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能提取熟練度 起點-第1277章 苦頭陀何故謀反?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我能提取熟练度
因为有了阿二、阿三神秘失踪的教训在前,玄冥二老和苦头陀的行动自然也就变得更加小心许多。
离开万安寺之后,三人先是在鹿杖客的提议下在沿途进行了一番搜索,自然是不出意外的没有任何发现。
眼看着无间破庙已经近在眼前,三人却是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鹿杖客皱眉说道:“之前我们在沿途之上都仔细的检查过每一处,并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的痕迹。而在正常的情况下,阿二、阿三不论是来是回,都没有理由选择其他的路线才对。”
“所以,在排除了他们在路上遭到袭击的可能之外,最大的可能就是,前面这个破庙才最有可能是他们遭到袭击的事发地点!”
事实上,他们想要确定鹿杖客所说的这些内容并不困难。
现在毕竟还是白天,他们走来这一路上,大多地方都是人来人往的闹市区。
想要在那种人潮涌动的区域袭击两个实力不俗的高手,而且还不惊动其他人的话,几乎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所以,他们只需要对少数几个相对偏僻的地点进行重点排查就可以了。
见到鹿杖客忽然化身名侦探,开始有理有据的进行分析,鹤笔翁却是无奈的说道:“话虽如此,但我们都已经到了这里,总不能不进去看看吧?”
言罢,两人同时回头看向一言不发的苦头陀,鹿杖客问道:“苦大师,你怎么看?”
苦头陀闻言,立刻用他那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冷静的回答道:“很有可能是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玄冥二老闻言同时一愣,随之鹤笔翁首先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开口解释道:“你的意思是,偷袭之人有可能通过特殊的方法提前惊动了他们,令他们在被动的情况下改变了原本既定好的路线,然后再施以毒手?”
苦头陀点了点头,表示他要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玄冥二老各自点了点头,都感觉这个分析很有道理。
这时,却听苦头陀又继续说道:“所以,我们还是早点执行主人的命令,早点回去的好。以我们三个人的实力,只要小心一点,就算遇到埋伏,应该也可以全身而退。”
玄冥二老闻言齐齐的点了点头,跟着便在鹿杖客的带领下,迈步进入到无间破庙之内。
进入破庙,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打斗痕迹,也没有遭到预料之中的埋伏。或者说,夜未明等人早已经将相关的痕迹给处理干净了。
三人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刻开始去翻找赵敏口中的“机密文件”。
很快他们便在供桌上的香炉下方,找到了一封被灰尘遮盖起来的密信。打开一看,上面洋洋洒洒写着一堆诗词,诸如“人是衣服马是鞍,一看长相二看穿”、“改革春风吹进门,中原人民抖精神”之类,看得人不明所以。
想来,这应该就是赵敏口中那需要解密之后才能看懂的特殊文件了。
事到如今,三人已经彻底的放下心来。
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能提取熟練度-第1277章 苦頭陀何故謀反?相伴
鹿杖客一边将密信装入信封之后揣进怀里,同时开口对身边两人问道:“你们说,主人在得到这封密信之后会怎么办?是找人通过其他方式破解,还是按照约定火中取栗,想办法从神捕司的天牢里救出那个中原高官?”
鹤笔翁则是随口笑道:“我想,可能是双管齐下吧?”
“如果能够自行破解最好,最起码也会进行一番尝试,如果实在破解不了,就只能想办法救人了。”
“不过那个中原高官既然敢把东西提前交给郡主,应该有把握让我们破解不出其中的正确内容。”
言罢,又转头看向一言不发的苦头陀:“苦大师,你怎么看?”
苦头陀心中冷笑,表面上却是十分老实的回答道:“主人自然有他们的想法,用不着我们多想。”
鹿杖客闻言立刻点头:“苦大师说得对,不该想的不想,不该猜的不猜,还是早点把东西送回去,不失为功劳一件。”
言罢,已经带头朝着破庙外面走去。
然而,就在三人认为一切都已经万事大吉,准备离开破庙,返回万安寺去较差领赏的时候,却是忽然见到一个熟悉的潇洒身影,傲然站在距离破庙大门之外十米左右的地方。随着他的剑指一转,其身后“天龙之翼”上的三百六十把飞刀已经齐齐分散出来,一瞬间便已经布成了剑阵,严阵以待。
见得眼前突然出现如此一副恐怖如斯的画面,顿时让玄冥二老与苦头陀的心底不约而同的生出了一股寒意。
走!
这个念头,几乎在三人见到夜未明之后的第一时间,便在他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
可是当他们想要分散而逃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非鱼和三月已经分别出现在破庙的左右两侧。
一个以怀中抱月的姿态将“巨龙缺血刀”抱在怀中,森寒的刀意散发开来,已经在刀身周围凝结成一片由冰霜凝结而成的白雾。
另一个,则是双手握拳交叉胸前,身后则浮现出一树在风雪中傲然绽放的寒梅虚影。
从上方逃!
在确认左右两边和正前方的去路尽被封死之后,三人立刻生出一个还算合理的应对策略。可是等他们抬头朝着上方看去的时候,却见在无间破庙的屋顶之上,又是四道身影窜了出来,正是明教玩家中的顶尖高手无名指、裴屠狗、巫宙和七夜。
见到就连上方的退路都已经被人封死,玄冥二老的两颗心已经是哇凉哇凉的了,但苦头陀却是松了一口气,感觉也在心头上的一颗大石终于落了地。
虽然玄冥二老是肯定没得救了,但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的说。
毕竟,眼前这七个人可是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明教的光明右使范遥来着。如果只有夜未明等三个神捕司的捕快,范遥还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在明知道自己是卧底的情况下,将错就错的把自己和玄冥二老一起给干掉了爆装备。
可是在见到四大明教弟子会后,这种顾虑终于木有了。
相比起神捕司来,他还是要更加的信任明教弟子!
特别是巫宙,那可是他的亲传弟子,一旦出现弑师的举动,必将承受远比如何秘籍、装备掉落,都要干架残酷数倍的恐怖惩罚!
现在他需要担心的,反倒是那四个绝对值得新的人的明教弟子,会不会在接下来的战斗过程中因为担心误伤到自己,而被玄冥二老看出来什么马脚?
如果当真是那样,而且还被玄冥二老而逃出生天的话,那自己可就麻烦大了!
就在玄冥二老感觉到已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而苦头陀却在为自己接下来的选择而纠结不已的时候,位于他们正前方的夜未明终于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却见他猛地剑指一引,原本环绕在他身遭盘旋缠绕,俨然已经组成一道钢铁洪流的三百六十把“天龙飞刀”猛地化作一道钢铁长龙,前赴后继的朝着三人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刀锋划过空气,发出一阵锐利的破风声响,无数的破风声彼此交汇起来,更宛如千鸟齐鸣,煞是骇人!
见到夜未明的《万剑归宗》出手,玄冥二老与苦头陀三人都知道,眼前这这一招只能硬接,绝对不可闪避。
因为那三百六十把“天龙飞刀”他们躲得过十把、八把,但躲不过一百、八十,而一旦选择了闪避,再想要挡下接下来如同跗骨之蛆般的连绵攻势,更要比之前艰难无数倍,最终的结局除了被无数飞刀彻底淹没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种可能!
想到这里,玄冥二老交换了一个眼色,而后却是由鹿杖客率先出手,挥手之间,已经在三人身前竖起一道厚厚的冰墙。
不过这倒冰墙看似坚固无比,但在《万剑归宗》的冲击之下,只是一瞬间便已经被击得粉碎。
玄冥二老见状同时后退一步,鹤笔翁却是紧跟着一掌轰出,在第一堵冰墙的后方竖起了另一堵冰墙,又挡下了夜未明二十余把飞刀的冲击。
两人如此交替往复,直到各出三掌之后,终于同时生出了后力不济的感觉,而眼前这三百六十把“天龙飞刀”,他们却只是挡下了一半左右,其中鹤笔翁禁不住开口说道:“苦大师,助我们师兄弟一臂之力!”
“好!”
沧桑沙哑的声音从范遥的口中吐出,紧跟着他立刻上前一步,将双掌同时贴在了玄冥二老的后心之上。
玄冥二老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有了苦头陀的内力相助,合三人之力,虽然未必能够将这一招强悍的剑法尽数挡下,但至少可以抵挡住九成以上的飞刀。
剩下那不足一成,即便是落在他们是三个的身上,再也不足以对他们构成太大的威胁。
反败为胜的念头他们不敢有,但能够趁此机会逃出生天,也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然而,让玄冥二老万万没想到的是,让他们师兄期待不已的内力果然从苦头陀的掌心传来,但却要比想想之中更加的狂暴、猛烈无数倍!
“嘭!”
“嘭!”
这哪里是什么运功渡气?
这分明就是蓄力已久的全力掌击!
随着苦头陀运足了全力的掌劲一吐,玄冥二老同时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向前抛飞出去,不受控制的壮向夜未明的《万剑归宗》!
“噗!噗!噗!”
-547390
-550071
-549112
……
几乎一瞬间,《玄冥二老》的身形便被无数的飞刀彻底淹没。不过好在这两个家伙现在的等级已经随着世界升级,飙升到了175级的恐怖程度,又是两个人在联手之下抵挡了一部分《万剑归宗》的攻击,将剩下的攻击被两个人分摊了下来,倒也并没有被直接秒杀。
不过随着他们两个身受重创,早已经蓄势已久的三月、非鱼、无名指、裴屠狗、巫宙和七夜也终于抓住机会,各种大招一股脑的倾斜在这两个倒霉蛋的身上。
至于化身苦头陀的光明右使范遥,则是在给那两个家伙来了一记正义的背刺之后,便乖乖的退回到无间破庙的门口,并且直接席地而坐,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趁机逃跑,咱可以等你们弄死玄冥二老之后,再好好聊聊。
所以,千万不要误会,不要误伤友军!
就这样,玄冥二老在范遥吃瓜般的注视下,终于被七大玩家联手彻底清空了头顶的血条,死得那叫一个憋屈无比。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玄冥二老的脑海之中,禁不住同时泛起了同一个想法:
苦头陀何故造反?
只不过,这样的疑惑只能在他们的脑海中存在一瞬间而已。很快,便会随着二人分身的死亡,而彻底消散。
在七大玩家高手狂风暴雨般的猛攻之下,他们就算想要在最后关头将这个秘密高喊出来,也已经变成了永远也无法实现的奢望!
叮!你所在的队伍,击杀了175级BOSS鹿杖客,获得任务奖励:5亿点,修为5000万点!
叮!你所在的队伍,击杀了175级BOSS鹤笔翁,获得任务奖励:5亿点,修为5000万点!
……
没有系统公告,这说明眼前的鹿杖客与鹤笔翁虽然实力比起世界升级之前有着翻天覆地一般的大幅提升,但却并不是他们的常态本体。
眼看着鹿杖客与鹤笔翁已死,夜未明下意识的左右看了一眼,确定牛志春的确不在这里之后,倒也并不急着去摸尸,而是将目光落在了端坐在破庙门口的范遥身上。
范遥被他们看得一个激灵,连忙从地上站起来,跟着用极快的语速说道:“夜少侠,赵敏已经成功的逃回了万安寺,并且还在这座无间破庙之内留下了一份十分重要的机密文件,现在那文件就在鹿杖客的身上。”
“同时,夜少侠想要营救中原六大派的人,这鹿杖客与鹤笔翁也是极为关键的人物。”
“他们两个极得汝阳王信任,甚至奉命分别保管着‘十香软筋散’及其解药。那‘十香软筋散’在鹤笔翁的身上,而解药却被交由鹿杖客保管。”
“夜少侠只要搜索他们两个尸体,就一定可以找出解药,再找机会混入万安塔内,便可以为六大派的高手们解毒。”
见到范遥仿佛仿倒豆一般,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交代了一个底朝天,夜未明也不禁为他从心的表现而深感佩服。于是好言安慰道:“范右使不用害怕,我们要对付的只是汝阳王府里的人,对于范右使并没有任何的恶意。”
微微一顿,有补充道:“只不过,为了接下来的营救计划能够进行得更加顺利,晚辈还需要向范右使借一样东西。”
范遥闻言不由一愣,随之十分豪爽的说道:“大家都是为了对抗元蒙鞑子,只要是用来对抗元蒙的东西,有什么借不借的,夜少侠只要说一句话便可。”
“不知,夜少侠所须何物?”
夜未明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的阳光,越发的人畜无害。跟着又是大手一挥,将小狐狸精尉迟嫣红给从御灵环中召唤了出来:“晚辈斗胆,想借范右使的人头一用,还望范右使成全!”
——————
PS:今天就只有一更了,全天都在承受眼疲劳的折磨,码一会字,就感觉眼睛干涩难受得很。在这种情况下,精神很难被集中。
坚持了几次,中间又休息了好一段时间,效果都不是很明显。
看来,必须要缓上一缓了。
重要的是,等白天药店开门之后,要去买一瓶环节眼疲劳的眼药水,据说那玩意效果很是不错。
嗯,就是这样,明天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