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人到中年 ptt-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吳良的話!讀書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人到中年
听到牧峰的话,我点了点头。
果然没有料错,我身边出现内奸了。
看来蛮乾是被苗思思利用了,蛮乾又怎会知道苗思思接近他,是要打探我的动向。
我就说最近这苗思思怎么有点奇怪,然后我这边就好像被蒋志杰给看透了,要知道之前蒋志杰就算找我,他还摸不透我,对我一直客客气气的,但是现在,他居然可以吃定我,连我的行踪都能了解的那么清楚。
玄幻小說 人到中年-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吳良的話!
苗思思是内奸,我可以八成肯定她从蛮乾那边打探我的消息然后泄密,但是我并没什么证据,如果我现在就翻脸,我估计只会被认作是疑神疑鬼怀疑她,没有确凿的证据人家是不会认得。
单手托着下巴,我开始思量起来,而牧峰在一边,也不说话,显然是不想打扰我。
差不多几分钟后。
“牧峰,我问你这些事情,你都要保密,不能和任何提起。”我开口道。
“陈总你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牧峰忙说道。
“你和蛮乾也别说我找你是什么事情,他要问起来,你就说我对你的家乡很感兴趣,打算去旅游。”我继续道。
“好的陈总。”牧峰点了点头。
“那没别的事情了。”我开口道。
“好的。”牧峰答应一声。
走出车子,我回到公司,来到了吴良的办公室。
“陈总。”吴良忙起身。
“吴经理,设计部这边,最近比较忙设计方案的事情,如果有什么不妥的,你别放在心上。”我淡笑开口。
“哪能呢,我是怕他们太累了,就去看看他们,他们也的确挺忙的,都没时间休息。”吴良忙说道。
“嗯嗯,这次我们环球购物中心的内部设计是非常重要的,你也知道我挖来这批设计师不容易,顶着巨大的压力。”我点了点头,接着道。
都市言情小說 《人到中年》-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吳良的話!閲讀
“陈总,我这边是肯定配合工作的。”吴良保证道。
“那其他没什么事了,那些合作的商户,资金必须要早点到位,既然签了协议合同,那么资金这边,我们是不能拖的,不给钱,那就直接取消。”我继续道。
精彩都市小说 人到中年 線上看-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吳良的話!
“好的,我们现在也需要资金,我一定会去催。”吴良点了点头。
“那其他没什么了。”我说道。
“陈总,要不我们去抽根烟?”吴良突然开口道。
听到吴良这话,我诧异地看了吴良一眼,接着道:“可以呀。”
很快,我和吴良来到了公司的一间吸烟室,这边也没有什么人,吴良给我发了一根华子,随后开口道:“陈总,我们都是韩总监安排过来的,对你肯定是绝对的信任,也服从你的安排,我们出发来这里前,韩总监也提醒过我们,我们能来这里,不仅福利得到提升,而且也感觉在这里做的很充实,看着项目一天天起来,很有成就感。”
将烟点燃,我开口道:“我知道,你知道你们是韩总监以及周总指定的人选。”
“陈总,你在这边的情况,大致上也没有什么,不过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有些事情,我也不方便说。”吴良想了想,接着道。
“什么事情?你直接说。”我皱了皱眉,总感觉吴良话中有话。
“陈总,最近你不觉得苗秘书有些奇怪吗?”吴良开口道。
“是有点,你说吧,这里就我们两个。”我说道。
今天我找吴良安排一些工作,但是吴良抽空找我抽根烟,点名的是苗思思,我对苗思思是有怀疑的,但我并不知道苗思思在吴良那边到底是什么印象。
“陈总,我不是对苗秘书有偏见,最近你不在的几天,苗秘书找过我,然后会询问一些情况,比如我们的工作什么,说要汇报给你听,我一开始觉得或许这是陈总你的意思,但是他到财务部那里要环球购物中心一些入驻商户的协议合同资金,然后要查看一些合同,问什么总金额回流多少什么,还问这件事是不是特别急,要我去催,如果这是你的意思当我没说,但是她只是个秘书,是不是太过越界?”
“当然了,除了这个以外,还让我也去设计部,我知道设计部是什么人,那是陈总你指明要的设计师,他们非常忙,但也不至于我去了,一定要对我客客气气,但是苗秘书有从中挑衅,让我对设计部同事有偏见我就不能理解了。”
优美小說 人到中年-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吳良的話!推薦
吴良连续开口,点出一些事情,当然了,这听上去好像稀松平常,但还真的有些问题。
“她的确管的太多了。”我点了点头。
“苗秘书是谢总监那边出来的,她以前在市场部担任文职,就算是坐了您的秘书,也不会那么大手大脚,最近同事们都感觉她变了,不仅是化妆方面,而且出入都是品牌的衣服和首饰,还搬出来住了。”吴良继续道。
“搬出来住?她不是和邬梅住一起吗?”我问道。
“对,她和邬主管住一起,邬主管以前和我在深城就负责招商项目的,为人也非常可靠,邬主管说下班后苗思思喜欢出去逛街,然后回去也比较晚,经常会大包小包买很多东西,晚上洗澡睡觉都挺晚,有些打扰她,那天她提醒苗秘书注意作息时间,苗秘书居然直接顶了,说什么你嫌弃我,那我就搬出去,什么自己租套房子也无所谓,反正就是没有任何好商量的样子。”吴良点了点头,接着道。
“奇了怪了,怎么变化这么大?”我眉头皱了皱。
“不知道,反正以前是谢总监的人,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但是她之前回老家是预支半年的薪水的,应该是缺钱的主,最近有点反常。”吴良解释道。
“我知道了,其实我和你很少有沟通,谢谢你能够仗义执言。”我点了点头,由衷地开口道。
“陈总,我只是和你絮叨絮叨,可没有打小报告的意思,反正就是说说一些心里话,你可别放心上,苗秘书到底怎么样,你和她比较近,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吴良尴尬一笑。
“好的,来抽烟金芙蓉。”我点了点头,反过来给吴良发了根烟。
“好咧,谢谢陈总。”吴良忙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