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起點-第743章 挾持展示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海浪身子一颤,紧咬牙关,不敢再说一个字,他只觉得脖子下的匕首是那么的恐怖,时刻都会取了自己性命,只能哀嚎道。
“倪公子,饶命啊!”
罗天哼了一声道。
“你们海狼帮的什么事情,与我无关,我也不想管。不过,他现在是我的侍从,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你抓他,不就是针对我么?”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第743章 挾持看書
血手一听这话,连忙说道。
“不不不!不敢!不敢再提这件事!只要倪公子不杀我,我以后看见倪公子都绕道走,绝对不敢再说这种话!”
罗天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谁知,庞大却心有不甘,巴不得血手早死,立刻说道。
“倪公子,不要被这个人阴险小人蒙骗了!”
罗天听后,只是冷冷的给了庞大一个眼神后道。
“你在教我做事?”
熱門連載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線上看-第743章 挾持閲讀
庞大心头一紧,不由说道。
“不……属下多嘴了……”
罗天哼了一声道。
“血狼,我现在住在城主府,倪安云就是本公子,你如果不清楚本公子是什么人,可以自己去查一查。我无意和海狼帮为敌,不过,你们如果要是招惹我,我可不管你们是谁……你听懂了吗?”
血手哪里敢说其他的话,连连点头道。
“听懂了……听懂了……倪公子勿恼,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不会说出去!”
罗天却冷笑一声道。
“谁告诉你不要说出去了?”
“哈?”
血手惊呆了,不解的眼里充满了疑惑。
“你把庞大是我的人这件事,告诉你们那个什么海狼帮的帮主,所以,我饶你一命,懂了吗?”
血手听了这话,已经高兴的裂开了嘴,暗觉罗天就是一个傻子……
血手哪里知道,罗天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杀他……
如果罗天要杀谁,绝对不会废这么多话,就像司马朗一样,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人头落地。
罗天进场,管这桩闲事,当然不是为了好玩,目的就是救下庞大。
只不过,如果像愣头青一样去救,面对的将是十多个帮众的围攻,罗天此时没有属性点和系统的帮助,身边也无外力,如果是几个,或者是血手一个人,罗天自然不惧,这十多个人,恐怕也无法安然无恙的离开……
所以,只能威胁血手,同时也想会一会这个海狼帮的帮主。
地下帮派,通常更了解一些不为人知的小道消息,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朝堂之上和民间的不同,罗天比谁都清楚。
如果血手现在死在自己手上,和面对十多个帮众没有什么区别,不如一石二鸟,也不清楚海狼帮现在具体什么态度,杀了也会树敌。
“是是!我一定传达这个消息……”
血手心里已经笑开花,如果罗天想要把这件事情压下去,还不太好做到,毕竟,这么多帮众,也算是眼线。
万一没藏好这个秘密,被人告发,自己反而会受到处罚。
如果是传信,自己既能够说清楚这件事,还能免去打发手下,不让这件事被帮主知道的危险。
罗天满意的点头道。
“那就让你的手下,扔下自己的武器,滚远一点吧。”
罗天冷声说道。
血手听后迟疑道。
“这……”
罗天眼底一寒道。
“我没时间和你讨价还价,要不然就照做,要不然就去死,相信你的手下很愿意帮我传达给你们帮主!”
血手一听这个,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生怕罗天会砍下自己脑袋,委托其他人去传话,自己失去价值,练练大吼道。
“你们,快滚,全部滚回去!”
血手下命,属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武器,然后一哄而散。
见帮众走远后,罗天挟持着血手往巷外走去,血手也不敢不听,卑微的问道。
“倪……倪公子,他们都走了,能不能先放了我啊……”
罗天淡淡道。
“该放你的时候,自然会放你,废什么话?”
血手这才闭上嘴,不敢再说什么。
庞大跟在罗天身边,一双怒目,狠狠的瞪着血手,恨不得现在就一刀把血手劈成两半才好……
好看的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第743章 挾持熱推
直到走到巷口,罗天才停下脚步,望着外面的阳光明媚,对比巷内的阴暗潮湿,就像是两个世界一般。
“可以放你走了,记得给我传话哦。”
说完,罗天将血手松开,将手中的匕首一旋,放进自己的袖口之中。
随后,罗天更是看都不看血手一眼,抬步往巷外走去,刚走出来,就听见血手一声惨叫,只见庞大飞踹一脚,将血手踹回了巷内……
对此,罗天就像是没看见一般,直到庞大报复之后,吭哧吭哧跟上来,罗天也没说一句话。
恰恰是罗天这副淡然的态度,却让庞大心里非常不安,不由先开口道。
“倪公子……我没……没杀血手,只是,不甘心你陷害我,给了他一点教训!往后,我一定唯倪公子是瞻,绝不会辜负倪公子的救命之恩!”
罗天听后淡淡的点头道。
“知道了,现在,你带我去一个地方。”
庞大没想到罗天会这么平静,好像根本就不在意血手是死是活……
“公子想去哪儿?”
罗天神秘一笑道。
“天离城最吸引人的地方!”
庞大愣了一下,不解道。
“最吸引人的地方?”
罗天邪邪一笑道。
“不错,比如,文人墨客,侠士商贾,包括文臣武将,都喜欢去的地方!”
庞大想了想后,低声道。
“公子莫不是觉得城主府太平淡了,想出城郊游?”
罗天顿时无语,原来庞大想到的名胜古迹,旅游景点……
“城你的个头啊!”
罗天忍不住爆粗道。
庞大一时间红了脸,不好意思道。
“属下愚钝,确实想不出什么地方那么吸引人……”
罗天摊开手掌,神秘道。
“特别吸引男人的地方,懂了吗?”
庞大一听这话,顿时反应过来,眼里泛起光,高声道。
“哦!原来是……难怪今天倪公子独自出门,原来是……嘿嘿,我懂,我懂!”
罗天反手一个爆栗打在庞大的头顶,没好气道。
“你又懂什么了?”
庞大一边委屈,一边心里感慨,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至理名言,心想罗天的夫人,也就是白凝,长得如此国色天香,居然还想着去青楼玩,一面捂着脑袋,吃痛道。
“不懂不懂……公子放心,我这人嘴很严的!绝不会让夫人知道!”
罗天微微点头道。
“嗯……这还差不多……”
忽然,罗天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斜眼一看,果然,庞大一副你懂我也懂,都是男人的表情,罗天又反手一巴掌,庞大这一次就连委屈都没有了,差点没哭出来……
罗天干咳一声道。
“我是去办公事,你以为是去干什么去了?”
庞大哪里敢说什么,捂着脑袋道。
“属下知道了……”
罗天哼了一声之后道。
“前面带路!”
庞大只能屁颠屁颠的开始往前走,心里当然是不信的,暗自腹诽道。
“怕老婆就怕老婆呗,拿我撒气……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在青楼里面办公的!”
罗天当然知道庞大在想什么,只是,罗天也懒得去解释。
自己接受了宗门的任务,调查天离城的事情,当然算公事,为了打听消息,去青楼,自然就算公办。
至于……
罗天心里隐约有的那么一丢丢小期待,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毕竟,青楼这两个字,在罗天这样的现代人眼里,是那么的神秘,充满了粉红的热气,让人不自觉的有一丢丢的向往,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当然,罗天绝对不会否认,自己对青楼的好奇,不过,这下届也有公费旅游之类的项目,自己还是自己掏钱去青楼收集情报,绝对算得上是劳动楷模了!
就算被白凝或者灵韵知道,也是有理可依的!
罗天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暗暗告诉自己,不要慌……
却说罗天这里刚走,巷内自血手一声惨叫后不久,那些离开的帮众又再一次跑了过来,见血手只是受了伤之后,纷纷将他扶了起来。
起身之后的血手大怒,反手一巴掌,给了身边一个帮众一耳光,怒骂道。
“让你们走,你们还真走了?没点眼色?”
那名被打了的帮众相当委屈,捂着脸看着血手道。
“队……队长……我们也不敢靠太近了,万一被发现了,你……你不就危险了吗……”
血手听后咬牙道。
“好一个倪安云,好你个庞大,等着吧,老子总有一天要你们的命!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追他们!让我吃这么大一个亏,我就这么忍了吗?”
一旁的帮众听了,纷纷向外看去,露出了迟疑。
一名胆子大一些的帮众说道。
“队长,那个人好像说他是城主府的人……好像还有些来头,我们出手,是不是要给帮助汇报一声?毕竟……帮主说过,如果对上城主府的人,一定要先汇报……”
血手听后也是面色微变,想起了这话,理智了下来,况且,罗天带着庞大走到了人流量巨大的人潮之中,如果当街行凶找场子,这么多人的情况下,难免会伤及无辜,平常也就罢了,现在的天离城,一举一动都非常紧张,特别是这种暴力世间,说不定还真会捅出篓子……
虽然如此,血手也不甘心,特别是罗天在放开自己之后,庞大又给了自己一脚,造成了伤害,让血手耿耿于怀,想到这些,不禁暗骂道。
“淦!城主府,哼,我看城主府还能庇护你们多久,不是要我传话吗?正好,这件事,我来向帮主汇报。好你个庞大,果然是投递了,当着我们的面和城主府的勾搭来勾搭去,这件事!没完!”
说完之后,血狼这才愤愤然站起身来,在帮众的搀扶下,阴沉着脸,离开了巷口。
另一边,庞大带着罗天熟悉的走过了几条街,走过一座小桥后,抬眼看见远处一条河,此时,河边已经有不少人,河上有一艘大船,大船上张灯结彩,就算是在白天,也是灯火通明的模样。
大船本身就非常的奢华,建造起来,完全不是为了航行,就像是一个可以移动的大楼,各种夸张的鎏金,以及鲜花簇拥,旁边还有几艘小船,仿佛是在给大船护航一般。
而河边的行人,大多数都是男子,当然,也有一部分女子驻足观赏。
庞大见状回过头来道。
“倪公子,前面就是青……天离城最大的花船,也是天离城的一绝,上面的姑娘,个个都千娇百媚,绝对不会让倪公子失望的!”
罗天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比我想象当中要远一些,没想到,居然能在护城河上做生意,也是绝了,这背景,呵,也没谁了。”
庞大点头道。
“那是……这可是慕容家的生意啊……”
“慕容家?很厉害?”
庞大愣了一下后道。
“倪公子知道天离城的四大家族吗?”
罗天点头道。
“略有耳闻,有司马家吧?”
庞大回答道。
“对,司马家算一支,天离城的司马信位居大司空!慕容家是一支,统领天离城的五成军队,位居大将军!还有一支是丞相府……这一支,我也不是很清楚,挺神秘了。还有就是城主府了!“
罗天眉头一扬道。
“哦,武将之首,大将军府的产业么?”
庞大看了看周围道。
“嗨,说是大将军府的产业,实际上,里面盘根错节,哪个势力都沾点,毕竟,这天离城的花船可是一绝,日吸千金的大买卖,又是这种生意,城主府其实也沾边,只是,明面上是慕容家的事情罢了。”
罗天非常理解的点了点头,越是大的利益,越是很多人参与。
特别像这种东西,如果完全只属于某一个势力的,这不现实,不然,城主府,包括什么丞相府,谁不会眼热?
“那就好好看看,这花船一绝,到底绝在哪儿!”
庞大自信的回答道。
“一定不会让倪公子失望的!”
两人望着花船,缓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