过来。
“这是?”那三首白蟒看到小白蟒顿时面色大变,却又带着那么一丝疑惑,不敢完全确定,语气又气又急地道,“这小白蟒你从哪里来的?”
“这元神你可认识?”陆小天伸掌一托,另一只三首白蟒的元神出现在手心,正是小白蟒生母,只是受到的创伤太重,便是元神此时也依旧处于沉睡之中。一时间没有外力的介入是难以苏醒过来了。
陆小天手里倒是有帮助恢复元神的灵丹妙药,之前也一直在那黑龙龙元的威胁下自顾不暇,倒也还没来得及对其进行救治。
“你把她怎么样了?该死的人族!”三首白蟒拖着身躯努力想要向这边冲杀过来,却是牵扯到身上的伤势痛哼起来。只是看向陆小天的眼神中满是痛恨与杀意,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此时陆小天已经形神俱灭了。
“她也是在暴烈蛇翼兽群的冲击下沦落至此的,她的身躯也被我收入塔内,这小白蟒也是我救下来的。”陆小天简单扼要地道。
“当真?你会有这么好心?”三首白蟒顿时用怀疑的眼神重新打量着陆小天。
“以你现在的处境,我有对你撒谎的必要吗?”陆小天反问道。
小說 獨步成仙-3215章    夫婦展示
火熱都市小说 《獨步成仙》-3215章    夫婦推薦
三首白蟒一时语滞,好半晌才道,“我那须弥戒指里面有帮助恢复元神伤势的药,乃是我晰蟒一族的独有之物。”
陆小天点头,两只三首白蟒的须弥戒指都落在了他手里,很快便按对方的提示取出一只三寸高的透明小瓶,将那小瓶倾倒出来,几滴绿液化成绿色的雾气融入到那三首白蟒受到重创的元神之内。
三首白蟒受创的元神如同一块海绵般吸收着绿色的雾气,这绿色的疗伤之物神异之极,虽不足以让其受创的元神完全恢复,可醒转过来,恢复交流的能力问题却是不大。
“须顿!”受伤的白蟒元神梅桦看到这三首白蟒时顿时悲从中来。
“怎么回事?”须顿看着梅桦后说道。
“孩子,这是咱们的孩子。它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梅桦的元神看到小白蟒之后,喜极而泣,看到沉睡中的小白蟒一副娇憨的样子,眼中的母性难以抑制的流露出来。
“我孩子现在怎么样了?”须顿又警惕地看向陆小天。
“别这么跟恩公说话,要不是恩公,别说我的元神,便是孩子都保不住了。”三首白蟒梅桦斥声道。
“是,在是,对不起,之前我错怪恩公了。”须顿看到夫人的态度,顿时明白过来,连连向陆小天赔罪道,“恩公救了夫人的元神还有小女,我以前还对恩公出手,真是罪该万死,还忘恩公责罚,要杀要剐我绝无怨言。”
“你还敢对恩公出手?”三首白蟒梅桦怒声道。
“那是以前,咱们都不认识,相互间出手再正常不过了。左右我也没什么损失,此事就此揭过吧。倒是你们,有什么打算?”陆小天摆了摆手,他与这小白蟒颇为投缘,自然不会去与三首白蟒计较这些。
“咱们蜥蟒一族有恩必报,既然这条命是恩公救下来的,自然便要跟着恩公,日后为恩公效犬马之劳了。”三首白蟒梅桦首先说了一句,然后又小心翼翼地道,“在下斗胆问一句,小女体内似乎有些龙族气息的波动,不知从何而来?”
陆小天闻言一笑,这梅桦固然是知恩图报,却也是极其聪明的。想要跟在他身边,显然怕是放不下小白蟒。
这地方有龙族出没,刚好有一只火龙的渡劫时,小白蟒沉睡时也许是受到对方化龙的影响,吸收了一丝龙意入体,这小家伙已经沉睡了一阵了,看样子怕是获益不小。“你们也知道龙族?”
“我们晰蟒一族虽然族群稀少,可先辈中亦有化龙的,自然是清楚一些。原本我与夫君竭力不走化龙的路子,修炼到现在的地步,没想到小女却是阴差阳错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梅桦叹了口气道。
“各有各的缘法。”陆小天点头,小白蟒可不仅仅是受到青茗化龙时的影响,而是吸收了他一丝真龙意境。其中干系陆小天此时自然不会多说。
“还望恩公不嫌弃,能收下小女与愚夫妇,我虽然已经只剩下元神,不过这傻丈夫还有把子力气,日后能为恩公出些力气。”梅桦与须顿对视一眼之后,心里便有了主意,看样子平时两口子都是梅桦拿主意,此时梅桦提出来,须顿也没什么异议。此时梅桦与须顿认识到陆小天这仙器内空间自成一体,再不济也能将小白蟒收入其中。
“我与这小白蟒有缘,你们便是不说,我也会带着他,至于你们夫妇两,是真的考虑好了?”陆小天问道。
“我们自然是考虑好了,小女就是我的命根子。再说他现在已经跟龙族搭上边,让她四处历险我也不放心。”梅桦说了一句,然后又小心地看向陆小天道,“小女体内的龙族气息看上去并不是简单的化龙道蕴。”
“看来梅道友见识倒是不浅。”陆小天闻言眼神一眯,小白蟒这母亲梅桦眼力劲着实了得。
“我实力也就寻常,不及这傻丈夫,能活到现在,也就是靠眼珠子够亮,遇事总会多想几分。”梅桦笑道。
“有时候知道得太多可不是一件好事,想要听答案,就得有心理准备了。”陆小天饶有深意地道。
“恩公直说无妨,你都救了咱们夫妇还有小女,就算让咱们夫妇拿命换也在所不惜。”须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