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你們練武我種田 起點-第四百九十七章:你就是冥河老祖?分享

你們練武我種田
小說推薦你們練武我種田你们练武我种田
洪荒。
洪荒世界,巨大无比,纵横不知多少光年,单单以大小而论,都能比的上一座星系了。
这一座巨大无比的大陆板块,就漂浮在“星空战场”边缘地带,与之对应的,还有神族、魔族、虫族等巨无霸种族的地盘。
虽说“星空战场”是一座秘境,可这座秘境太过巨大,这便导致这些宇宙巨无霸种族的地盘,相距都极为遥远,彼此之间的距离,都是以光年而论。
洪荒世界,玉虚宫外。
土行孙满脸喜色,向着远处飞去。
江河来了!
在地球上,土行孙而江河的交集并不多,仅仅只是见了几面,聊过几句,最多也就让江河帮自己“炼化”了一下法宝。
当时江河表现出的实力虽然可恐,而且已是大罗境,可在土行孙看来,也就那样……
自己虽非大罗,可也是金仙级大圆满,这修为,在阐教三代弟子中只是垫底,却也不算太差,他这次从祖星回归,便准备闭关修炼,一举证得大罗境界。
关键是玉虚宫强者太多,别说名动万界的“玉虚宫十二仙”,便是那些普通的二代弟子以及一些较为有名的三代弟子,大部分都是大罗,土行孙见得多了,自然也就觉得江河那样。
可从祖星回归后,土行孙有幸见到了师祖“元始天尊”,知道了江河、王侯,极有可能会有一人成圣。
哪怕不能成圣,这二人应祖星新时代气运而生,未来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能让“元始天尊”说一句“不可限量”,那可不简单。
所以当土行孙得到同门师兄“玉泉子”的传讯后,立刻动身,便要赶去“天捷星”。
然而,他刚刚飞出玉虚宫,不过飞出了几万里而已,便又收到了玉泉子的传讯。
土行孙有些疑惑。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你們練武我種田》-第四百九十七章:你就是冥河老祖?展示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你們練武我種田-第四百九十七章:你就是冥河老祖?相伴
玉泉子师兄又找我?
優秀都市言情 你們練武我種田 哎喲啊-第四百九十七章:你就是冥河老祖?相伴
取出传讯玉符,略一感应,土行孙不由面色微变,这一刻他念头闪烁,无数心思自心底升起,一转身,刷的一下便又向着玉虚宫冲去。
阐教的玉虚宫,悬浮于空,隐藏在一片氤氲仙雾之中,而玉虚宫下方,则是一片又一片的连绵山脉。
很多阐教弟子都是在这山脉中修行,土行孙的师傅“惧留孙”便在此地,他身为玉虚宫“十二仙”之一,实力强横无匹,乃是圣人亲传,在这山脉中占据了一座不弱于洞天福地的山头。
咻!
土行孙飞来,落在了山脚下。
山脚下,一条蜿蜒山道曲曲折折,通向半山腰处,那山道旁,立着一座石碑,石碑上书“夹龙山”三个字。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你們練武我種田 哎喲啊-第四百九十七章:你就是冥河老祖?熱推
土行孙对着石碑躬了躬身,石碑上,一道四平八稳的声音传来:“土行孙,你不在玉虚宫闭关证道,跑我夹龙山来干嘛?”
“回师尊……”
土行孙解释道:“我收到玉泉子师兄的传讯,祖星的江河已至天捷星。”
“江河?”
“可是你师祖提过的那位?”
“是的。”
“那是该去见一见。”
惧留孙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土行孙则是话音一转,又道:“不过我刚刚又收到玉泉子师兄的传讯,说是那江河,不知为何招惹到了冥河老祖,如今正在被冥河老祖追杀,那冥河老祖循因果而去,似乎快到天捷星了!”
“什么?”
夹龙山半山腰处,飞云洞内,身材与土行孙颇为相似,穿着一袭黑白相间道袍的惧留孙猛地起身,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土行孙身前,惊道:“冥河老祖复苏了?那祖星江河,怎会招惹到冥河老祖?”
土行孙摇头。
惧留孙则是沉思几秒。
玉泉子能想到的问题,他自然也能想到,不过身为“玉虚十二仙”之一,让他拉下脸跑去结交一位后辈大罗,怎么说都有些抵触,可一想到这江河日后极有可能会成圣……
惧留孙顿时怒了。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你們練武我種田 線上看-第四百九十七章:你就是冥河老祖?閲讀
“冥河老祖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跑去我天捷星撒野!”
“土行孙,你先赶去天捷星,为师稍后便来。”
土行孙应是,转身离去。
而惧留孙,则是取出传讯玉符,开始传讯。
“师兄,祖星江河你记得不?”
“没错,就是师尊说的那位,他现在在天捷星,据说得罪了冥河老祖……没错,那狗贼复苏了。”
“师弟……”
………………
天捷星,通天城。
王侯满脸焦虑,玉泉子也有些沉不住气,对于“冥河老祖”这位纵横诸天万界的强者,说不心悸那都是骗人的。
反倒是当事人江河,一脸淡定。
他吃着玉泉子家里仆人准备的美味佳肴,喝着口味一般,却在地球上没见过的仙酿,笑道:“玉泉子道兄,你们这座城,为何叫做通天城?”
“师祖所赐,贫道并不知缘由。”
“哟?”
江河的眼睛顿时一亮,道:“莫不是你们阐教的元始天尊和截教的通天教主有什么过节?”
玉泉子脸色一变,连忙道:“圣人之事,非我等可以妄议。”
王侯则是无语道:“江河,你还有心情说这些?依我之见,不如我们先行一步,等去了星空战场,他冥河老祖再强,也得收敛一些。”
“为何要去星空战场?”
江河满脸不解,诧异道:“我江某人修道近2年,经历过大小战斗无数,每一次面对的敌人,都比我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最终结果,还不是被我给统统干掉了?”
“更何况,我拿了元屠剑,便是和冥河老祖结下了因果,我之前写信解释,并且拿出了许多零食赔礼道歉,便是要和冥河老祖了结因果,哪曾想,这冥河老祖居然给脸不要脸!”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江河的语气已然冷冽了出来。
他冷笑一声,森然道:“我这次来星空战场,除了在家闲得无聊,出来走动走动之外,便是想要了结了和冥河老祖、青丘山狐族一脉的因果,他们若是愿意和我化干戈为玉帛,那我倒是不介意和他们坐在一起吃顿饭,喝顿酒了事,若是不愿……”
江河语气一顿,突然抬头看向天空,淡淡道:“那我只能通过我的办法,来了结因果了。”
这一刻,整个天捷星的天突然变成了血色。
一股恐怖令人心悸的气息,在天外爆发。
通天城上空,一张血色大脸俯瞰下方,那散发着血光的双眸冷冷看向江河,狞笑道:“小虫子,我找到你了!”
“冥河老祖!”
玉泉子和王侯面色大变,江河与那血色双眸对视,不但没有半分惧意,反而笑了起来。
“你就是冥河老祖?”
“我之前捎给你的信、给你的精神损失赔偿费可有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