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07章 法孝直再出五丈原展示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九月十二日,距离褒斜栈道北口四十余里的太白山,法正带着几名亲随军官,以及七百名弩手、还有七百辆手推车,终于抵达了这里。
跟鲁肃商量好战术的次日,他就出发了,路上一共走了六天。
优美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07章 法孝直再出五丈原看書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07章 法孝直再出五丈原推薦
褒斜道直线距离二百六十余里,走到太白山就算是走了七分之六了。去年法正和刘备来的时候,这点路两天多就走完了,今年却走了六天,当然是因为推车比较费力,士兵需要休息。
这七百辆手推车上,有五十车装着诸葛连弩,还有五十辆装着普通的弓弩,以及士兵们的短兵器、铁质胸甲和头盔、皮甲,一辆手推车运十几个人的武器,载重六百多汉斤,在栈道上推行倒也稳当,并不会超载。
另外还有一百车是烤干的馕饼、肉脯、精细的井盐,为后续作战提供些额外补给,丰富士兵的口粮。一百车的宽幅蜀锦,为的是到了郿县后收买当地大户,以及征粮时给百姓钱财,免得堕了刘备仁义之师的名声。为了这点粮食犯不着。刘备根本不缺粮,缺的只是把低价值密度的粮食运到北伐前线的运能。
最后四百车,则全部装的是弩箭,三百车诸葛连弩使用的无羽箭,两百车普通弓弩用的带翎羽的箭。
一看法正带来的补给构成,就知道他是要长期坚守、假装扮演一颗在敌后让敌人骨鲠在喉的钉子,吸引敌人的注意,然后死守不出,以“兵力稀少”的姿态引诱敌人忍不住来拔钉子。
刚到太白山,法正就毫不意外地遇到了一名驻扎在当地的守将的迎接,正是负责褒斜道防务的徐晃——徐晃去年是驻扎在南郑的,后来被鲁肃派遣突前防御,带了一个陷阵营到太白山这边来建立前进基地。
秦岭当中也是有小片的山谷肥沃土地可以耕种的,只是比较狭长,都养不活太多人。
褒斜道上的太白山,陈仓道上的和尚原,都是这种类型的狭长山间肥沃盆地。和尚原够两三千人种地,产出的粮食最多养活四五千人。
而太白山更小,最多只能有一千多人种地,总可耕地面积不过十几万汉亩,产出的口粮能够养活两千多个壮劳力。就这,还是多亏了梯田技术,把不太平整的坡地稍稍整治了一下,否则产量和耕地面积还得再砍三分之一。
因为能养活两千人,所以徐晃当初就带了一个陷阵营过来,总共八百人,平时大部分人就在这儿种田,分出一部分人巡逻把守谷口。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txt-第307章 法孝直再出五丈原
经过数年的扩军、训练、备战,刘备军的陷阵营总数目前是四千八百人,高顺那个营八百人,是最老的原装营,后续五个营是扩建的,用尽了刘备军绝大部分的铁札甲存货。如今放在大散关张任手中、和太白山徐晃这儿的,当然都是新扩编的陷阵营,不是原装。
兵力虽然少,却也不怕长安伪朝的军队突入过来,因为太白山以北的栈道入口只有三人并行的宽度,也就是半丈多宽。如此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李傕郭汜派再多兵来也是白给。这也是为什么在这儿种田这种事儿,都要交给陷阵营,因为越是狭窄的防守地形对士兵的素质要求就越高,贵精不贵多。
火熱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07章 法孝直再出五丈原展示
甚至真顶不住的时候,直接放把火把栈道重新烧断就没事了——事实上,这个栈道也就修复没多久,长安那边的人还不知道已经修复了。
徐晃与法正一见面,就亲切地套近乎:“孝直先生原来辛苦,此番定然是鲁府君另有动作了,可是要我军准备北伐了么?我这一年来,奉命在此小规模屯田,农闲时节也按府君吩咐,超量修建了不少邸阁。
不过毕竟此地田地贫瘠,出产的粮食一半多都要给陷阵营士卒自己吃,至今只存下了千余人半年的口粮,北伐时只能起到骚扰的作用,还需继续囤积准备。”
法正问徐晃要了一个皮囊,喝了点山泉水歇歇气,笑道:“放心,子敬兄让徐校尉你修的邸阁没有修错——我这不就是来带你筹粮的么。有邸阁就好办,粮食问敌人拿就是了。眼下秋收将尽,但百姓晒谷未休,长安周边民政不修,税赋混乱,军队以劫掠维持补给,正好给我们机会。”
法正和徐晃话里提到的“邸阁”,就是一种山区道路节点上的粮仓。历史上诸葛亮北伐的时候,前三次也没重视邸阁的建设,没有确保“在前沿地带屯粮”,都是部队上去了再运粮。
这也是因为一开始诸葛亮对于军事运动战的高估,以及初出祁山时马谡失街亭导致部队大踏步败逃,所以诸葛亮有心理阴影了,怕在前沿囤积太多粮食,万一撤军逃得快被敌人缴获,反而资敌。
直到第四次北伐,诸葛亮在军事上已经稳占上风,但因为李严运粮延误而导致北伐失败后,诸葛亮权衡利弊,才痛定思痛决心全面搞邸阁建设。
不过一旦建设邸阁之后,也就不能走攻打天水郡的祁山大路了,因为那儿的道路比较难守,万一部队要退却,邸阁的存粮容易被司马懿缴获。这也是为什么诸葛亮最后两次北伐的路线越来越往东、走艰难的小路、栈道。因为这样的路虽然诸葛亮进攻不易,但就算没打下来,司马懿也无法追击,邸阁的存粮就始终是安全的。
现在鲁肃和法正经营的褒斜道,正是栈道最险要的地形,所以可以搞邸阁建设,只要派遣徐晃这样治军严明防守谨慎的将领看护就行。
此时此刻,徐晃听法正说得那么轻松,“建了邸阁自有敌人提供粮食”,也是信心颇丰,知道法正这是要打游击骚扰了。
两人商议了一番,第二天起,就带着八百人的陷阵营、一百名斥候骑兵、七百名法正带来的弩手,趁着清晨天色微亮赶路,中途没有休息,在九月十三日午前赶到了栈道北口外的五丈原。
他们来的非常突然,五丈原附近一个敌兵都没有,当他们开始扎营的时候,都没有被斥候发现,只有个别郿县南郊的乡民,上秦岭砍柴,发现这儿有军队的动向,但也没多事,只是直接绕道避走,也不给郿县的长安伪朝驻军通风报信,可见李傕郭汜之失民心。
法正和徐晃白白捞到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修筑营地,很快把大营修得初具规模。
法正带来的物资都是有备而来,光是钢锯就有几百条,铁锹也有几百把。
汉末的环保又好,秦岭上的大树根本砍不完。一天时间全军就砍了好几千颗树,每棵树又可以分成好多段,一共是几万根尖桩。
再用铁锹挖土堆夯固定木桩墙,挖出来的土也自然形成陷坑,把砍树得到的无用细枝丫稍微削尖、杂乱丢进坑里形成鹿角陷阱、拒马陷阱。
因为路比较窄,所以迟滞敌军的陷坑一共挖了七八道,每道宽数步、间隔十步,加起来足有一箭之地射程。而且法正还让徐晃的人给武功水挖开几个缺口,每三道有鹿角陷阱的旱坑夹杂一道引了水的水坑。
营地一共分两处,一处扎在五丈原高地上,高地上那个东西都有深沟,南面是秦岭,北面是渭河,所以不用太多防御设施,把上原的路口堵住就好。
第二处营地则是五丈原以东、靠近武功水一侧,这个营地比较低,敌军是可以从西面北段陆路平推过来的,但也只有西面一侧必须重点防御。
因为这个平原营地的东边紧贴武功水,北面靠着渭河,南面是褒斜栈道来路,有秦岭。西面南段是跟五丈原紧贴在一起的,而且有一条路可以绕上五丈原高地。只有西面北段,刚好从五丈原山脚下经过,有路可以攻打到营地。
敌人来犯的时候,左手边就是渭河,右手边就是五丈原,兵力并不是很好展开,有点像塔防图或者《要塞》游戏,通往营地正门之前要先被高原上的弓弩火力覆盖射一阵子才能到。
去年这时候法正和刘备在这儿之所以惨败,一方面是扎营没做好准备,另一方面是兵力太弱,兵源素质低,而且刚刚因为主动出击遭到惨败,今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07章 法孝直再出五丈原相伴
别看还是一千五百人守营,兵源和武器的质量都是天壤之别。
这么大的工作量,一天当然施工不完,第一天也就砍树立桩而已,法正心中担心敌军反应过来后抢收粮草,也怕百姓逃亡,所以十三日午前抵达、修到十五日天亮后,跟徐晃商量:
“公明,营地差不多了,你趁着敌军没反应过来,先带着一百斥候骑兵,和一半的陷阵兵,共计五百人,先去周边渭南一带征粮吧。咱是王师,不可以劫掠百姓,从那一百车宽幅蜀锦里拿货,跟百姓换就是。
然后买到了立刻运回来,到这边新立的邸阁存起来。我带剩下一千人继续在这儿修营地和粮仓。到时候,我守卫五丈原上这处高地营寨,你守山脚下武功水河谷的营。敌军来犯,我在高原上弓弩支援你,你负责近战堵口。”
徐晃抱拳领命而去:“遵命。”
说着,徐晃就带了五百人,每人背了两匹宽幅蜀锦,去征粮了。
从五丈原往北渡过渭水、再走二三十里,就是郿县县城。但法正现在不急于去郿县县城,所以只是让徐晃沿着渭南乡村征粮,免得渡过渭水后遇到意外仓促回不来。
渭南一路过去也足有十几个乡镇,一开始百姓看到军队过来还逃散,以为又是李傕来抢劫了。但发现徐晃喊话说以钱买粮、价格优厚,不少百姓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稍稍买一点,果然拿到了锦,而且是正常年景官方平准价的三倍收购。
有了示范效应后,合作者很快就越来越多了。不少百姓不但卖粮,还主动帮运到营地附近,一天之内,徐晃就筹集到了好几千石的军粮,至少够目前的一千五百人吃两个月了。
直到徐晃筹粮开始后,当天午后,郿县的守军和县令才确认了敌情,立刻同时派出两批信使,一边飞报东边两百四十里外的长安,一边飞报西边九十里外的陈仓,希望两地都分兵来剿灭。
至于郿县守军,虽然也有超过五千人,但因为不明虚实,不是主力作战部队,县令比较胆小,就命令先笼城观望,等援军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