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ptt-第八百八十八章 新情報!鑒賞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此刻的唐锐,俨然是进入了一种无我的境界。
所有招式都不经大脑思考,信手拈来,随心而为,但仔细感悟,却又从中察觉到许多的精妙之处。
“战王,这……”
陆豪刚刚从陈玄南的威势中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感悟什么,立刻又被唐锐掀起的这阵气机风暴,而陷入了深深的震撼。
陈玄南则是满脸惊异感叹:“小锐这十几剑里,至少有五种功法,但难能可贵的是,他并不是简单的把功法杂糅,而是融合了全部精髓,化为了他自己的东西。”
“有人能做到这点吗?”
陆豪错愕了。
不论武者界,还是他们这些行军打仗的战士,对于武道的认知其实都大同小异。
那便是,杂不如精。
万法千般,不如一法深钻。
然而,唐锐却与这常识一样的概念背道而驰,更可怕的是,他的真气无比纯澈,招式也精益求精,并没有想象中的不伦不类。
这太可怕了!
“跟小锐比起来,刚才那四个武者界天骄,完全就是个笑话啊。”
陈玄南叹笑之间,唐锐剑指舞动,也进入尾声。
《朱雀隐》的妖异身法,以及《玄武汐》的浩瀚巨力,竟在这几剑合二为一,最令人咋舌的是,唐锐的最后一剑,竟还融入了《承影剑诀》。
蛟分承影!
一指点出,宛如搅动了汪洋大海,之前积蓄的力量也在这一顷刻间爆发而出。
轰!
随着一声音爆,陈玄南布置的那一层真气屏障,终于消散。
“好功夫。”
正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一声赞叹。
随即那声音的主人便闪身而入,凶横的力量拍向唐锐,不给半分反应的时间。
但令人惊讶的是,唐锐并没有被这次偷袭打乱阵脚,而是淡然接招,一指探出,正中那只堪称残暴的手掌。
砰!
山石爆裂般的声音响彻耳膜,以至让陆豪下意识捂住双耳,眼前都出现了短暂的晕眩。
当他终于恢复视线,看见唐锐还站在原本的位置上,而那一掌的主人,赫然退后了三步。
这让他整个人都傻了。
要知道,那一掌的主人可是朱仙战王啊!
一位在战斗中千锤百炼,荣获战王之称的存在,竟然偷袭不成,反被唐锐击退了三步距离?
这若是传回北域,恐怕要掀起一场大地震了。
不过,朱仙倒是没太大的反应,反而笑着说道:“这《玄武汐》太重杀伐,我多次建议玄南,这功法对你帮助不大,可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把它融入自己的功法体系,这等领悟力,让我大开眼界啊。”
陈玄南当即冷哼一声,说道:“我早告诉你,凭小锐的实力,绝对能把两部功法合而为一,现在你相信了吧!”
“呃……”
唐锐汗颜的看向陈玄南,他怎么感觉,这陈战王是觉得自己学了《朱雀隐》,心里略有不忿,所以才迫不及待把《玄武汐》传给自己啊?
“唉,跟唐会长比起来,我的资质简直就不堪入目。”
陆豪长叹了一口气,满脸失败,“刚才陈战王施展《玄武汐》的时候,我连眨眼都不敢,聆听心法的时候,也尽最大力气去记忆,结果到现在,我脑袋里只跟一团浆糊似得,什么都没领悟出来。”
闻言,唐锐不禁一笑。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超能仙醫 愛下-第八百八十八章 新情報!
拍了拍陆豪的肩膀,说道:“这不怪你,是陈战王没有收力,导致你用了太多精力去抵抗冲击,才没有时间思考,等有时间了,我帮你把《玄武汐》的精髓梳理出来……”
陈玄南眉眼一瞪:“等等,小锐你这意思是怪我咯?”
“我可没那么说。”
唐锐哈哈一笑,光棍的耸了耸肩。
陆豪只觉心口暖意流淌,随后却是流露一丝憾色:“只可惜,因为刚才的缺席,导致白虎战王对唐会长您颇有意见,不然以您的天资,一定能在交流会上博得白虎战王的青睐的。”
“以后会有机会的。”
唐锐淡然一笑,心中却是对这位白虎战王,也多了一丝兴趣。
不仅是因为白虎营在四方神军中位居第二,更是因为这位白虎战王,是四位战王中唯一的女战王。
而且,传闻白虎战王最擅长的不是领军作战,也不是修为无敌,而是拥有着活死人肉白骨的强大医术。
同样是医武双绝的唐锐,很难不对白虎战王感兴趣。
只不过,陈玄南听了却是嗤之以鼻道:“有必要讨好那个女人吗,陆豪,信不信我把你踢出玄武营!”
陆豪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敢再提起白虎战王半个字眼。
而陈玄南这幅态度,也让唐锐感到疑惑:“朱战王,这是个什么情况?”
朱仙不以为然一笑:“玄南曾经追求过白虎,可惜人家没看上他,不仅如此,还公开对外声明,连她一介女流都打不赢的人,根本没有追求她的资格。”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八百八十八章 新情報!展示
“呃,然后呢?”
“然后玄南就当众挑战白虎,以当时玄南的实力,自然是被狠狠修理了一顿……”
难得听朱仙聊起这些八卦,但不等说完,就被陈玄南冷声打断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都巅峰强者了,还听不得这段旧事?”
精彩絕倫的小說 超能仙醫-第八百八十八章 新情報!看書
非常不錯小說 超能仙醫 線上看-第八百八十八章 新情報!分享
朱仙没好气开口。
唐锐听了,又是汗颜,又是好笑。
没想到陈玄南这样响当当的英雄人物,还有这种不为人知的过去。
而且,白虎战王之所以对他的缺席如此不满,该不会就是因为见到陈玄南极力推荐自己,才会恨屋及乌的吧?!
唐锐表示深深怀疑这一点。
再看陈玄南,脸色愈发的阴沉:“姓朱的,你不是有什么新情报要带给小锐吗,如果就是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就早点从我眼前离开。”
“怎么还真急了。”
没再理会陈玄南,朱仙的语气比刚才凝重了些,“小锐,我听玄南说,你在凌霄城遇到了黑羽林的色·欲?”
唐锐点点头:“虽然阻止了她得到菩提土,但还是棋差一步,被她带走了融道木。”
“那你可知道,这色·欲的身份?”
“嗯?”
唐锐神情顿时一绷。
朱仙用这幅语气,分明代表着,他很清楚这位色·欲的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