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一七六 新病心病性病,林子壯子梯子閲讀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66场第1场次——小林总三打小林子。
小林总对人家小林子无耻扯平后,两个人终于开启了和平对话的环节,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事情。
一个躺在沙发上发问:
“小林子,中午你打电话说小菜鸟的那个女朋友找到了?”
一个半蹲在沙发跟前说:
“是,大哥。费了我们半天功夫,终于查清了。那个女孩子和菜鸟是小学同学,一同在我们双福市,她在玩具厂打工,叫王小玲。”
“好你个小菜鸟,你飞了你自己,飞不了女朋友。去,给我抓来,我们把她卖到深山老林里给人当媳妇,能卖个三十万吧?”
“绝对能卖个三十万,上一次那个矮矮胖胖的都卖了三十万,这次这个长得可水灵了!大哥,要不要先给开个苞、尝个鲜?”
西门庆听到此话,一个飞跃跳到小林子肩头,扯着他的耳朵说:
“你这个瓜子,你是哪壶不开你偏提哪壶?你这是找打!”
还没等西门庆的灵魂说完,啪——一个耳光就赏给了小林子,小林子迷惑不解地说:
“大哥,上次那个说是让你尝鲜,你就打我,说是长得丑。这次水灵灵的大眼睛、樱桃小口,可漂亮了,你又打我?我……我不服!”
小林总看到桌上那五副药,又急火攻心,怒不可遏地说:
“不服也得服。我还不想服药、敷药,都得服。你小子有什么不服的?看到那药了吗?”
“大哥,中药都用上了?你怎么了?视频没打开,急火攻心了?”
“小林子,你大哥这次可跌惨了。不止肝火旺盛啊,还添了一种新病?”
“心病?你有什么心病?是不是新月小区那个大学生不跟你了,或是她找小白脸让你堵住了?”
西门庆的灵魂趴在他的肩膀上笑的直颤:
“哈哈……哈哈…..不幸被你言中了,但是人没堵住,在柜子里藏着呢。不是心理上、精神上的心病,是男人下半身的一种新病!你又要领赏了!“
果不其然,还没等西门大官人说完笑完,啪——小林子另一个脸上公平地赏了一巴掌。
“呜呜……大哥,你又打我,你是平分脸色吗?嫌半边红,半边白,都要给染上红颜色吗?呜呜……我一张嘴就找打!”
“小林子,平时你说话也不这样啊?今天怎么了?说出来的话,句句都要戳我的心窝子?新月小区的美佳人,是大家闺秀,不是去乖乖上学,就是在家乖乖想我,你偏要说她红杏出墙!”
“大哥,不是她长得太漂亮,太招摇了吗?如果不是新月小区的,那就是明珠小区的那个小寡妇?”
鬼魂西门庆听了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边笑边说:
“左右脸都打遍了,这下你还找打,硬要说你家的小林总被出轨、被绿帽,你脑子有病吧?”
啪——一声,小林总坐起来就给小林子脑门上拍了一把,恨铁不成钢地说:
“你小子今天非要让我从头到脚都飘绿,你才罢休?一个个都给我来个出轨你才高兴?啥毛病?”
“大哥,那你得的是什么病?”
“什么病?我还不好说出口。反正医生让我闭关修炼,远离女色,修身养心。”
“我知道了,大哥你得了性病!”
哈哈,魂灵西门庆又笑开了怀,赶紧对他说:
“快跑,臭小子,你又要挨揍!”
小林总说添了个新病,他听成了心病,最后又说性病,气得小林总站了起来就要开打……
小林子见势不妙,撒腿就跑。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66场第2场次——彬彬有礼店定阴谋。
小林子从林公馆出来,边走边骂:
“自己得了性病,还不让人说?住在新月小区的那个大学生,交了好几个男朋友,人家趁你不在就在你买的房子里度蜜月,你知道什么?你个矮大叔,你包养人家,人家包养小白脸……还不兴人说!”
边骂边掏出电话,拨通“大壮”:
“喂,壮子,今晚干一票去!”
“什么票?”
“就是我们调查的小菜鸟那个小女朋友,水灵灵的那个。”
“王小玲。”
“对,你现在出来,我们商量一下绑票方案。”
“小林哥,那就“彬彬有礼”冷饮店见!”
“你把那个地方还号上了,是不是看上里面的哪个妹子?”
“不不,那个地方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好几票都是在那里设计成功的——手到擒来!”
魂灵西门庆告别了恶心的小林总,附身在小林子身上了,这会儿听懂了他电话里的意思,心里嘀咕:
这个害人精要祸害人家水灵灵的大姑娘,要绑来,不知道怎么折磨后,又要拐卖在大山里。怎么办?老九现在坐船去几千公里外的南边了,远水解不了近难……
他屁股一拍走人了,留下我给他擦屁股——善后。小林总那个脏东西刚收拾完,又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英雄救美”是我西门庆最爱啊!虽然她无缘见到我的潘安貌,但是这个美还得救,救美人我西门大官人——责无旁贷。
小林总胖乎乎,西门大官人趴在他的肩膀上等于睡在了肉垫子上,就是舒服。
现在,这个瘦猴子小林哪哪都是骨头,就像睡在了干柴堆上,咯得他不舒服。他索性窝在他的头发堆里,才舒服多了,但是他头油太重——恶心。
他比壮子来得早,便把手肘搁在桌子上,用手撑着头,看起来想是在思考问题……
大壮一进来,看到他这个样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问:
“林子哥,你在考虑什么人生大事呢?想得如此出神?”
“壮子,你来了。我……我哪是个勤于动脑的人?我是头重头晕,不支撑一下,怕是头就耷拉下来了。”
“怎么了?感冒了吗?”
小林子给他们点了一些冷饮、糕点、美食,两个人坐下来边吃边聊。
咱们这样这样……
花不语人笑人
然后那样那样……
魂灵西门大官人趴在他的头上,听得是真真的,他戳戳小林子的头,再撕撕大壮的头发,反正干什么他们都发现不了,便对他们说:
“你们好狠的计谋啊!可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让我给咱找这个“梯子”去!